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凌赵】《寂寞沦陷》22 睡在一起久了要出大事呀

详介:戳这
主凌赵/副庄季,双坑连载不定更新,视工作情况尽量更。
私设有~相信我是亲妈~连载保证只有he。

前文戳:16  17  18  19  20  21
---------------------------------

22 睡在一起久了要出大事呀

赵启平以为自己要被凌远亲吻了,但凌远的脸靠近到一半就停住,微微皱眉一笑,伸手从他嘴角捏走一小块软黄的蛋糕屑。 
赵启平莫名感觉心跳漏掉一拍,看着凌远把那一小点蛋糕渣顺手塞进嘴里吃掉,明明是稀松平常,却让赵启平产生一种微妙的感觉。他说不上来,只是此时才忽然发现自己跟凌远的关系变得很亲近。
想相当初凌远似是高不可攀,在医学领域是个受到万人景仰的大院长,他为了去见凌远一面、听一场讲座,可说是费尽心思。
如今,赵启平竟能每天见到凌远,而他对自己又颇为照顾,两人不知不觉走得很近,好像他们之间相处就应该如此自然。 
「你喜欢吃这个芝士蛋糕的话,下次再带你去店里吃,就在医院附近,值夜班时可以神不知鬼不觉溜出去。」
赵启平瞪大眼睛看着凌远,忽然噗哧一笑:「院长带头翘班,很可以呀!」
「别人可不许学。」凌远故意挑挑眉,又吃了一口蛋糕。「其实我从来没翘过班,有个朋友常劝我,人生在世应该多沾染一些烟火气,别老像住在象牙塔里似的跟社会脱节。可医生的生活就是这样,工作时费尽心力,下班后只想图个简单清静。」 
「你那朋友说的话倒挺合我胃口,像我,偶尔下班后也会跟朋友去酒吧喝一杯、找找乐子什么的,在医院里见多生离死别,才更觉得应该珍惜当下。」
「总觉得听你发言后应该要干一杯。」凌远笑笑,拿起茶杯当酒杯,往赵启平的杯子上碰一下。
「师兄这样倒让我觉得你是在反讽。」赵启平微微皱眉,带着一抹似是不解的笑意。
「为何?」
「在师兄眼中我肯定就是个小孩儿,恣意妄为。」
「是呀,小孩儿。」凌远故意伸手摸摸赵启平的头。
赵启平向来讨厌人家摸他的头,因为那会弄乱他好不容易整理好的发型。可当凌远的手摁在他头上随意揉了两下时,那感觉却有些奇怪,并不是讨厌的感觉,相反的还有点莫名雀跃,希望他能再摸久一些。 
不过凌远的手很快就放开了,然而赵启平竟然还觉得有些可惜。
两人一边闲聊着吃完蛋糕,赵启平给凌远讲了下家中电灯开关的位置,然后递给凌远一条干净的大毛巾,让他能去洗澡休息。

赵启平在自己房里附设的浴室洗好澡后,穿着宽松的居家服和棉质长裤,坐在床上用笔记本电脑。房门忽然传来一阵轻敲,是凌远在门外找他。
「请进。」
凌远开门进来,洗好澡的他穿着一身简便的灰色居家服,说:「启平,我睡客厅沙发吧。」
「啊?客房不好睡吗?」
「季白是庄恕的心上人,睡他床上我感觉特别别扭,还是睡客厅自在些。」
「这......」赵启平倒没想到凌远会对这样的事情敏感,他想了想,说:「不然这样,你睡我房里,我去睡三哥房间。」
「不,我没想让你这么麻烦,我睡客厅就好......」
凌远话未说完,赵启平随即把笔记本电脑阖上,然后掀开棉被下床:「没事,都是我家呀。」
赵启平推着凌远上床,凌远也想反过来推他上床,两个男人相互推拉片刻,一不留神不知是谁的腿拌了谁的,两人同时发出惊呼声,就这么双双倒进柔软的大床里去。
赵启平皱了皱眉,发现自己压在凌远身上,刚才重心不稳时他们都下意识将对方牢牢抱住,现在他就趴在凌远怀里,两人尴尬互看一眼,一时之间都觉得有些诧异。
「抱歉、师兄!」赵启平急着起身,但他从未趴在男人身上过,顿时有些手忙脚乱又不稳,摇摇晃晃想起身却重重蹭了凌远一下。
「慢点、慢点。」凌远放开抱着人的手,忽然感觉右小腿一阵抽痛,他反射性立刻又把手摁回赵启平肩膀。「等等!先别动!」
赵启平连忙停止动作,整个人还趴在凌远身上,急问:「怎么了?」
「腿抽筋,等等,先等等。」
「好、好,我不动,师兄你慢慢来,不急。」赵启平放松身子缓缓趴下来,一面留意着不要压坏他师兄。
凌远稍稍将右腿曲起一些,换个角度好缓解抽筋症状。房里安静得只剩两人呼吸声,胸口贴着胸口,直接感受到对方藏于衣里的阵阵心跳。
柔软暖人的怀抱同时动摇他们的思绪,凌远方才吃蛋糕时回忆起在东京抱过赵启平,此刻再度把人抱在怀中,忽然觉得无论他是胖是瘦,赵启平就是赵启平,只有赵启平抱起来才是这样的感觉。
凌远不由自主收紧手臂,将怀里的人环得更紧了些。赵启平一动也不动让他抱着,发现师兄的手收紧,他想是凌远的小腿抽筋可能是真的很疼,便也没多说什么。
凌远的怀抱实在太温暖,方才被摸头时赵启平已经不希望他放手,现在整个人被抱住更是有些莫名激动隐在胸口。
有个荒诞念头在他脑海里产生——如果能睡在这样舒服的怀抱中,一定能有个好眠。
「启平,你心跳为何如此快?」凌远忽然问道。
「是心悸的缘故。」
「先天如此?」
「不是,最近才开始。」
凌远沉吟片刻,说:「可能是转院过来诸事繁忙造成的,你这人又求好心切,什么事儿都管上了,把自己弄得太累。」
「师兄,我会注意休息的。」
凌远听完点了点头,又安安静静抱了赵启平一会儿,感觉腿上抽筋已经渐渐不疼了。
可凌远还不想放开赵启平,这是他开始思考自己对赵启平的想法后,第一次如此亲近这人,此时此刻他才发现自己心里竟不知在何时装满了赵启平。
凌远对怀中的青年带有某种特殊感情,可他做事总是小心翼翼,不轻易认定什么,即便是现在,他也不敢断然觉得这就是爱情,但他确实意识到自己喜欢赵启平。
凌远又磨磨唧唧拖着抱了人一会儿,觉得再抱下去就难以解释——毕竟没有正常人的腿会抽筋这么久。凌远这才松开手,让赵启平从自己身上慢慢翻下去。
赵启平虽是趴着的人,但他方才不完全把重量都压下去,他大腿跨在床上仍自己支撑着分散些体重,可平时大腿肌肉是少些锻炼了,他一翻回床上平躺着就觉得两腿酸麻。
「师兄,我腿麻,能不能先在这躺一会?」
「当然可以,这是你的房间。」

他们肩并肩在床上躺着,赵启平觉得室内灯在顶上亮得刺眼,便顺手关了灯,只留一盏墙边微弱的小黄灯。
「这样舒服多了。」凌远说。
「是呀,但我很可能会不小心睡着,你等等一定要叫醒我。」
凌远忽然想起之前在东京时,赵启平几乎一碰到床就睡着,忍不住笑了笑。「真羡慕你,因为我平时很难入睡,自己一人便常常失眠,若有人在旁边更难睡得安稳。」
赵启平啊了一声,问:「这样你......你之前岂不是很难好好休息吗?」
「你说离婚前吗?确实是这样,不过我们相处时间不多,她结婚后外派到非洲驻地医疗团队两年,回国后也很忙,我们常常分房睡,所以问题不大。」
「原来你前妻也是同行,那她现在自己一个人住吗?」
「她是儿科医生,现在在北京的医院,至于还是不是一个人,我不清楚。」
「抱歉,我没有要打探隐私之意。」
「没事,闲聊而已。」
不过这是凌远第一次在人前聊这些,他向来不太讲林念初的事,可他却想让赵启平知道。可能因为那是他的过去,他希望赵启平能认识完整一点的他,而不是只作为一个医院同事而已。
「其实也不算什么隐私,我和她是大学同学,毕业后交往很长一段时间才结婚,与其说是恋人不如说更像家人,即使分开也仍保有亲情,所以我并不介意你聊到她......」
凌远话未说完,忽然听见身边传来细微而规律的呼吸声。他转头一看,发现赵启平已经睡着了。
哎!还真是秒睡!
赵启平双眼闭着,睫毛轻轻罩在下眼睑似两排小刷子,一呼一吸间发出微微鼾声。不知为何,凌远总感觉他的呼吸是甜的。 
凌远把最后一盏小灯也关上,轻手轻脚拉过棉被把两人都盖好。
就一起睡这吧,反正他是舍不得叫醒赵启平。凌远抓着他的手收进棉被里,但见赵启平没有醒来,想了想便决定不放开,就在棉被里悄悄握住赵启平的手。
凌远跟着闭上眼睛,忽然觉得有些睡意。 
他一向不习惯夜里有人在身边,可赵启平是个例外,这个人只要待在他身边,一切都变得那么宁静祥和。他握着赵启平温热的手,知道自己这次可能真的陷得有点深了。



待续......  《寂寞沦陷》23 当爱情敲敲你的心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ლ(╹ε╹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嗷嗷嗷嗷!!
我这次竟然这么快就更新了,果然是有感情戏就会进度快一点啊!!(乱跑~~
江湖传言:听说有个小伙伴点了红心小蓝手以后就忽然减肥成功了!
不信?你试试运气~


评论(66)
热度(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