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近期部分链接暂封,见谅~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谭陈 | ABO】敌对宣言 21-22

字数:5000+

详介:戳这
ABO世界观,主谭陈/副凌赵、楼诚,隔日更,每更5000字。
相信我是亲妈~连载保证只有he。
前文:17  海关申请书、18 明氏集团
          19 欣喜中的遗憾、20 危机中还有转机

--------------------

21 谭宗明的恶趣味

突如其来的机会可遇不可求,既然抓住便不能轻易放手。陈亦度迅速交代各部门主管在他出国期间必须注意的工作项目,所有人都对大老板临时出门的决定都感到很吃惊,但听闻银河能前往意大利参展,一股热烈的气氛立即笼罩整个DU集团。
虽然DU集团是商业公司,但擅长设计与艺术类别的人总是对创作带有一种敬意,名利固然重要,但荣誉更应当追求,银河作为DU集团年度最佳代表作,若能借此机会在欧洲打响知名度,这对全公司上下的人无疑都是一种荣耀。
此时正是DU与晟煊竞争W集团千金婚礼案的关键时刻,虽说晟煊的谭总在意大利展览的项目拉了他们一把,但一码归一码,婚礼案依旧不能轻易拱手相让,陈亦度特别交代负责人周愿一定要在他回来之前完成所有细节规划。
谭宗明这回帮了大忙,他可以用任何形式偿还人情,就只有这个婚礼案不能当作偿还代价。
陈亦度用最快的速度回家收拾行李,他只捡要紧的塞进行李箱,其他下了飞机能在当地买到的东西他都尽量省了。当陈亦度拖著两个行李箱下楼时,谭宗明已经站在路边等他。
谭宗明看著他手里一大一小两个深蓝色的行李箱,很明显大的那个是装银河,小的那个是陈亦度的行李。谭宗明忍不住打趣道:「我以为你的行李会更多一些。」
陈亦度抬眼看了那台黑色的九人座箱型车,忍不住翻了翻白眼:「又不是去渡假。」
「那下回,咱们去相约渡假如何?」谭宗明嘴角勾起意有所指的坏笑。
陈亦度不置可否呿了一声,默默看著谭宗明的司机过来接过他的行李,于是他自己安静地爬进车里。
谭宗明跟著上车坐在他身边,但没有继续追问有关于渡假的话题,好似他也只是随意说说,并不是真要找陈亦度去哪。

晚上往机场的车辆不多,司机很快就把他们送达浦东机场。谭宗明和陈亦度拖著行李到机场柜台办登机,陈亦度正要上前刷卡,谭宗明率先一步拿出自己的卡压在柜台上说:「刷这张,升等可以打折。」
「说好这趟全程我买单......」
「等回上海再给我钱,行吧?」谭宗明直接把卡推到柜台的小哥面前,陈亦度见那小哥已经接过卡也不好说什么,只好悻悻然把自己的卡收起来。
虽说他没差这几个钱,但挣钱不易,还是开源节流来得好。
「头等舱,两位贵宾坐在一起对吧?」那柜台小哥手指在键盘上飞快打字,一面礼貌地笑问。
「不,我们......」
「对,坐在一起,越近越好。」谭宗明拦住陈亦度不让他说完,「阿度,坐近点咱们还能讨论一下关于银河的事。」
陈亦度瞪了谭宗明一眼,什么讨论银河的事,根本就是把银河当作恩情搬出来胁迫他。十几个钟头的空中飞行之旅,他可受不了谭宗明坐在身边一再拿话撩他。
但既然这回谭宗明是大功臣,都说拿人手软、吃人嘴短,他也不好真的驳人面子,于是陈亦度只能摸摸鼻子把抗议咽回肚子。
幸好头等舱座位之间还是有一点点距离,大不了他整路装睡到意大利,直接对谭宗明来个相应不理就行了。

他们领了机票、填了申请书,然后看著行李顺利通过检测,银河果真如谭宗明所言携带成功。
他们安顿好行李便立刻出关登机,直到在座位上系好安全带,陈亦度一颗忐忑不已的心才总算安定下来。
季节正在慢慢转换,天气越来越冷,有不少旅客抓著旺季最后的尾巴想到欧洲旅游,不过偌大的头等舱向来都不会坐满,这班飞机更没几名乘客坐在他们附近。
陈亦度其实可以换位,但他不好意思在人家帮了大忙之后马上厌弃似的换座位,这样并不礼貌,而且以他的修养做不出这种事。
陈亦度看著谭宗明,诚心诚意说:「老谭,谢谢你,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表达我的谢意。」
谭宗明笑笑,勾勾手指要陈亦度靠过去,好似有什么秘密得用悄悄话告诉他。
陈亦度的头朝谭宗明靠近一些,谭宗明用一手掩著陈亦度的耳朵,伏在他耳边说:「我要的不多,你可以亲我一下来当作报答。」
男人的嗓音低沉又副有磁性,震得陈亦度耳根发麻,一股热气窜上脸颊,陈亦度倏然羞著躲开,用带了点嫌弃的表情瞪著谭宗明。
男人似乎很享受他的反应,他低低的笑,看著青年的眼神带点玩味:「我发现,你挺容易脸红,耳根也是。」
谭宗明伸手揉了揉陈亦度的耳根,一阵酥麻的感觉如电流般冲上陈亦度的脑门。他连忙向后闪身避开谭宗明的触碰,一边用手盖住自己的耳朵,轻叱道:「你......不准你随便碰我。」谭宗明的手太有暗示意味,让他不由得想起那之前在酒店荒唐的那夜。
谭宗明不理会他,唇角微微上扬,随即伸手抚上他另一只耳朵:「我说过,我不听从命令。」
都说能屈能伸才是大丈夫,陈亦度憋著想揍人的冲动,放软了态度:「老谭,我怕痒,你别闹。」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不碰你就是。」谭宗明抽回手,把自己舒舒服服地塞进几乎可以半躺的大座位里。「睡一会吧,还有好长一段路要飞行。」
正合我意!陈亦度拉开一条毛毯把自己裹进椅子里,很高兴不用再想方设法应付谭宗明的骚扰。

虽是深夜,但要在飞机上熟睡并不容易,陈亦度本就浅眠,在飞机上向来没法睡好,尤其是长途飞行。
即使头等舱座椅和空间已经颇为舒适,但高空气压和持续运转的低频引擎吵得让人难以成眠,就算迷迷糊糊进入梦乡,也会很快被气流造成的间歇震动搅醒。
陈亦度有些不舒服地吁了一口气,深夜的机舱内没怎么开灯,这种昏昏欲睡却难入睡的氛围更教人神经莫名焦虑。
他前些日子熬了好几夜赶制婚纱,后来又为银河不能出关的事劳心奔波,身体疲劳始终没恢复,如今搭上长途飞机不能好好休息,更让陈亦度觉得身体每处都发出哀号似的抗议。
陈亦度翻了个身,发现坐在旁边的谭宗明裹著毯子睡得正熟。
唉!老天爷真是不公平,这Alpha真是占尽天底下所有好事,就连搭飞机都能睡得这么香。
陈亦度睡得极不舒适,干脆起身到洗手间去洗脸。冷水泼在脸上冰凉凉的,让他原本有些浑沌的脑袋清醒许多。
飞机在空中有些气流干扰,陈亦度在幽暗的走道微微晃著走回自己座位,突然一阵略大的晃动让飞机上下飘移了一下,如坐过山车的下坠感瞬间激起人的肾上腺素飙升。陈亦度心中一惊,反射性紧紧抓住座椅扶手,周遭有些乘客也被这气流惊醒,纷纷窃窃私语或发出抽气声。
乱流持续摇晃机身,窗外原本宁静的夜空此时被气势万千的乌云包围,黑压压的云雾不断刷过窗户,像要破开飞机似的。
机长广播响起,用英语迅速播报乱流情况,急速下降的高度让人有些耳鸣,陈亦度听不清机长说些什么,只大概知道他们现在正经过某座高山上空,当地有暴雨警告,预计他们在半小时内都得持续乱流晃动,要大家系好安全带不要起身。
陈亦度挣扎著想移动回到座位,但飞机摇晃让他有些难行,此时一道闪电从窗前倏然闪过,陈亦度呼吸一窒,突然感觉双腿有些软了下来。

 

22 乱流

陈亦度非常害怕闪电,但不是害怕闪电本身,也不是害怕雷声,而是害怕这个氛围。
在性别分化前,他的父亲总是期许他成为Alpha,性别分化那一天,他还记得是这样一个打雷闪电的夜晚,他父亲无法接受他是Omega的事实,强迫他吃下Alpha的引导药——某些无良商人制造出来的东西,游走在灰色地带的药品,专给未分化前的孩子吃,堪称能让他们分化成Alpha。
陈亦度的父亲早就准备这药,但迟迟不让未分化的陈亦度服用,只因为父亲的自负,他不相信自已儿子会分化成Alpha以外的性别,但事实证明他的儿子是Omega,他在愤怒失望之余,终是铸成大错。
刚分化的Omega感官还很脆弱,他们才刚触及这世界上的信息素,并且有了自己的信息素,需要细心建立他们对信息素的自我控制,在这情况下强行服用Alpha的引导药,无疑让他身体状态直接失衡。
陈亦度最后被送进第一医院急救,好不容易才被救回一条小命,那晚的情况陈亦度已不想再回顾,但每当像这样打雷闪电的日子,就会令他忍不住惧怕。

飞机还在剧烈晃动,陈亦度抓著无人的座椅扶手,试图稳住自己的身体。他距离自己座位并不远,但他两条腿像是被钉在地上,连一步都没法跨出去。
窗外一道道白光闪得他心慌,他刻意不看窗户,但白光映在机舱内却也无法忽视,有空服员注意到陈亦度的异状,急忙走过来关切,希望他能尽快回座位系上安全带。
陈亦度虽有听进她的话,但双腿却不听使唤,就连声音都像哑了似的,张著嘴可半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此时,突然有一股力量揪著他的手,陈亦度定神一看,是谭宗明来找他,谭宗明的大手正牢牢抓著他。
「阿度,你还好吗?」
温暖中带点著急的关心问话,男人仿佛在一瞬间成为唯一的依靠。陈亦度倏然想哭,他说不出话,只能猛地摇头。
「现在气流不稳很危险,我先带你回位子上坐好再说,好吗?」
闻言,陈亦度用力点头,但双腿依旧软绵无力,移动困难。
「没事,慢慢来,」谭宗明并不清楚陈亦度究竟怎么回事,但他竭尽所能安抚:「别怕,有我在,我抓著你,你先握住我的手,然后我们一起往前走。」
陈亦度的手不知何时凉透,他依言握住谭宗明的手,谭宗明的手掌显得特别温暖。
谭宗明稍微施力握紧他,牢牢的,好像什么都不能阻碍他,什么都不能让他放手。
陈亦度感觉内心深处最柔软那处也像是被谭宗明有力的臂膀托起,他的腿忽然有了力气,朝男人前进了一小步。
「很好,就是这样,再来。」谭宗明点头鼓励道。
陈亦度又再往前走了一步,摇晃不稳,但总比刚才强多了。一连走了两、三步,他仿佛找回一点信心,虽然走得很缓慢,但他们相互扶著也慢慢回到座位上。

陈亦度不发一语将自已埋进座位,扣好安全带以后又主动朝谭宗明伸手,谭宗明片刻都没犹豫,直接握住了陈亦度,好似他本就应该牵著他。
「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谭宗明关心问道。
陈亦度只是摇头。飞机还在乱流之中上下起伏,闪电依旧不时闪进机舱,他垂著眼不去看那些白光,艰难地说了两个字:「关窗。」
谭宗明看了看窗外的闪光似乎有些明白,他赶紧把旁边的窗阖上:「你害怕闪电是吗?」
陈亦度点头。谭宗明捞起毛毯直接从头盖上他,只在自己这侧给陈亦度留了个缝隙。「这样就看不到闪电了,你眼里只能看得到我。」
这话说得七分认真,三分调弄,换作别的时候陈亦度又要啧啧两声撇头不理人了,但这回他没有撇过头,只是从毛毯的缝隙中盯著谭宗明看——看这男人总比看闪电好几百倍。
「怎么样?没看过帅哥?」谭宗明毫不害臊打趣道。
「我每天照镜子就是看帅哥。」
「唷!有心情开玩笑啦?」谭宗明笑笑看著他:「不过这话也不是开玩笑,你是帅哥没错,经我谭宗明严格又挑剔的眼睛认证过。」
陈亦度一副拿他没办法的样子,但他并不想停止与谭宗明的对话,因为跟谭宗明说话感觉好多了,至少转移他对那些可怕白光的注意力。
距离最近的窗户已经关上遮光板,陈亦度整个人盖在毯子里,从缝隙中只能看见谭宗明一人,虽然飞机持续摇晃不已,但整个环境已经让他心里感觉安全许多,原本绷紧的身体也慢慢放松下来。
「你刚才怎么会在那?」陈亦度问。
「我被乱流摇醒发现你不在座位上,后来听到机长广播,我怕你有状况就赶紧去找你。」
闻言,陈亦度忍不住笑出声:「看你睡得那么沉,还以为天塌下来你都不会醒。」不确定自己是想戏谑还是打趣,但陈亦度觉得后者成分可能居多。
「不敢不敢,王子有难,骑士说什么也要一马当先上前解围。」
陈亦度愣了愣,恐惧淡去,原来被谭宗明用言语撩拨的无所适从感又回来了,不过他的手还握著人家不放,怕放开了等等又要不能动弹。
还是握著他的手好了,握著比较心安。

「欸,那个......」陈亦度停顿了一会,似乎在琢磨措辞,过了好一会才说:「谢谢你刚才去找我。」
如果谭宗明没有出现,他可能会一直僵在那动弹不得。他自己也不晓得刚才到底是怎么回到座位上的,抓住谭宗明那一瞬间仿佛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他忽然就有了前进的力气,更何况谭宗明不只是一根稻草,他有力气,他带著他。
「别谢我,我说过要对你负责,你丢了我怎能不去找你呢?」
「嗯......」陈亦度默默牵著他的手,没有反驳。只因为这句话听起来太温暖,暖得让他鼻头有点发酸。
从小到大没人对他如此关心,虽然谭宗明总是在言语上撩拨他,甚至偶尔带点刻意使坏,仿佛就是以看他脸红为乐。但实际上到了紧要时刻,谭宗明的所作所为却全都向著他。
那句话,或许不全然是随便说说。
陈亦度看著谭宗明,从缝隙中看出去全部的世界就只有谭宗明,他第一次这么认真看著他。
男人回望著他还笑得很温柔:「可惜你打过抑制针,现在Alpha信息素对你没用,不然或许能让你感觉好一些。」
「就算没有打针,飞机空调中都有抑制剂,释放信息素也没用的,否则岂不是全机大乱?」
「那倒也是。」谭宗明笑了笑。
其实陈亦度现在已经感觉好多了,握著谭宗明的手听他说话,看不到闪电刺眼的光,不知为何心里觉得很踏实。
飞机晃动的幅度慢慢变小了些,谭宗明抬头往其他窗户望了一眼,随即朝陈亦度眨了眨眼。
「外面没有闪电也没有黑云了。」
「真的?」
「真的。」谭宗明伸手拉开盖著陈亦度的毛毯,「你看。」
飞机不再摇晃,方才的乌云密布仿佛只是一场恶梦,外头平静得如同普通的黑夜天空,还带了几颗晶亮的星星。

他们的手仍紧紧握在一起,没有放开。

 

 

─TBC─  23是福不是祸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走过路过别错过一个目录
                     ლ(╹ε╹ლ) 

====我是可爱的分隔线====

 

 

好想好好疼爱躲在毛毯里害怕闪电的度度啊!!!!!!(被老谭踢走)

虽然这更只有5000字,但我今天整整写了8000字~困


 


评论 ( 16 )
热度 ( 186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