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近期部分链接暂封,见谅~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谭陈】Remember me(上)

一个由 @简歌 组织的歌曲联文,听歌写文~大家的歌都是用抽签的
我抽到的是《Remember me》,电影《寻梦环游记》主题曲

来点BGM吧~听了这么多版本之后最喜欢的妹纸抒情翻唱版

 

01

黑暗中仿佛有人在喊他,漫长的梦如一场场电影,片段相连,模糊边界似涟漪般一圈圈散开。

你能不能别忘了我?有人说。

他看不清那人长相,但低沉男声字字清晰。

男人淡淡的悲伤让人忍不住想安慰他,可还来不及说什么,黑暗将他卷入另一个漩涡,彻底失去意识。

 

02

陈亦度躺在床上缓缓醒来,一个普通的上班日早晨,前晚紊乱的梦令他感觉疲累,不是精神奕奕醒来的清爽。

他拖著沉重的身体下床走进浴室洗漱,看著并列放在镜柜前的一对牙刷,粉蓝与粉绿色--突然有些纳闷。

粉绿色是他惯用的颜色,但粉蓝是何时出现在他的浴室?这又是谁的牙刷?

「亦度,那是我的。」男人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陈亦度几乎惊跳起来,他的家里为何有陌生人?!

「别怕,我不是坏人,」男人举起双手面向他,谨慎地往后退了一步,每一个肢体语言都在强调,他要他先安心下来。

陈亦度绷紧全身细胞--废话,一早起来发现一个不认识的男人在家里,任谁都无法冷静下来。

「你是谁!在我家做什么?」陈亦度警戒地盯著眼前的男人,西装笔挺,衬衫烫得整齐,这种男人他很熟悉,与他平时在商界打交道的老板们差不多,但他并不认识这人,而这样的人突然出现在他家也很不寻常。

男人嘴角向侧面微微一扯,似是苦笑,似是自嘲,但没有解释,只是默默退出浴室。

「阿度,没事,你先冷静点。」一个中年妇人匆匆忙忙出现在浴室门口,她两手还湿著,在围裙上随意抹了几下,有些责备似的用手肘朝那男人撞了撞:「要你在餐厅待著,你偏不听。」

「我只是想知道......」男人话尾消失在一片沉默里,他又看了陈亦度一眼,最后只能叹气。

「吴妈,怎么回事?你朋友?」吴妈是从小照顾他到大的管家,陈亦度见吴妈和那男人似乎认识便稍稍松了口气,但一大清早让不认识的人进来他家,尤其他还穿著睡衣,怎么想都觉得极为不妥,陈亦度火气有些上来,虽不至于对吴妈发飙,但语气仍略带点不悦:「这是我私人住所,能否别把不相干的人带进来?」

「阿度,这位是谭宗明,他......」吴妈苦笑,神情极为温和,像是在试探,又带点小心翼翼的解释:「他是你的好朋友,你们已经住在一起一年了,我不在的时候是他负责照顾你......」

「什么?!」陈亦度瞪大眼睛看著吴妈,仿佛她讲的是别国语言。「吴妈你在跟我开玩笑吧?」

 

03

陈亦度整个脑袋乱烘烘的,一早醒来就遇到难以解释的情况,他一度以为自己还在作梦。

混沌地洗漱完毕换了衣服,陈亦度有些困惑地走到餐厅,那个叫做谭宗明的男人翘著腿坐在餐桌旁看报纸,一见到他走过来就放下报纸,和善地招呼著他快吃早餐。

陈亦度不发一语选了离谭宗明最远的位子坐下,他还是很难接受自己家有一个陌生人,但他方才在家看了一圈,确实都是两人生活的痕迹,明明在脑海中不存在的物品,此时却都安放在属于物品的位置,而且看起来不像临时安上去。

他的床上有两条被子,衣柜里一半是不认识的衣服,浴室里摆著成双成对的浴巾、牙刷和漱口杯,书房出现另一台桌上型电脑,甚至书柜里有一半的书不是他会看的。

若这一切不是有人故意跟他开玩笑,就是他在作梦,不然就是他疯了。

陈亦度警戒地观察谭宗明,看他自在地起身拿餐具,然后回头帮吴妈端咸粥,对环境的熟悉仿佛这里真是他家--他就像习惯生活在这里。

「我明白你现在一定很困惑也很担心,但......别怕,我慢慢说给你听。」谭宗明在餐桌另一端坐下,尽力释出自己会给陈亦度保留安全空间的姿态。「我是晟煊的总裁,跟DU在商业上有些往来,我们俩认识很久......大概有五、六年,我知道你现在对我很陌生,没事,我只想要你先明白我不是坏人,我不会伤害你,至于其他的,我们慢慢来。」

陈亦度愣愣看著谭宗明,对他说的话一时之间很难消化。不过他虽不认识谭宗明,但在商场打滚多年识人能力不差,他至少看得出谭宗明在说这些话时满怀善意,至少看得出他渴望被理解的眼神。

「吴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吴妈从小看他到大,他相信吴妈不会扯谎骗他。

「阿度,你前些时候患了病,医生说是一种焦虑型的失忆症,所以你才不记得老谭。」

陈亦度傻愣在原位,有点难以接受。他知道自己是谁,记得他的工作,记得他的家人朋友,记得从小到大所有事情,记得自己读过的每一所学校,记得每一个老师和同学,记得公司每一个设计项目,记得打过交道的每一位客户甚至是他们讨人厌的小毛病,他不认为自己遗忘了什么。

「我知道你心里反对这说法,因为你脑子并没有什么毛病,你记得所有事情。」谭宗明苦笑,「唯独忘了我......」

 

04

陈亦度悄悄观察驾驶座上的人,男人有一双修长的手,骨节分明握在方向盘上,右手无名指上戴著一个素面银戒,在阳光下映出闪闪银光。

「你结婚了?」陈亦度问。

「是的。」谭宗明苦涩笑笑,像是想起什么,随即补充:「你也来参加了。」

「抱歉,我一点印象都没有......」陈亦度歉然道。

虽然他并不认识谭宗明,但从家里的情况、吴妈的说词和谭宗明手机里翻出的各种合照,他相信自己和谭宗明应该真是很熟悉的朋友。

这种感觉让人无所适从,突然得知自己患上某种怪病、发现别人比自己更清楚某些关于自己的事,这一切都令人难以相信。

「为什么你不在家陪你太太,却搬要来和我住?」这是最让他感到困惑的事,「既然我已经忘了你,你就去过自己的生活,不是更轻松吗?」

「嗯......」谭宗明沉默半晌,直到在红灯前停下来才说:「因为你是我最重要的朋友,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人能阻止我帮助你,就算是我的另一半也不能。」

男人眼神带著悲伤,但蕴含不可抹灭的真挚。

 

05

淡淡的消毒水充斥在室内,陈亦度坐在第一医院的院长办公室沙发上,不住打量眼前这位看起来颇具学者风范的年轻院长。

根据谭宗明的说法,这位凌远院长是他的主治大夫,专门定期追踪他的失忆病情。

凌远本身不看这科,但他是谭宗明的好友,为了解决这难缠的失忆病症,他做了许多研究并私下提供咨询,严格说起来他也不算真的看病,某种程度上比较像是在做脑内复健。

陈亦度想问为什么不带他去看脑部专门科,但又想既然是院长亲自为他咨询,一切应是自有安排,于是陈亦度压下这个疑问,尽力配合地回答凌远问的每个问题。

「你记得三天前的午餐吃什么吗?」凌远问。

「三天前......」陈亦度仔细回想,脑海中浮现细长的、白色的食物,「好像是面。」

「那你记得你在哪吃吗?还有跟谁一起吃?」凌远又问。

陈亦度摇摇头表示不记得,凌远嗯了一声,似乎早已预料他会说出这个答案。陈亦度总觉得那儿不对劲,他下意识向身旁的谭宗明看一眼,发现谭宗明正盯著自己,眼底流转某种殷殷期盼的光芒被一丝失望取代。

不知哪来的念头,他不愿让谭宗明失望,这令他感到伤心,好像他的遗忘对谭宗明而言是一种无解的折磨--好像他因为这份遗忘而对不起谭宗明。

陈亦度努力回想,在模糊记忆中似乎看到一盘白酱鲑鱼意大利面,上头躺著几支清脆的豆芽,他再用点力回想,意大利面底下的桌子铺著蓝白条纹桌布,他努力延伸视线想看到坐在桌子另一端的人,他看到一件白大褂,外衣胸口夹著名牌,院长-凌远。

「我和你在一起。」陈亦度脱口而出。只见凌远微微一愣,神色显得有些讶异。

陈亦度不安地抬头看了看谭宗明,发现谭宗明的眼底燃起某种希望,于是又说:「那天中午我好像和凌院长在一起,吃了白酱鲑鱼意大利面......」

「还有呢?」谭宗明急问。

「嗯......」陈亦度摇头,「就这样,我想不起更多了。」

「是吗?」谭宗明轻叹一口气,细不可闻。

「抱歉......」陈亦度有些沮丧,对于脑中空白感到异常难受,他不是为了自己难过,而是为了身边这个陌生人。

「我认为这已是很显著的进步,毕竟在之前并没发生过。」凌远肯定地点点头,看向陈亦度,语带宽慰:「你是我见过最不让人失望的病人,这一切都多亏有老谭陪在你身边。」

 

06

陈亦度坐在自己办公室有些心神不宁,他看著桌上画了一半的婚纱设计图,还是觉得今早发生的一切就像一场梦。

这张图已经画了好几天,他记得每个参考资料和修改细节,记得哪里要缝上碎钻、哪里要加宽蕾丝,他还记得前两天他交代采购部要加订的布料有多长。

撇开这些事物不谈,公司里每个员工对他也无任何异状,若不是谭宗明,他几乎不会察觉自己罹患失忆症。

陈亦度打开电脑上网搜寻相关病例,却发现没有一项和自己的症状相同。

陈亦度对著屏幕发愣,自己究竟失忆多久?这症状多久会发生一次?谭宗明和他的关系究竟是什么?为什么他唯独忘记谭宗明?

突然,一封电子邮件在他眼前跳出,主旨是「重要」,寄件人是他自己。这封古怪的信件让陈亦度顿时聚精会神起来,尤其信件内容被加密,必须输入密码才能开启。

陈亦度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给自己寄了信,但上头显示发送时间是昨天——这是一封预设邮件。不知为何,他直觉这信可能与他失忆之间有关联,因为他根本不记得这封信。

陈亦度随手试了几个自己常用的密码,轻易解开了信件。

 

07

给自己:

我是昨天的你,很高兴你解开这封信。我懂你此时的混乱,但请你冷静下来,这篇内容千万不要让任何人发现。

我必须老实告诉你,你可能身处危险之中,先不要慌张,我还在查证,但我的时间不多,很可能明早睡醒我又会遗忘一些事,所以我得留下线索让你能继续进行调查。

根据之前得到的信息推测,你每三天就会失忆一次,除了跟谭宗明有关的事物之外,你不会遗忘任何别的事情,而这情况很可能已经持续两年之久。

我总觉得这整件事非常离奇,谭宗明到底是谁、他和你我究竟是什么关系,这些我都无从得知,唯一清楚的是谭宗明是已婚人士,但他的妻子似乎从未出现,至少根据三天前的我寄给自己的信件推测,谭宗明已经和你同居超过一年。

让我感到最奇怪的是,谭宗明虽然宣称自己是你最好的朋友并且照顾你、想帮助你恢复记忆,但他并不会主动告诉你这些细节,甚至连你对他只有三天记忆的事也刻意隐瞒,更让我纳闷的是第一医院的凌远院长,他似乎和谭宗明是一伙的,我不确定他的治疗是否真的对失忆症有效,毕竟他不是脑部专科。

我有点怀疑这是个阴谋,这是我最新的想法,不一定正确,但提供你作为这三天的评估参考,凌远和谭宗明可能在对你做某种医学实验,然而过程中导致你失忆,或者说,让你失忆这件事本身就是一个实验。

我也敢不断言自己现在得到的线索足不足以判断情况,唯一能告诉你的只有一句话--想办法找出失忆的原因。至少我认为「焦虑型失忆症」一词可能不够确切,他们一定还隐瞒什么别的,或许谭宗明不如表面看到的那样--不要轻易相信谭宗明。

 

08

陈亦度又坐上和早上同一台车,红色的保时捷911。正在开车的男人和他相处整个早上,他们一起去看过医生,他才刚相信了这人真是自己的朋友,并且希冀能依赖他找回记忆,但下午收到的那封信彻底打碎他的想法。

不要轻易相信谭宗明——这句话一直萦绕在他心头,无所适从的感觉让他难以释怀,陈亦度被烦躁思绪包围,久久不能从中抽身。

「又叹气,怎么了,今天工作不顺心吗?」谭宗明问。

「没什么,只是脑子对某些记忆空白的感觉不太好受。」

谭宗明嗯了声,没有继续多说什么。

陈亦度想起信上所言,忍不住试探地问:「我这毛病多长时间了?我意思是说,上回发病是什么时候?」

「大概几个月前。」谭宗明飞快回答,目光注视著前方。

「几回了?」

「两、三回。」

「也就是说我过几个月又会把这些事泉忘了?」

谭宗明没有回答,但他收紧方向盘的手逃不过陈亦度的目光。他在紧张,很可能真的隐瞒些什么。

「亦度,你应该放松心情想些开心的事,不要纠结在失忆的漩涡里,无论你能记得多少,我都会一直陪伴你直到你的病好起来。」

撒谎,顾左右而言他,不是好现象。

陈亦度心底扬起警觉,再度想起那封信里的忠告:不要相信谭宗明。

 

─TBC─  【谭陈】Remember me(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走过路过别错过一个目录
                     ლ(╹ε╹ლ)    

====我是可爱的分隔线====

 

这次除了歌曲之外特别要求是带刀,真难倒我了~嘤嘤嘤

你们最甜的蓝蓝对刀苦手~硬是写了个不怎么虐的大家就加减看看吧~

只能期待其他太太们的刀工了!(握拳)

到底老谭有什么阴谋呢?还是度度误会老谭了?下回分解~

无论如何这篇结局一定是HE大家不要抛弃我啊!

评论 ( 35 )
热度 ( 140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