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谭陈】《夜访》13(吸血鬼AU)

* 告白,让告白再猛烈一些吧!

前文来戳:07  08  09  10  11  12
-----------------------------------
04/08截止:好基友们不来本《恋爱阴谋论》吗?
-----------------------------------

谭宗尧突然揭露晟煊集团实为吸血猎人协会之事,这让谭宗明大感意外。
他有些浑浑噩噩回到家中,整个人靠坐在沙发上,试图在混乱不明的状况中理出头绪。
陈亦度身为吸血鬼族的领导,他肯定清楚吸血鬼猎人的事,既是这样,很显然陈亦度尚未对他透露全部实情。
如此想来,陈亦度一开始接近的目的就更充满阴谋,或许连他说的天赋都可能是谎言。如果自己真的具有那样亲吻吸血鬼就能使他们浑身发软的天赋,那么为何又不具备猎人资格?
谭宗明心中充满问号,困惑之余不由得掀起些许怒意。
谭宗明从来不是个暴君,他能接受不同的意见,也能听取任何相反的声音,纵使他知道陈亦度对他有所欺瞒,仍选择给他机会解释清楚,只可惜陈亦度并未好好把握良机。
谭宗明能纵容一次,但不能纵容第二次,即便他再喜欢陈亦度,也不认为被玩弄于股掌之间是可以忍受之事。
晟煊是吸血鬼猎人协会,他的父母是被吸血鬼杀死的。
当谭宗明继续追问谭宗尧时,谭宗尧并没有给他解答,都是上一辈的事了,很多事情也只是听说,谭宗尧说得不清不楚,他唯一立场坚定表达的只有「晟煊和吸血鬼是势不两立的」。
谭宗明听得混乱,但细想之后也多少能猜出当中因果,他的父母肯定是吸血鬼猎人,或许因此在某次交手中惨遭杀害。谭宗明现在能问的人似乎只剩下大伯父谭松龄,但大伯父既然隐瞒自己多年,如今又真会毫不隐瞒告诉他真相吗?
谭宗明的思绪在脑子里如若困兽,此时脑海无端又浮现陈亦度的脸孔。
他必须见他,谭宗明想。
不管陈亦度可能会对自己再撒多少谎,他都认为应该再听一听陈亦度的说词,他可以不信陈亦度,但陈亦度的说法他一定要听到。

陈亦度在开会时收到一条谭宗明发来的微信,说一会要来公司接他下班,有事想当面和他聊聊。
陈亦度走出公司大门就见到谭宗明的保时捷停在街上,他开门上车,稍微整理一下长大衣的衣襬,这才把车门关上。
「怎么了?有什么事要和我聊?」陈亦度看着默不作声打档踩油门的人,充满疑惑。
「我们先离开这再说。」谭宗明笑笑,没有正眼看他。
陈亦度感觉空气中有一丝不对劲的气氛,说不上来,就像前几日去上海动物园那样,谭宗明整路都不吭气。
谭宗明的不动声色让陈亦度有些紧张,或许是上回他没对谭宗明说出全部实话,因此当谭宗明又来一次相同套路时,陈亦度立即感觉到一阵不安。
红色保时捷行驶在陆家嘴金融区的马路上,经过他们曾在夜间逛过的海洋水族馆,谭宗明忽然开口:「记得上回我们来这里看到很美的水母墙吗?那是你第一次主动亲我,我从没那么开心过。」谭宗明嘴角勾起微笑,看着前方车灯的眼睛里好像有光。「我在纪念品店买了一只小鳄鱼玩偶给你,你说叫它谭大头,还记得吗?」
「记得,但是它......」
「那天晚上你在我家过夜,半夜却匆匆回家,把谭大头忘在我房间的沙发上,它还在那。」
「那......有空记得把它带给我。」
谭宗明笑而不答,他们往前开了点进延安东路隧道跨过黄浦江,路经外滩,见到依然游客如织的景象,陆家嘴隔江在对面看起来像是江上璀璨的珠宝一般。
「人家说,在上海如果没和恋人一起到过外滩,就不算真正谈恋爱,我们一起在这看过夜景,应该算得上真正谈恋爱对吧?」
「老谭......」陈亦度看着那张直视前方的侧脸,忍不住问:「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吧。」
「没事,我只是觉得今天挺适合游游街,看看上海的夜晚。」
谭宗明什么都不解释,又开着车左转西藏南路,一路往南穿过隧道,经过昌里路夜市时又说:「你记得吗?我们在这夜市遇过流氓围堵,咱们和他们漂亮的打了一架,后来莫名下起了雨,你特地为我去排队买香酥鸡和猪肝粥。」
「记得。」
「为什么你会为我去买呢?」
「因为你说那天是过世的母亲生日,你想把小时候和父母一起逛夜市吃过的东西都吃一遍。」
闻言,谭宗明的手不自觉紧握了一下方向盘,他深吸了口气低道:「是啊。」
车又往前南开了些上了环快,一路向虹桥方向直到上海动物园。
谭宗明也和前面几个地点一样,并没有下车,只是路过然后说了些话:「前几天我们来动物园,我问你为什么撒谎接近我,你说因为我有天赋可能对吸血鬼造成危害,你告诉我,你所言属实没有欺骗,如果我现在再问你一次,你还是一样的答案吗?」
陈亦度沉默几秒,总隐隐觉得谭宗明似乎又知道了什么,但他依然坚持:「是的,我告诉你那些话是真的。」
「是吗?」谭宗明不知道在笑什么,他的笑容有些陌生。「那就回家吧,我们回家。」

他们回到谭宗明家,谭宗明停好车就拉着陈亦度进房,他反射性把房门锁上,即使陈亦度是吸血鬼,在他面前锁房门的举动简直可笑,但他仍想虚张声势做这动作。
陈亦度见他整晚上欲言又止,开着车把他们俩在国内曾走过的地方都绕了一圈,说了一堆回顾似的话,陈亦度知道谭宗明现在想说的东西才是重点。
「说吧,你想和我谈什么?」
「亦度,我们交往时间虽然不长,可我对这份感情诚心诚意、问心无愧。那么,你呢?你对我也是真心的吗?」
陈亦度深吸一口气看向谭宗明,脸上表情一点犹豫也没有:「如果你要问我是不是真心,是,谭宗明,我对你的感情也是真的,我想跟你在一起。」
「那你为何要隐瞒晟煊是吸血鬼猎人协会的事?」谭宗明一字字说得清楚,这让陈亦度顿时在心中惊跳一下。
谭宗明看见陈亦度的表情,知道自己猜想没错,陈亦度果然知情。「你也知道我没有所谓的猎人天赋,所以被族人隐瞒真相、排除在外。既然如此,你接近我又是为了什么目的?」
陈亦度叹了口气,见情况已经发展到这地步,不全盘托出也不成了,只好缓缓道:「我答应你会把一切都告诉你,但这些事情有点复杂,我们坐下慢慢谈,好吗?」
谭宗明不发一语在沙发坐下,他翘着腿,等待陈亦度向他好好解释。
「首先你要相信,我说你有天赋的事确实是真的,但这和猎人天赋并没关联,我们称这能力叫做守护印记,只有吸血鬼贵族才有资格赋予人类,而且一生只能赋予一人。」
「说清楚点,为什么我身上有这东西?」
「这我没法说清楚,我不知道是哪个贵族赋予你守护印记,但这可能跟过去几次吸血鬼与猎人之间的战役有关,总之,你就是有这能力。」
「用亲吻就能使吸血鬼腿软的能力,我不懂有什么用处。」
「你不明白......」陈亦度清清喉咙,似乎在思考要如何表达。「吸血鬼贵族可以透过某些仪式将人类变成他们的俘虏,我们称作绑定,被绑定的人类将会为主人的命令是从,通常会用来作为血奴或其他奴仆。而拥有守护印记的人,比如像是你,就能免疫绑定的效果。」
「换言之,我不会成为吸血鬼的奴隶?」
「是的,所以称作守护印记。」陈亦度点点头,又说:「相反的,如果人类对吸血鬼进行仪式,吸血鬼也会反过来成为他们奴役的对像,但这几乎不可能,因为人类很难对吸血鬼做这项仪式,可你能这么做。」
「我?」
「有守护印记的人,可以透过肢体接触轻易使吸血鬼无力反抗,进而达到仪式目的。」
「你从刚才到现在说了半天,还没解释那到底是怎样的仪式。」
闻言,陈亦度脸颊莫名浮上红晕,他试图镇定自己,说:「就是发生关系。」
「男女之间的那种关系?」
「男男之间也可以,所以你不会被任何吸血鬼绑定,因为你能逆绑定任何吸血鬼。」
谭宗明瞪着眼睛,对于此刻过于庞大的信息量还觉得有些懵。
「包括你?」目前中国吸血鬼的首领陈亦度?
「是的,包括我。」陈亦度叹了口气,说:「所以老谭,和你谈恋爱对我而言很危险,我们如果一直发展下去,最后结果就是我会被你逆绑定,可我明知如此还是选择跟你在一起,你应该明白我是真心。」
谭宗明挑挑眉,低语带着怀疑:「你欺骗过我两次,凭什么还让我相信你?」
「我原有打算告诉你真相,真的,可上回你先揭穿谎言,在那情况下我说什么你也不见得会听,我只是希望有机会我们能好好再谈。」
谭宗明忽然伸出手握住陈亦度的手,看向他,认认真真再问一次:「我要你告诉我,今天晚上说的是真的。」
「我用血族的灵魂起誓,你真的拥有守护印记。」
「不,我问的是你真选择跟我在一起而不是逃走?」
陈亦度看着他的眼睛,眼神坚定道:「我选择和你在一起,谭宗明......」
陈亦度话未说完,谭宗明已经用唇堵住他的嘴,一吻过去就是极尽深刻的缠绵。他揪着陈亦度略为退缩的舌,吸吮着不让他退后。
霸道的深吻令陈亦度呼吸急促起来,他修长指尖挠抓谭宗明的领口,感觉腰后又开始一阵发酸发软。
谭宗明手臂拦在他腰上,将他往自己怀里重重搂了过来,说:「你要和我在一起,亦度,这是你自己说的。」


待续......  《夜访》14(吸血鬼AU)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ლ(╹ε╹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我说到做到,下一章,上车。
听说来个红心小蓝手,老司机开车时会比较有精神~


评论(54)
热度(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