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近期部分链接暂封,见谅~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谭陈】Remember me(下)

@简歌 组织的歌曲联文:《Remember me》,电影《寻梦环游记》主题曲

前文見:【谭陈】Remember me(上)


09

陈亦度这晚睡得很不安稳,与陌生的男人同榻而眠,怎麽想都觉得不对劲。但他也没多做反对,毕竟谭宗明这段日子似乎一直都睡在他身边,他没道理把人赶到别处,况且他家除了客厅沙发,也没别的地方能让谭宗明睡。

他侧身背向谭宗明,把自己缩在床边角落,就这麽睡睡醒醒熬过一夜。

隔天清早又是一样的情景,吴妈来家裡给他做早餐,谭宗明依然比他早起,西装笔挺坐在餐桌边看报。

陈亦度换了身休閒服,白色POLO衫配上一件深蓝色卡其裤,然后走到餐桌旁拉了张椅子坐下。

「亦度,今天不去公司吗?」谭宗明看着他一身轻便服装笑问。

「嗯,有点累,今天想在家休息。」陈亦度咬着一块三明治说。

「也好,我正希望你能多歇着,对其他事鬆缓点,别太费神。」

陈亦度安安静静吃着自己的早餐,没有回答。

他俩吃完早餐,陈亦度目送谭宗明去上班后,把自己关到书房假意画了会图,直到确定谭宗明不会回来,这才开始起身翻箱倒柜。

他先开启谭宗明的桌机,但设了密码进不去系统,随意试了几组密码都没用,陈亦度只好放弃电脑改为搜寻柜子,他拉开每一格抽屉,翻阅每一个资料夹,试图找到有用的线索。陈亦度将书房翻了个底朝天,能搜到的东西除了一些帐单便是公司的企划或签约文件,与他失忆之事似乎没有太大关联——直到他在一本假书中发现谭宗明的笔记。

厚厚的皮製书壳上写着英文,看起来是一本精装的英文小说,可打开一看这外壳只是装饰,裡面是空盒,装了一本小笔记簿。

陈亦度翻开笔记,立即被裡头的文字深深困惑了。


10

「阿度,今晚老谭说会早点回来吃饭,我给你们滷了牛肉,可好吃了。」吴妈在厨房忙和一下午,终于端了个热腾腾的锅子出来,滷牛肉香气扑鼻,掺了八角和茴香,引人腹中馋虫顿时都闹腾起来。

陈亦度坐在客厅发呆,脑子裡还在转着谭宗明那本笔记簿的文字。

确实如自己寄来的警告信所言,谭宗明隐满他每三天便会发作的失忆症,他们已经同居将近两年,自己这失忆症已经轮迴了两百多次,谭宗明的笔记中完整纪录他每次失忆的日期,还有一些令人匪夷所思的备注。

「困难」、「不可」、「禁语」,反复出现的词彙扰乱陈亦度的思绪,像是某种观察纪录的内容,可又夹杂许多令他费解的情绪字眼。

「你能撑下去」、「他是你最重要的人」,各种彷佛在做某种挑战的加油标语深深困惑着陈亦度。尤其是去年的今日,谭宗明在笔记簿裡标注了纪念日,还留下一段打哑谜似的话:别再试图做危险的事,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能好好走下去。

谭宗明不是和凌远合谋在做实验吗?为什麽他的笔记簿内容如此奇怪?


11

谭宗明依言提早回家吃饭了。

吴妈跟谭宗明交代牛肉没吃完的处理方式,还提醒一些陈亦度早就听得耳朵长茧的家事注意项目,吴妈提前下班,家裡剩下陈亦度和谭宗明一起吃晚餐。

「吃滷牛肉应该配点红酒。」谭宗明笑着站起身,到酒柜裡拿了两个酒杯,另外抓了一瓶红酒。「82年木桐,你应该喝得惯。」

陈亦度微微一愣,吞下一口滷牛肉。

谭宗明是真懂他,了解他的喜好,甚至亲近得就像另一个自己。这种感觉让陈亦度无所适从,那本笔记簿使他对谭宗明的设想又换了个角度。或许谭宗明不是坏人,他会瞒着自己可能是有苦衷。

紫红色酒液缓缓淌入杯中,在灯光照耀下闪着宝石般璀璨润泽,陈亦度拿起酒杯,男人伸手过来和他碰杯,嘴裡喃喃一句低不可闻的话语,听起来不是中文。

「什麽意思?」陈亦度问。

「没什麽,长期住在海外,喝酒前习惯先说点什麽祝酒词,我想就......就祝你一切顺利。」谭宗明笑笑,喝了一口红酒。

酒液入喉,些许酸涩之后回醇,陈亦度配着滷牛肉多饮了一些。酒过三巡,心中思绪百转千迴,左思右想,还是忍不住拿出谭宗明的笔记簿按在桌上。

只见谭宗明脸色一沉,眉头紧锁,不发一语。

陈亦度酒后胆大,心裡话憋不住一口气便吐露了出来:「这内容我都看过了,难道你到现在还不预备告诉我到底怎麽回事?」

「其实我......」谭宗明欲言又止,话到嘴边又嚥了回去。「没什麽,如你所见,你对我确实只有三天记忆,但隐瞒是为了你的病情着想,这也是凌院长的建议......」

「我想知道为什麽,到底为什麽只会忘记与你有关的事?」陈亦度有些心急,他对谭宗明和这一切的记忆只剩明天一天,过了明天谭宗明又会再度成为陌生人,若此时再不问出个所以然来,他总觉得谭宗明届时会将这笔记簿藏去更隐密之处甚至销毁。「你老实告诉我,你和凌远是不是有什麽企图?难道你们真的在拿我做实验吗?因为实验失败才导致我患上失忆症?」

闻言,谭宗明瞪大眼睛看着陈亦度似是不敢相信,他神情痛苦,彷佛陈亦度的话是一把利刃,直直刺入他的心。

片刻后,谭宗明突然发狂似的笑出声来,带着自嘲与挫败,喃喃低语:「没想到我什麽都不说反而令你误会,无论说或不说都讨不到好,老天爷这是根本不肯给我活路的意思吗?哈哈......」

谭宗明魔怔般反常的表现令陈亦度打了个冷颤,他下意识向后退了些,本能地害怕眼前这未知的男人。


12

谭宗明反常的态度并未持续太久,他很快便理好情绪,恢復原本沉稳冷静的模样。

谭宗明双手交握靠在餐桌前,眼神万分认真:「既然你说到这地步,我不得不为自己的清白辩解,你猜想是错的,我和凌远从没对你做什麽手脚,你也不是患上某种病,而是被催眠。」

「什麽?」催眠?这是他听到最荒唐的事了!

「两年前你准备参加全国性的服装设计发表,你所有身心几乎都投注在那比赛,更是冠军呼声最高的人选,业界一片看好,但敌对公司为了让你放弃参赛,不惜绑架你,并找来催眠大师给你下了指令,意图让你自动放弃,结果......」

「等等,我明明去参赛了,而且拿到首奖。」陈亦度抬眼看了电视柜旁,水晶製的奖盃还好端端放在那儿呢!

「那是因为你忘记的不是比赛,而是我......」谭宗明苦笑,「总之犯罪者全数落网,但这催眠指令无论找了多少人来都解不开,就是连当初的催眠者也无法。」

「所以.....我这不是病,是被人催眠?」陈亦度不敢相信地看着谭宗明,层出不穷的新事件让他一度以为这只是一场荒谬的梦。「但......为什麽我遗忘的是你?」

难道谭宗明的重要性胜过比赛吗?

只见谭宗明默默站起身,闷不吭声走回书房不知翻弄着什麽,出来时手裡拿了一个精緻的白色绒面小盒递给陈亦度:「我不知道该从何解释,但......你自己看吧。」

陈亦度困惑地打开绒布盒子,裡面躺了一只银色素面戒指,与谭宗明手上套的那只一模一样。

他执起银戒,发现内圈隽刻细细的英文字母「T & D Forever」,不知道是什麽意思,但心裡忽然像被某种力量揉了一把,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我是结婚了,但我生活从不存在别的女人,T和D是咱俩名字的缩写......」谭宗明缓缓说:「亦度,我的另一半是你,你才是跟我走上红毯交换戒指的人。」

陈亦度愣愣看着男人,突如其来的意外信息让他难以置信。他是谭宗明的另一半?怎麽可能?

「在拉斯维加斯站在我身边的人是你,你说,生死相依绝不相负,可你再也记不得我又怎能信守承诺?」谭宗明的眼底饱含深情,温柔而哀伤:「但我不怪你,这并非你的错,都过这麽久我早已想通了,只要能待在你身边足矣。」

「不可能......这......这不可能......」虽然他并不排斥和男人交往,但单身许久突然蹦出一个对象,而且他还说他们已经在海外结婚,怎麽想都觉得是信口胡诌。「你别趁我失忆就胡乱编造故事。」

谭宗明露出苦涩一笑,滑着手机刷出一个上了锁的相本,裡面的照片是两个穿着笔挺西装的男人正在交换戒指,下一张是他们满脸喜悦地拥吻。

陈亦度看到他们脸上洋溢幸福的光彩--看到自己站在谭宗明身边时满足的模样。好像这个世界上除了谭宗明,他再不需要别的东西,好像他们就是彼此最珍贵的宝物。

谭宗明在陈亦度面前刷过一张又一张照片,语重心长:「这种事编造也没意义,你可以去问你最亲近的人,问吴妈、问你的秘书,他们也都参加了我们的婚礼。」


13

明明不存在记忆裡的事实被翻搅出来,陈亦度总认为眼见为实,但这概念显然已不存在,那些曾经的画面被抽走,像是从万千张照片裡抽掉几张那般,让人全然不觉。

可谭宗明提出的各种证据都太有说服力,几乎毫无破绽,连他自己也无法反驳他们已经结婚的事实。

陈亦度藉口要去冲澡便伧惶地逃进浴室,他褪下衣裤并放了一整浴缸热水,简单冲过澡后把自己泡进暖热的水中,想藉短暂独处好好冷静理清头绪。

待在暖意蔓延的浴室裡,好不容易才拾起一丝安全感。陈亦度憋着气把脸埋进水中,让水浸过半个头,淹盖了耳朵。

水裡的声音带点由远至近的嗡嗡声,像蒙在一层布下,让陈亦度焦躁的心不由得稍稍安稳下来。有研究显示这是最能让人放鬆的情境,和婴儿在母体中的生长环境有关,人能因此感到安全。

陈亦度静下心来重新组织问题,他相信自己和谭宗明已经结婚,虽然此时自己对谭宗明并没有爱情的感觉,可但凡正常人经历了这一切,发现身边有个不离不弃的另一半陪着自己,任谁都不可能再对他过分为难。

何况陈亦度虽对谭宗明不熟悉,但他对自己却很了解,能让他陈亦度决定互许终身的人,绝对有情有义且值得託付依赖,从他反复遗忘谭宗明整整两年可谭宗明仍不求回报待在他身边,就能得知谭宗明对他的情意不假。

陈亦度憋着气把自己埋在水裡,感觉耳边嗡嗡声越发明显,好像有人正在唤他,但陈亦度沉浸在思考中,还没来得及反应,此时突然有人用力揪住他的手臂,提小动物似的一把将他从水中整个捞起。

陈亦度惊跳一下,抬头一眼就见到满心焦急的谭宗明。男人满脸写着担忧,几乎要哭出来:「你为什麽要这样想不开?」

「啊?」

「有什麽事不能好好说吗?」谭宗明死紧抓着他的手不放,好像怕他会消失似的。「非得这样伤害自己?」

「你是不是误会什麽......我只是在泡澡。」陈亦度愣愣看着谭宗明,没料到男人对他的事竟会紧张至此。


14

陈亦度走出浴室时头髮湿漉漉的,他穿了一套浅蓝色居家服,浑身带着一股沐浴露的柠檬清香,热气将他双颊蒸得红润,明眸皓齿,倒是比穿西装时看起来小了好几岁。

谭宗明拎着一条大毛巾走过去给他擦头髮,一面擦一面说:「你从以前就不爱吹头,跟你说了多少次,湿着头髮以后老了该偏头疼。」

谭宗明擦完又拉着人坐下,拿起吹风机给他吹头毛,男人悉心摇晃着吹风机控制风量,大手温柔地在头上轻抚,热烘烘的风吹过髮根,莫名让人放鬆了心情。

陈亦度不记得他们之间的往事,但谭宗明熟练的动作显示他已经做惯了这差事,陈亦度不由得放开心感受这陌生而熟悉的触感。

头毛被吹乾了,蓬鬆而柔软,细细的浏海轻轻垂在额前,看起来与平日在外呼风唤雨的大老闆很是不同。

谭宗明盯着这样的陈亦度,忍不住伸手轻抚他的肩,见他并未避开,便缓缓将他拉进自己怀裡,直到他整个人被拥入自己怀裡。

「对不起......老谭。」陈亦度乖乖让他抱着,不知为何眼眶有些冒酸。「对不起,我竟然忘了你......」

「别说对不起,我只是今晚有点感伤......」谭宗明吸了吸鼻子,声音带点细不可查的哭腔:「今天是咱俩的结婚纪念日,所以我才拿那支木桐,那是我们第一次约会时喝的酒。」

陈亦度心脏一紧,如果易地而处,他的爱人忘记自己,他是否能如谭宗明一样执着念旧?他忍不住回抱住谭宗明,低语宽慰:「别难过,虽然我不记得这些,但我在这,我还在这陪着你过纪念日,你别难过了......」

陈亦度不知道如何安慰心情低落的男人,他本能地轻抚谭宗明的髮,捧着他的脸,用拇指为他抹去眼角渗出的泪,在他黝黑晶亮的双眸中看到自己的倒影,陈亦度不由自主向他靠近,轻轻在他唇上吻了一口。

只是浅浅的一吻,却如同开启某种按钮,男人摁着青年的后脑,重重回吻过来。

星火燎原,一发不可收拾。


15

清晨的阳光并未给人带来希望,陈亦度坐在床边静静看着床上熟睡的男人,昨夜每一个画面还历历在目,身上仍清楚记得男人拥抱的感觉,可陈亦度知道这一切在明早醒来又将重新归零。

看着男人安详的睡脸,陈亦度终于明白自己为何会爱上他,也终于知道自己为何选择与他携手共度一生,因为这男人绝不会放弃自己。

两年了,两百多回的遗忘都没能将他推离自己身边,可正因如此他才越发觉得自己不该耽误谭宗明。

陈亦度深吸一口气,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他站起身准备转身离去,手腕却被男人一把抓住。

「你别走。」谭宗明缓缓从床上坐起,一手紧紧抓着他不放,「亦度,别走,别离开我。」

「老谭,你就......放过你自己吧。」

「我不愿意,」谭宗明摇头,真诚地看着陈亦度:「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会记得我,你瞧,即使你忘了,可你昨晚还是接受了我,你内心深处总会向着我,所以我相信你会记得。」

陈亦度转过身在床边坐下,慢慢抽回手,试图讲道理说服:「如今的我恐怕不会好,你又何必自寻苦恼?」

「凌远说你的情况已经有好转,你记得几天前和他一起吃意大利麵,其实当时我也在场,所以你才会忘记那段记忆,但过去你连想起片段都不曾有过,所以我相信你正在好转。」

「可是......」陈亦度看着谭宗明,看着男人坚决的神情,内心竟感到一丝动摇。「我不想要你如此痛苦,不想要你每隔几天又得重新解释你和我的关係......」

「亦度,其实我......」谭宗明欲言又止,考虑了一会才说:「我一直以朋友身份陪在你身边,这回若不是你硬要刨根究底,结婚这事就翻篇过去了......」

「为什麽?」他想不明白,为什麽谭宗明要隐瞒他们已经结婚的事,这并不合理。

「你刚失忆那时,我想尽办法想让你恢復记忆,可每回你才刚相信我的身份,隔天又忘了。有一回不知怎,你难以接受这件事,恍惚走在路上,然后......」谭宗明拉过陈亦度的手,握在掌心裡,指腹轻轻搓着他的手背。「你没注意交通号誌,被一辆客车擦撞,受了伤。」

陈亦度这才注意到自己手背上有一道浅浅的疤痕,他在这之前竟完全没发现。

「从那之后我再不敢随便透露我们之间的关係,也要吴妈他们对你保密。」

陈亦度愣愣看着谭宗明,这男人对他用情之深,不惜隐瞒自己身份也要留在身边照顾他、保护他,甚至甘愿被误会对他别有心机,只要能待在他身边,因为他相信自己有一天会记得他。

眼前的男人究竟经历多少寂寞,那些不为人知的痛苦,就在一个又一个重複的轮迴裡,与现实继续搏斗。

陈亦度鼻腔深处泛起一阵酸楚,不由自主落下难过的泪:「老谭,我明天又会忘了你啊......」

「那又如何,就算你再忘记我一百次、一千次,我还是相信你总有一天会记住我。」

「傻瓜,你真是个大傻瓜......」陈亦度嘴裡骂着,双手却不由自主环住谭宗明的脖子,整个人埋进他怀裡。

谭宗明在他耳边低低说,记住我,就算不能,我也要你明白,我永远在你身边。


16

陈亦度躺在床上缓缓醒来,一个普通的上班日早晨,前晚一夜无梦,早晨的阳光洒进屋内,带着温暖柔情。

他缓缓坐起身,发现有个男人倚在房门口看他。

陈亦度愣了愣,随即对他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老谭,早。」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走过路过别错过一个目录
                     ლ(╹ε╹ლ)  

====我是可爱的分隔线====


我的天哪!这联文写了10000+字,没想到发个刀会让我卡成这样

作为一个习惯吃糖的人,以后还是写些小甜饼就好了,嘤嘤嘤~~

但无论如何最后还是强行HE,只要有老谭一直陪在身边,我相信度度会有记忆恢復的那天!


评论 ( 15 )
热度 ( 172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