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凌赵】《寂寞沦陷》21 陷入让人细思极恐的爱恋

详介:戳这
主凌赵/副庄季,双坑连载不定更新,视工作情况尽量更。
私设有~相信我是亲妈~连载保证只有he。

前文戳:15  16  17  18  19  20
---------------------------------

21 陷入让人细思极恐的爱恋

赵启平一整天都觉得心悸,心脏颤颤地跳,忽快忽慢像有人在里头拿着鼓棒打着奇怪的节奏。
他从未有过这种感觉,哪怕偶尔喝了咖啡心悸也不会如此,本以为自己生了什么病,但傍晚以后赵启平又觉得身体正常许多,所以他只当是工作太累,也没把这小毛病放在心上。
调用赵芙凌病历之事未解,赵启平还继续在想法子。其实他有很多事要忙,病人也不只她一个,可赵启平与她相处后发现赵芙凌真是特别乖巧的孩子,虽然没办法开口说话,可比起同龄小孩早熟许多,赵启平是打从心眼里喜爱她。
何况赵芙凌父母双亡,现在暂时联络不上其他亲戚,只能继续由院方代为照顾,可能同样姓赵,赵启平莫名觉得自己对她多了些旁人没有的义务。
其实,医生哪里对谁有看诊以外的义务了?一切不过是赵启平心里作祟,可他就是这样感性的人。
他来到凌远办公室,见到凌远正看着桌上的文件发愁,忽然觉得自己现在拿这事儿来烦人,时机似乎不太恰当。
赵启平明明进了办公室,却又朝凌远摇摇头表示没事,凌远随即将他叫住:「怎么了?」
「没什么,我看你好像烦事挺多,这点小问题我自己再想想办法就好。」
「说吧,反正特地过来一趟了,我也正好换换心情。」凌远笑笑,拿起茶杯重新装了一杯热开水,也为赵启平倒了一杯。
赵启平心事重重坐下来,看着凌远一脸关切的样子,这才娓娓道出有关调用病历遇上阻碍之事。
「唉,这确是现在医疗体系一大陋习,我一直在努力推动计划改掉这些问题,却总是感觉束手绑脚。」凌远缓缓说道,眼中多有无奈。
「我知道,可我相信医疗大数据化是未来趋势,事实上,这才是真正能达到多赢和效率的关键。」
「正是这个理,真没想到从你嘴里听到这番话。」
「开什么玩笑......为了参加东京医学研讨会,我可是把你的论文背得滚瓜烂熟。」
凌远看着赵启平,心中忽然升起一丝玩味,一句话脱口而出:「就这么崇拜我?」
他说完忽觉自己这番话显得唐突,可赵启平似乎并未察觉有异,还认认真真点头说是,他确实特别崇拜凌远这样的人。
凌远听了有点飘飘然的感觉,难以言喻的情绪倏地塞在胸口,像有某种东西在胸中膨胀,直到胀满。
赵启平是那样直接了当又不带隐瞒,崇拜就是崇拜;欣赏就是欣赏,好像这一切理所当然,没什么不能宣之于口。
凌远敛了敛自己暗暗激动的情绪,告诉赵启平:「看来我不能让你失望,放心吧,赵芙凌的病历由我负责去弄来。」

凌远是言出必行的人,答应会帮赵启平的忙,出手自然也利落迅速。
他透过金副院长再加上个人关系,直接让人去二院请院长帮忙打点,二院院长一句话就打通关,隔天早上赵芙凌的病历已经出现在凌远办公桌上。
赵启平冲进院长办公室时,凌远拿着病历在他面前晃了晃。
「师兄!你真弄到手了!」赵启平接过几张打印出来的病历表,拿在手中翻看。
「赵芙凌有左侧声带神经痲痹的问题,但原因不明。我问过耳鼻咽喉科主任,如果她是天生,应该一出生就会因为呼吸困难而气切,可她并没有,所以判断可能是幼时感染病毒,病毒从上呼吸道黏膜吸收到喉返神经导致。」
「有机会治疗吗?」
「其实早期有机率治愈,但或许是家境缘故,她父母并没有让她持续治疗,现在可能已经有些迟。」
闻言,赵启平眉头紧皱盯着手上的病历,觉得这么可爱的孩子如此年幼就遭受这般折磨,心中很是伤感。
「现在比较麻烦是如果找不到她的亲人,或对方没有足够能力扶养她时,我们该如何处理。」
「这事急不来,我们先把她现在的伤照顾好,再来想其他的事怎么解决。」
「嗯。」凌远点点头,忽然笑道:「小师弟,我发现你挺忙,每件事都当自己家务事管。」
赵启平愣愣,有一丝忽然被逮住但又不可辩驳的小无奈:「我只是看不下去然后就......」
凌远微微一笑,问:「说到这,你要帮庄恕和季白重修旧好,有什么具体想法了?」
凌远这么一问,赵启平这才重新振作精神,说:「有,我正好想顺便问问师兄,如果师兄今晚有空,能不能到我家里来住?」
「啊?」这下换凌远愣住了。他想不出自己去赵启平家住,跟庄季二人恢复关系有什么关联性。
「我三哥今天出差回来,我会告诉他院长要来家里跟我一起准备新项目策划,咱们至少要熬两个通宵,所以赶他回家住个几天,把房间让出来。」
凌远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庄恕现在就住季白对面,他回家去,只要庄恕有心,两人肯定碰上。」
「是的。」赵启平点点头,但表情有些不好意思:「只是这样,就要委屈师兄来我家挤两个晚上。」
「这倒没事,能帮得上忙我很乐意。」事实上,凌远对这提议甚至有点小期待。跟赵启平相处是一件愉快的事,他发现自己最近似乎非常乐于找机会与小师弟独处。
这感觉有点微妙,像是回到年轻时情窦初开的情景,心里总是会莫名浮现这人的身影,他笑了,你也笑了;他难过,你跟着难过;他苦恼,你会绞尽脑汁为他解决问题。当你见不到他,就觉得心里深处莫名空虚;当你见到他,又觉得空洞一下全被满足填满,简直就是恋爱似的患得患失。
凌远不是没谈过恋爱,他交过女友,甚至结过婚,只是过程没有那么轰轰烈烈,但任凭他再专注于事业、任凭他对自身感情再迟钝,此时此刻也该嗅到一股不寻常的味道。
他不敢去细想,就像人家说的,他害怕细思极恐。但思想与实际反应往往背道而驰,当他开始意识到这层面,就像一个不小心踩进流沙的人,沦陷得越来越深。
这些年或许他真过得太寂寞,寂寞到他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寂寞。似乎是到赵启平第一次踏进他家那刻、一个真正的人声充塞他空荡荡的家里时,他才开始有些忽然苏醒的感觉。
如同处于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一旦有了光线,哪怕只是微弱萤火,都能使人燃起希望。
凌远尚未看透自己对赵启平到底抱持何种心态,他只知道这些日子以来和赵启平待在一起感觉很安心,好像这人浑身上下都散发一种能让人安神的氛围,在他身边会不自觉放松神经。

凌远的心思赵启平并不知道,但想到凌远要来家里住两天也让他有些莫名紧张起来。
赵启平准时下班回家见到季白已经出差回来,他用准备好的说词赶着季白回家,一面开始忙着收拾家里。
季白站在一旁碎念就算院长来也不必赶他吧?赵启平灵机一动说:「你确定不走?他可是庄恕的表哥。」这下季白不需要人说了,自动用最快速度打包好行李,逃难似的直接离开赵启平家。
赵启平把家里收拾一阵,其实也不乱,但凌远家整齐又干净到像有洁癖般的一尘不染深植他心中,所以他下意识学着凌远,连沙发上的抱枕都要摆放得整齐。
不一会门铃响起,凌远手中拎着小提袋出现。赵启平迎接他进家里,忙着为他拿拖鞋又为他泡茶,凌远坐在沙发上看赵启平忙进忙出,心里觉得暖暖的。
「启平,别忙了,过来吃点心吧。」
「马上来!」
厨房传来关炉子的声音,又听见陶瓷茶杯从柜子里被拿出来。一阵准备的声响后,只见赵启平用小托盘端着茶壶和杯子过来,待客甚为慎重的模样。
凌远笑笑,从提袋里拿出一个小纸盒放在桌上,打开纸盒里头有两块小蛋糕,是芝士蛋糕和提拉米苏。
「不晓得你喜欢吃哪种口味,就挑了两个我常吃的给你选。」凌远把纸盒推到赵启平面前,赵启平想都没想就挑了提拉米苏。
「你喜欢甜一点的口味吗?」凌远好奇问道。
「其实我比较喜欢芝士蛋糕。」
「那你为何选提拉米苏?」
「因为提拉米苏里的慕斯是用生鸡蛋直接做的,你胃不好晚上还是别吃,以免半夜睡觉不舒服。」
闻言,凌远觉得既欣慰又歉然,赵启平是如此聪慧细心,片刻就为他考虑得如此深远。凌远不忍夺人所好,便将芝士蛋糕用小叉子对半切了,分一半给赵启平。
赵启平欣然接受了,但嘴里忍不住念叨:「师兄,你这样会把我养成胖子。」
「没事,胖一点也好。」
「哪里好?」
「抱起来手感好......我意思是说,姑娘们总是喜欢男人壮一些。」
赵启平笑而不语,开始吃起他的芝士蛋糕。凌远跟着吃了一口,不想承认的是,刚才他心中居然想着遇到暴风雪被滞留在东京的事。那天清晨他到床上睡了回笼觉,醒来后发现自己睡迷糊把赵启平抱在怀里,当时的触感依旧如此鲜明,他忍不住心想赵启平若再胖一点抱起来手感会更好,然而话语不自觉就这么脱口而出。
「师兄,这芝士蛋糕在哪买的?味道特别香浓。」赵启平吃得开心,一抬眼发现凌远不发一语看着他。
赵启平正奇怪凌远为何要这样看他,下一秒,凌远的脸慢慢在他眼前放大,像是要吻过来似的,赵启平只能傻傻愣在原地。


待续......  《寂寞沦陷》22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ლ(╹ε╹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院长终于有点开始沦陷的趋势!
我要跑圈~跑圈~跑圈圈!


评论(61)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