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凌赵】《寂寞沦陷》23 当爱情敲敲你的心门

详介:戳这
主凌赵/副庄季,双坑连载不定更新,视工作情况尽量更。
私设有~相信我是亲妈~连载保证只有he。

前文戳:17  18  19  20  21  22
---------------------------------

23 当爱情敲敲你的心门

有一首歌是这样唱的:第一个想到你,没有任何原因,在一个人的夜里握紧你的外衣,在黑暗中你就是最闪亮的星。
爱情就是这样,没有任何原因,那人就忽然成为你世界里最闪耀的星星。
凌远看着赵启平笑得很温柔,赵启平还未见过他这样笑,满怀情意,像是三月里的阳光,不刺眼;不扎人,还带着徐徐微风吹拂的惬意。
「亲爱的,」凌远双眼正视着他,两手抓握在他双肩上,说:「我们结婚吧。」
赵启平心跳霎时漏跳一拍,感觉血液在身上加速流窜,恍惚之间莫名有些晕眩。
他看着凌远的脸越来越近,像是要吻他,赵启平没有躲开,那一秒,他想着是他愿意亲吻凌远。可当他直视着凌远的眼睛,却在那黑眸深处看见一个女人,那原该是赵启平倒影的位置,倒映的却是一张不认识的女人的脸......

一阵手机闹铃忽然响起,赵启平整个人从床上惊醒过来,他猛地睁开眼睛,整整有两秒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小提琴版的德沃夏克幽默曲悠悠扬扬拨放着,手机在床头有规律地震动,带动床头柜发出吱吱声。
赵启平把闹铃切掉,这才想起自己昨晚说要和凌远换房间睡,结果他现在还是在自己房里,而凌远人不在。赵启平第一个念头就是凌远不好意思把他叫醒,便自己去睡了客厅沙发。
他懊恼着自己为什么要睡着,一边跑出房间找人,这才发现凌远没在客厅,而是在厨房做早餐。
「师兄?」
「启平,早。」凌远看向赵启平,露出温和微笑。
「你是客人,早餐应该由我来做才对......」赵启平正想过去接手,却被凌远一手挡住。
「没事,我来吧,只是些简单的东西。」凌远把鸡蛋翻了面,从技巧看起来很熟悉做菜。「你应该喜欢半熟蛋吧?」
「嗯,喜欢......」
「好,我快好了,你先去刷牙洗脸。」凌远温柔笑了笑,转头回去煎蛋。
凌远那表情让赵启平想起刚才的梦境,他愣在原地,感觉梦境和现实仿佛重合在一起。
不知是不是被梦里的感觉影响,他有那么一瞬间产生凌远是自己恋人的错觉,赵启平为这荒谬想法感到一阵心惊。
他看着凌远关了炉子的火,利落地把锅子里的煎蛋铲到白色大盘子上,转过头来又问:「怎么不去?」
「啊?」
「刷牙洗脸。」
「喔、喔好。」赵启平略带慌乱地逃出厨房,感觉被一个荒唐梦境影响的自己有些狼狈。

天气甚冷,他用冷水洗过脸之后感觉自己冷静许多。
欸,大概是太久没谈感情了吧?怎么一遇这事儿就感觉变成没用的小伙子,作个梦都能胡思乱想起来?
是时候该去夜店混他个一晚上了,这两个月一连顾着搞东京研讨会和转院之事,埋首书堆和文件数据里确实没有好好放松玩乐过,估摸着找个顺眼的姑娘一起喝杯酒、跳支舞乐一乐,应该就正常了。
赵启平看着镜中的自己,两手使劲拍拍脸,总算觉得振作些。
他在浴室打理好自己回到餐桌时,凌远已经把早餐都准备好,热腾腾的白馒头和半熟煎鸡蛋,还有一锅鸡肉粥和烫青菜,都是他冰箱里现成的材料。
赵启平双手接过凌远递来装粥的碗,触到对方的手时有一种触电感觉,他心中惊跳一下,但表面上仍若无其事把碗默默收下。
他们开始各自吃起早餐,赵启平想到昨晚的事。「师兄,昨晚不是说好叫醒我去客房睡?结果今早我还在房里,那你睡哪?」
凌远喝了口鸡肉粥,笑道:「我一起睡你房里。」
赵启平嘴里嚼着馒头,愣愣看向凌远。「可你说过,有人在旁边就睡不好......」
「是,我是这么说。不过你知道吗?昨晚我却一下就睡着,这真是挺难得。」凌远看着赵启平,嘴角勾起深深笑意。

难得,是真的难得。他从不觉得自己真能在一个人身边好好安睡,或许昨夜只是偶然的巧合,人生中总有意想不到的机缘凑巧发生,可他居然又有点相信,这不是碰巧,这是缘分如此。
凌远看着吃完一颗白馒头的赵启平,看得傻坐在原位。这样的场景饱含家的味道,不知怎么的,他忽然觉得这画面就算每天早上都上演一遍,他也不会看腻。
赵启平发现师兄盯着自己瞧,困惑地朝他挤挤眉毛,凌远这才回过神,佯装没事问道:「我是想问你,在工作上有没有什么目标或想做的事?」
赵启平微微歪了脑袋,真的认真思考一下才说:「我想先在国内待一阵子,累积经验和论文量,之后找到机会可能就会往法国跑。」
「喔?为什么是法国?」
「有位华裔骨科权威旅法多年,我很想争取机会和他见上一面,请教一些个案研究。」
「看来你得先累积一些人脉或研究心得,才有机会和这样的权威医生深谈。」
「这也是我想转到第一医院的主因之一,第一医院在国内排名已是数一数二,在这里累积的机会相对多一些。」赵启平笑笑,忽然发现自己说话太过直率,在大院长面前发表这种像是把人家医院当作跳板似的言论,简直讨打。
他话尾收得有些尴尬,看向凌远像准备讨骂的学生,不过凌远意外地对他的话没有特别反应,只是点头附和:「如果将来有我能帮得上忙的地方,一定要告诉我。」 
「师兄......我没有要利用你的意思。」
「没事,如果不尽力帮你一把,我会觉得愧对你喊我一声师兄。」
凌远的重视令赵启平受宠若惊,可他总觉得凌远的话中藏着某种欲言又止的意思,虽然凌远表面上依旧笑得温和,但他感觉凌远似乎在这个对话中与他疏远了些。
当然,赵启平也不否认这可能只是他自己想太多,所以他没打算延续这话题,莞尔一笑便继续吃他的早餐。

事实上,赵启平的第六感比天气预报还准,凌远确实被那句话影响了心情。
在上海市医疗研究募资项目发布会结束后,凌远挑了几个记者的问题作例行性回答,之后匆匆收拾手边资料和公文包,逃难似的离开现场。
「老凌,走这么急?」一个身穿高订西装的男人朝他走来,双手插在兜里,浑身上下散发一种悠闲气息,但在悠闲中态势又包含一种让人隐隐察觉的压迫感。
凌远看着那男人半晌,像是下了什么决定,这才叹口气问:「老谭,一会有空吗?」
谭宗明耸耸肩,说:「那要看问我这话的人是谁,有些人不管何时问我,我一律都说没空。」
闻言,凌远翻翻白眼。认识近二十年的老朋友,还在那装什么高深莫测?他朝谭宗明肩上不重不轻垂了一拳,直说:「载我一程,有事和你商量。」
谭宗明干笑两声,乖乖拎着钥匙带人去停车场取车去。
火红招摇的保时捷911开出停车场时外头正好下起蒙蒙细雨,冬季的上海阴冷潮湿,虽然车内开着暖气空调,但隔着窗子仍能感受到街上的清冷。凌远坐在副驾驶座上,看着玻璃窗被雨雾布满,最后累积成水球在玻璃上划出一道道长痕。
「老凌,难得你有事和我商量,怎么样?说吧。」
「我问你,如果你对某个人有兴趣,然而他并不把你放在眼里,应该怎么办?」
谭宗明侧头朝凌远看了一眼,眉毛高高挑了挑:「你有对象?谁呀?做什么的?需要我请人调查他的身家背景吗?」
一连串问句让凌远啧啧两声,有些不耐地说:「别打岔,你说这应该怎么办?」
「欸,凌远你不是结过婚嘛!这种事居然还来问我。」
凌远随即给了正在开车的家伙一个大大的白眼,这和结过婚有什么关联?
见好友不回话,谭宗明清清嗓子,话锋一转道:「这有什么困难?你让他把你放在眼里不就成了。」
「说得简单,可他就连到我医院恐怕也只是短暂待着,他有更远的目标,我猜他抓到好的机会大概就会离开。」
「喔,原来是看上医院的新人呀,我说老凌你怎么就这么喜欢找同行的?」
凌远又不回话,朝谭宗明干瞪了一眼。谭宗明假意咳咳两声,故意大声赞叹:「同行怎么说嘛,同行特别好,真的,真的特别好。有共同的兴趣和专长,重点是你们能相互体谅彼此的忙碌,真是太完美了!」
凌远冷笑半晌,嘴里只吐出二字评语:「矫情。」
「不是我说你,你也老大不小了,总该为自己打算打算,既然有欣赏的对象就该放手一搏,别想太多,婚姻这种事还是很讲求机缘,一次失败不代表永远失败。」
「说了这么多,你对象呢?」
「现在是谈你又不是谈我,我不急、我可以等,重点是凌伯父凌伯母希望你有个好归宿不是?」
是啊,谁不希望见到一个事业有成的儿子能有个好归宿?可现在就谈这些还真是太远了,更何况......
「我喜欢男的。」
「什么难的?你别跟我说你连谈感情都想象搞工作那样追求挑战啊。」
「不是,我喜欢的是个男人。」
握槽!谭宗明张着嘴,下巴差点要掉下来。「欸,你别说你喜欢的人是我啊。」 
「滚。」


待续...... 《寂寞沦陷》24 撇下院长去夜店好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ლ(╹ε╹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我说院长,今晚还要去平平家住啊,你要不要想个办法先让人知道你对他有意思??或者我帮你写个停电还是啥的让你们培养感情的情节也可以呀!不然平平又要去混夜店了怎么办啊!!!

江湖传言:听说有个小伙伴点了红心小蓝手就忽然找到王凯辣么帅的蓝朋友了!
不信?你试试运气~


评论(43)
热度(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