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近期部分链接暂封,见谅~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谭陈 | ABO】敌对宣言-24 一张双人床

详介:戳这
ABO世界观,主谭陈/副凌赵、楼诚。
相信我是亲妈~连载保证只有he。
前文:21 谭宗明的恶趣味、22 乱流  
   23是福不是祸

--------------------

24 一张双人床

很好,陈亦度看著手机屏幕,压下想把员工炒鱿鱼的冲动——他的新手助理胡晓菁以为只需要帮他订酒店就行,所以只订了一间房。

「你们不知道谭总是来帮我们的忙?不知道要给他订房间吗?」陈亦度打越洋电话质问特助王兰,比平时高了几度的音调显示他正在不爽。

话筒另一端的人正在为没交代好下属道歉,谭宗明站得远听不清对方的声音,但能听出焦急的情绪。毕竟,让自己老板在另一间公司老板面前显得御下无方、办事不力可是大罪过。

「算了,不用忙了,我自己解决。」陈亦度挂了电话,直接看向谭宗明。「老谭......这样吧,这房间给你,我另外找地方。」

「柜台小哥都说了,现在是旅游季房间不好订,我看咱们就凑合著住吧,我没事的,只要有地方能睡觉就行。」其实他并没有这么随意,可若能和陈亦度待在一起,就算只是一间小客房,在他眼里也胜过豪华套房。

「可是......」

「别可是了,长途飞行又累了一天,昨晚在飞机上也没睡好,你看你眼睛下一片乌青。」谭宗明直接走到柜台,把护照压在台上,用英语说:「就这样吧,这间房我们要了。」

陈亦度拗不过谭宗明,而且说实话从上海折腾到现在他也累了,只好默默地从善如流。

 

有别于他们往常住惯的豪华大套房,没有餐桌就罢了,这普通的双人房甚至连客厅隔间都没有,一进房间一眼就望到底,中间只有一张双人床。别说办公桌或吧台之类的设备,仅有的两张单人沙发椅就靠在窗边,搭配一个小小的边桌,看著很是贫瘠的房间。

陈亦度拖著行李箱站在门口,大叹一口气:「我......唉!老谭,这房间还是留给你吧......」

「既来之则安之。」谭宗明把自己的行李拉进房,回头来给陈亦度拎箱子,然后一手推著人走进房里。「房间虽然不大,但看起来挺干净,该有的也有,左右凑合一下不过三个晚上,你就别再费心了。」

舟车劳顿的疲惫让陈亦度不再坚持,尤其好容易才看到一张床,他只想立马躺上去。但毕竟谭宗明是客,他不想占用谭宗明的床,可就算要睡沙发,这房间根本没有硬体条件,难不成他只能睡地板吗?

陈亦度站在床前纠结不已,然而谭宗明似乎看穿他的心思。「累了就睡会,我们晚点再去吃饭。」

「嗯......」陈亦度只犹豫三秒,随即脱了鞋把自己蹭进床里。

不晓得是过于疲劳还是怎么样,往常会被他嫌弃廉价的床睡起来居然还挺舒服,陈亦度侧身移了个舒适的角度,贴著枕头慢慢觉得意识变得模糊。

虽然没吃晚餐,但比起吃饭他更需要的是睡眠。当他再度恢复一点意识时,室内一片漆黑,只有浴室方向的地板透著些许夜灯微亮的黄光。

陈亦度一口就嗅到Alpha温和的信息素,发现男人竟熟睡在他身侧,面向著他缓缓呼吸。

木檀香幽幽地围绕他,不具任何情绪的香调反映Alpha本人最原始的人格--谭宗明是很温柔的人。而且陈亦度透过他的信息素发现他睡在自己身边全无防备,绝对放松与信任的表现,这让陈亦度不由得受到一丝影响,投射一些放松的信息素回去。

木檀香与杏桃蜂蜜在空气中绵密地交融,和谐而缓慢的氛围让人感到舒服,不知为何,这样宁静的氛围竟莫名勾起陈亦度不纯的心思,一股来自身体深处的躁动令他感到不安。

陈亦度忽然想起自己还没注射抑制剂,连忙紧张地摸黑下床,从行李箱里翻出抑制针,凑著微亮的夜灯在手臂上打了一剂。药物随著血管脉动在体内扩散开来,片刻后陈亦度对信息素的反应变得迟钝,Alpha的木檀香不再令他感到兴奋,但约莫是方才已对信息素起了化学作用,某种难以消散的瘾头旋绕在心上,像是垂在湖畔的细柳被风吹过,一下一下轻轻撩拨著湖面。

他蹑手蹑脚爬回床上,时差令他昏昏欲睡,但Alpha挥之不去的信息素干扰著他的知觉,他明明对谭宗明没有那个意思,然而身体从头到脚都被男人所吸引,这种因天性而不能违的欲念让他备感羞耻,即使打了抑制针也不能压下的情愫使他感觉自己像是生病似的。

 

突然,男人在黑暗中伸手过来握住他的手,陈亦度心中惊跳一下,本能地装睡。

「怎么了?睡不著吗?」男人悠悠地开口,低沉的嗓音在黑暗中更显得具有磁性。

想是自己的举动早已被谭宗明注意,陈亦度只好放弃装睡、如实回话:「我忘了打抑制针,起来补一剂。」

「是不是被我的信息素影响?」

「多少有点吧......」陈亦度吸吸鼻子,感觉谭宗明的信息素萦绕在鼻腔,许久都挥之不去。「不知道为什么打了抑制剂后,还是对你的信息素有些敏感。」

「嗯?」谭宗明愣了片刻,随即恍然大悟似的低低一笑:「因为你被我暂时标记过,身体对我的信息素自然产生特殊记忆......难道你不晓得这个Omega常识?」

「我......」陈亦度被堵得回不出话,这么一想,他好像看过相关知识,只不过他从小以学习和伪装Beta为目标,几乎否定自己以Omega身份存在的可能,因此他相对不太重视Omega的切身信息。

如今莫名以Omega身份牵扯上一个Alpha,这真是始料未及的事,一切身为Omega该明白的常识,也是他在遇上谭宗明以后才开始慢慢建立起来。

「我想你过去大概真的不太在意这些。」谭宗明说。「但没事,你今后有我,我会对你负起责任。」

又来了!谭宗明是不是太无聊,总把这话挂在嘴边,还是他实在太有钱了?豢养几个Omega对他而言不过是轻而易举的小事?

陈亦度这么想著,突然觉得有点心烦意乱。

不过此时谭宗明的信息素忽然一变,从原本安宁平和的温柔转向极度疼宠的安抚,木檀香似乎多了点暖人的气息,讨好似的宽慰著他。

陈亦度愣了愣,虽然不至于受到太大影响,但恰到好处的敏感正好压下他烦乱的心情。

谭宗明握著他的手轻捏了捏,说:「这样你应该会好睡些。」

「那你呢?」谭宗明不会为了给他当安眠香而不睡了吧?

「等你睡著了我再睡。」谭宗明在黑暗中轻轻笑著:「我一醒就不好入睡,正好,想点公司的事。」

「我......」陈亦度本想道谢,但不知为何听到谭宗明提公司,便脱口而出:「你不准趁机想Liz的婚礼案。」

「嗯?你现在是以对手公司老板的身份跟我说这话吗?」

「不、不是,老谭,你可别趁我睡着偷跑案子,这不公平。」

闻言,谭宗明突然噗哧一笑。陈亦度对这一笑感到些许窘困,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突然说出这么幼稚的话,在商言商,哪有什么不准人家这样那样的事,自己的发言哪里像一个大老板,分明是任性的小情人似的撒娇。

陈亦度脑中突然有了这种想法,羞窘的感觉更是挥之不去,什么小情人?呸呸呸!

没想到男人笑完没再说什么,只平和地说:「如果这是你的要求,我听你的就是。」

陈亦度吁了一口气,感觉谭宗明听到自己叫他老谭似乎挺开心的。

既然「老谭」这两字这么好用,不知道若对他说「老谭,给我一百万吧」,是不是一样有效?

或者对他说「老谭,把你公司的股份给我」,欸......或许直接说「老谭,你干脆从Liz的案子中退出吧」是不是也行?

陈亦度在温暖的信息素包围着陷入熟睡之前,脑中莫名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TBC─  

*由于众所周知的缘故,本篇连载暂停直到寒冬渐去春天再临—

2018.11.23 by 蓝汐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走过路过别错过一个目录
                     ლ(╹ε╹ლ)   

====我是可爱的分隔线====

 

度度终于要开始发挥任性的本事了吗?

啊啊啊啊!!听说”蜜月之旅”都要开车,你们信吗?

作为本月最后一篇更新~就用敌对宣言为七月做收尾吧!

看了一下自己的归档真是很爆炸的更新量,希望这波的我不是回光返照

毕竟说好还要再站楼诚五百年。

 


评论 ( 22 )
热度 ( 183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