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近期部分链接暂封,见谅~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谭陈 | ABO】敌对宣言 19-20

字数:5000+

详介:戳这
ABO世界观,主谭陈/副凌赵、楼诚,隔日更,每更5000字。
相信我是亲妈~连载保证只有he。
前文:15 晚餐约会、16  DU的危机
          17  海关申请书、18 明氏集团

--------------------

19 欣喜中的遗憾

明楼的直接追问吓得谭宗明心脏都快停了,他看着面无表情的陈亦度,只能不停向明楼使眼色,但明楼显然刻意无视他的无声抗议。
明楼到底想做什么?根据过往经验,这家伙总是爱欺负他,甚至以让他困扰为乐,但这回不同啊兄弟!这不好玩!
谭宗明各种内心活动遭到忽略,只见陈亦度盯着明楼,似乎没有半点受到他的问话影响,甚至还带点冷然回问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如果是我好兄弟的心上人,我明楼绝对二话不说保你到底,如果不是,恕我直言,这印章可没法随便乱盖。」
陈亦度哦了一声,嘴角勾起微微上扬的角度:「是或不是都应该问他,不是问我。」
闻言,明楼突然噗哧一笑,像是被什么给点醒。他转向谭宗明,朝他笑得更为开怀:「我一直以为你会喜欢一个软糯糯Omega,看来我错了,硬气的Beta比较适合你,因为他才可以管得住你。」
谭宗明听闻明楼所言,已经很清楚明楼猜到陈亦度就是那晚在酒店躲在他怀里的Omega,不过他故意提及Beta想必是为了给自己留个退路,说到底也不算真的想拆他的台。看来兄弟也不是作假的嘛!
为了不让明楼继续使坏,谭宗明只好连忙回答:「好!好!好!我承认他就是我的心上人可以了吧?我都这么说了,你到底让不让阿诚签名?」
「当然。」明楼向明诚使了个眼色,明诚就在文件上飞快签了名并盖章。
明楼转头看着陈亦度,脸色有些歉然:「抱歉,问了这么唐突的问题,我和老谭认识几十年,难得听说他有心上人,真是忍不住想看看是什么样的人。」
「那明总觉得我还行吗?」像是挑衅似的,陈亦度回以问句。
都说初生之犊不畏虎,但陈亦度不是初生之犊,他是已经在山林间驰骋许久的青年老虎,他的无所畏惧来自个人实力的堆积。
明楼朝他笑了笑,点头称许:「特别好,我欣赏。」
什么意思!我谭宗明看上的当然特别好! 

虽说稍微耽搁了一些时间,但双公司担保书总算顺利入手,谭宗明载着陈亦度直奔浦东机场,红色保时捷奔驰在快速道路上,一路保持速度前进。
「阿度,抱歉,明楼对你说了些莫名其妙的话,希望你别介意。」谭宗明不知该从何解释,但反正明楼逼他承认陈亦度是心上人实在是太大胆也太尴尬了。若在私下讨论也罢,但在陈亦度面前这般强行逼供,不是他自己不敢承认,而是他怕陈亦度会因此被吓跑。
「没什么,明总心直口快,我也挺欣赏。」
「啊?」谭宗明愣愣,陈亦度这回答倒是让他很意外。
「还有那个特助阿诚,人也不错,虽然是个Alpha,但不会给人压迫感。」
「......」自己的心上人难得开口赞赏,一次称赞还是两位Alpha,这让谭宗明身为雄性动物的竞争意识被挑起,心里有点莫名不是滋味。他甚至忍不住猜想,陈亦度该不会一眼就喜欢上明楼或明诚其中一人吧?!
「你......」谭宗明踟蹰半晌,才语重心长说:「你可别对他俩有意思,我意思是说......」
「为什么不能?你嫉妒?」
「不是,他们......」谭宗明考虑片刻,才说:「他们是一对的,所以无论你喜欢上哪一个,最后受伤的都是你自己。」
「哦,」陈亦度撇了撇嘴,感觉对这话题似乎挺有兴趣:「两个Alpha一对,倒是少见。」
「其实阿诚不是明楼的亲弟弟,他养母在明家帮佣,不知从哪来的观念认为Omega很值钱,在他还没分化前一直喂他Omega用的催化药,后来他昏倒在路边被我救了起来。明楼知道这事后气愤不已,就将这佣人赶走,然后把阿诚接进明家。」
闻言,陈亦度若有所思感慨道:「我以为这世界上人人都希望自己的孩子成为Alpha,原来竟还有人希望孩子成为Omega?」
「富贵人家谁不希望生个Alpha来继承家业,当然中下阶级也希望生个有能力的孩子,将来借儿子飞黄腾达、翻盘家世,可在更下层的社会就不是如此,生个Omega在烟花间卖个好价钱,总能让他们不愁吃穿一阵子。」
「哼。」陈亦度嗤鼻一笑,「有这种庸俗想法的人,活该一辈子翻不了身。」
「总之,阿诚从那之后就一直追随明楼,即使后来分化成Alpha,还是习惯跟在明楼身边。我们曾猜想可能是幼时的Omega催化药残留的后遗症,让他不像一般Alpha那样强势,才能受得了待在明楼身边,但爱情这种事真的很难用科学解释,或许真爱上了,什么天性都无法影响你的决定。」谭宗明对这结论倒是有感同身受,就像他对陈亦度的一见钟情,完全不能用常理判断,如果陈亦度是个Alpha,他可能还是会被吸引。
「反正......反正我也没什么特别意思,只是跟你说一下他俩的关系......」
「放心吧,」陈亦度转头看着他笑了笑,有点苦涩:「现在我还在失恋中,无心感情之事。」
谭宗明不语,随手摸摸鼻子,总觉得陈亦度这话是说给他听的。

约莫一个钟头后,他们在浦东机场和正在办理托运手续的特助王兰、胡晓菁碰面。
陈亦度亲自检查所有保证书、鉴定书,确保一切所需文件都准备妥当,九件婚纱也重新装箱完毕,准备前往香港。
正好明家的小少爷明台在港大读研,香港方面要转机意大利的事务都由他帮忙协助,都是自己人,这也让谭宗明放心不少。
没过多久,那九件婚纱总算顺利上机,又得到明台回复申请表在香港那方已经受理成功,谭宗明开心得仿佛他才是当事人似的。
「太好了!终于解决了!」谭宗明欣喜地一把抱住陈亦度,陈亦度身体微微一僵,但并没有推开谭宗明——即使他的特助王兰和助理胡晓菁双双瞪大眼看着他们。
「抱歉,我太激动了,没想到真的会成功。」谭宗明把人放开,看到陈亦度疲惫的脸上露出微微笑意,又忍不住再抱了他一下。
「也好,总比全都落空好。」陈亦度轻轻推开谭宗明,转头向王兰和胡晓菁表达谢意,还用微信发了红包请她俩吃宵夜。
谭宗明这才想到,九件婚纱出关并不是真正的成功,对陈亦度而言,银河才是他最看重的那件。
最重要的作品不能参与盛会,就算再送出一百件衣服也无法弥补这份缺憾,如果让陈亦度选择,他很可能宁愿放弃那九件婚纱也要让银河出关。

回程路上,谭宗明开车送陈亦度。夜已深,路上的行人和车都不多。
「我们去吃点东西吧,你一定饿坏了。」谭宗明说。
陈亦度看着窗外,半天都不吭声也没回答,谭宗明又再问了一次,这才发现陈亦度悄悄在擦眼泪。
这个平常作风强势又被形容高冷无情的DU董事长竟然哭了!
谭宗明被眼前的情况弄得有些不知所措,因为他全然没想到陈亦度竟然会哭。他赶紧打了方向灯把车子停到路边,一连抽了好几张卫生纸要递给陈亦度擦脸,陈亦度个性好强,撇过头去不让谭宗明关心,但过一会还是伸手拿走他握在手中的纸巾。
谭宗明看得没来由地心疼,忍不住放软声音哄着:「我说你,干嘛非得这么别扭,想哭就大声哭出来,又不是什么丢脸事,自己呕心沥血之作被迫放弃,是人都会伤心难过,你想哭就哭吧,我又不会嘲笑你。」
「闭嘴,我没有哭。」陈亦度低着头死不认账,但听起来带着浓浓鼻音的声音根本骗不了人。
「唉,真拿你没办法,过来。」谭宗明上身横过排档,一把抓住陈亦度,不由分说就往自己怀里摁。「你自便,反正我什么都听不到也看不到,你想怎样就怎样,好吗?」
谭宗明这辈子还没这样哄过人,但反正对象是陈亦度,要他怎样他都认了,只要能让陈亦度开心起来就好。

 

20 危机中还有转机 

「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这句话虽是至理名言,但对现阶段的陈亦度来说早已不是常态。他优秀得能独自撑起一片天,任凭风吹雨打,他总有办法面对。可失败的打击往往不是来自没有把握,而是来自过度自信,当你认为最有把握的项目却惨遭淘汰出局,这比能力不足的承认失败更容易让人一蹶不振。
所以陈亦度流泪,不是只难过,还有不甘心。不甘心自己花费的心思付诸流水,不能坦然接受结果--虽然他必须接受。但在这之前,他有流泪发泄不甘的权利。
其实他并不想在谭宗明面前示弱,可一个纤细敏感的人藏不住心思,尤其在谭宗明面前,他觉得自己的心思总是很容易就教谭宗明看穿。即使他否认,甚至抵抗,谭宗明也会用自己的方法安慰他。
要真推开那温暖的怀抱并不容易,有了抑制剂的压制,Omega对Alpha的信息素虽不敏锐,但还是能分辨出信息素的气味。谭宗明淡淡的木檀香包围着他,温柔又厚实的安抚就像他的怀抱一样暖人,而谭宗明真的就如他所言,不做任何评论也不做任何反应,完全像是没听到也没看到,任由青年在他怀里哭着,任由青年眼泪沾湿他的衬衫。
陈亦度还是懂得感恩的,纵然别扭,但他铭记在心。
虽然他与谭宗明之间的关系很不寻常,但他也看得出这男人是真心待他好。
人生在世,能得几个知己,也算没有白走一遭,至少这次事件让他发现谭宗明是个值得往来的朋友。
软弱只是一时,坚强才是长远,于是陈亦度擦干眼泪振作起来,今年不行还有明年、明年不行还有后年,只要他还在,要再创作出更精采的作品绝非难事,银河只是途中的一个里程碑而已。 

一夜过去,隔天一早陈亦度收到特助王兰的通知,说那九件婚纱已顺利在香港完成转运手续,再过几个小时就会上机直飞米兰的玛尔彭萨机场,她已和意大利主办方联系上,确认对方会在班机抵达时间派人前往机场取件。
这事折腾了两、三天,到此也算尘埃落定,陈亦度重重吁了口气。
虽有遗憾,但有这样的结果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这一切都多亏了谭宗明。
想想自己昨天哭脏了人家的衬衫,还因为不承认自己哭过,所以也没提要帮他送洗衬衫之类的事实属失礼,陈亦度拿起手机准备打给谭宗明,想着至少要向人家道个谢,没想到谭宗明竟然先过来打给他。
「喂?老谭,什么事?」
「阿度!我找到一个方法,应该能将银河送出关。」
「什么?」难道老天忽然愿意为他指引一条明路吗?
「我现在开车说不清详细,马上就到你公司了,等我们见到面再聊。」
「好、好!」
陈亦度挂上电话后依旧难掩兴奋之情,听谭宗明的语气这事应该是真有了转机,可他要怎么做呢?如果真要在主办单位限制的时间内送到意大利,银河最晚在得在今天午夜前上飞机,不知道谭宗明要用什么办法送出他那件礼服?

十分钟后,谭宗明直接来DU集团董事长办公室找他。
陈亦度第一次如此急切想见到这个男人,并将全部希望寄托在他将带来的消息上。死灰复燃,这怎能教人不急切万分?
「阿度,我的海外投资顾问告诉我,他替我在报税时申请的海外投资项目当中有贵重金属交易,换句话说,如果银河不用货运而是由我亲自带出去,不用附保证书也不用附鉴定书,只需要在关口填一张表就可以。」
「只要填一张表就能过?有这么简单吗?」陈亦度瞪大眼睛看着他,怎么也想不到突然有此天外飞来一笔解决方案。
「我以前帮朋友经营过古董生意,当时携出海关的不只有古董,有时候也要带贵重金属,我一早醒来突然想起这件事,问了我的顾问确定银河也可以用同样的方式带出去,所以就赶快告诉你,不过......」
「不过怎么样?」
「不过这件婚纱你得先卖给我,有买卖收据,证明这件婚纱不是我偷拐抢骗来的,才能在关口填表时顺利通过。」
「这......」听到这,陈亦度原本兴高采烈的模样倒是开始显得有些犹豫。
「你放心,我知道这件婚纱对你很重要,展出结束后我用同样价格再卖回给你,你绝不会失去这件婚纱。」
「不,不是这问题。」他相信谭宗明的为人,他知道谭宗明是个愿意为朋友两肋插刀的人,他从不怀疑这点,但正因为如此,他才不想欠下这份人情。「你说这方法得让你去才行,也就是说你要像专属快递似的亲自飞一趟意大利,把银河带去展场现场?」
「对,我刚让助理查了一下,今晚午夜前的航班还弄得到头等舱座位,我愿意帮你把这件婚纱带去。」谭宗明点点头,态度再认真不过。
陈亦度觉得谭宗明真是个疯子,连这种办法都想得出来,甚至不惜为了他特地搭飞机跑这么远一趟,只是帮他送一件婚纱。
「相信我,让我去,你的梦想不该再等一年,你等得起,但这个世界等不起。」谭宗明用手指了指在角落展台上的深蓝色礼服。「这是我见过最美的婚纱,比在照片上不知美了多少倍,闪闪发光,就像你一样,他不该待在这里,他应该被穿到某个美丽的模特身上,在五光十色的T台上惊艳全欧洲的人。」
不得不否认,谭宗明字字句句都说到他心坎里,陈亦度深吸了口气,立刻决定:「好,我把这件婚纱卖给你,等会展结束再向你买回来。」
「那事不宜迟,你请人来打包婚纱,然后看多少价钱,我们再开个收据。」谭宗明坐下来,打开公文包掏出一本支票。
「不急,你先帮我确认一下。」
「什么?」
「今晚的航班还有没有多的头等舱座位?」
「还有谁要跟我去?」
「我,」陈亦度指了指自己:「我跟你一起去意大利,不然我良心不安。」作为一个毫不相干的人,谭宗明都愿意出手相助,自己身为银河的设计者和DU集团老板,就算只是跟着去也是应该的。
「而且包含机票、住宿等一切费用都应该由我们DU来出。」
闻言,谭宗明愣了愣,他的唇畔扬起一抹好看的微笑:「好,那你更要加快速度了,我们还得各自回家收行李,晚上九点,我准时到你家楼下接你。」

  

 ─TBC─ 敌对宣言 21-22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走过路过别错过一个目录
                     ლ(╹ε╹ლ) 

====我是可爱的分隔线====

 

危机之中还能出现转机,两人马上就要一起飞到意大利去渡蜜月啦~

 

 

 


评论 ( 38 )
热度 ( 171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