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是秘书也是情人(暖甜/一发完)

楼诚依旧初心,无论发生什么,他们一切美好都不曾改变。
现在唯一能做的,只有让他们在同人世界里过得更甜更开心。

今年情人节在毛太 @毛物儿_MOREWOOL 温暖的楼诚羊毛毡套组里做手工书特典,今天忽然想到这篇小故事还没放出来,就在此混个更新吧。

今后也会继续努力让笔下每个主角都能好好爱人也好好被爱,一生幸福。

-------------------

【楼诚】是秘书也是情人(暖甜/一发完)

秘书是个辛苦的职业,从早到晚转在上级身边打点一切杂务,小至备车泡咖啡、大至背锅扛责任,没有高情商高智商绝对干不来这工作。世上有许多秘书,不过能把秘书工作做到极致的人并不多。

而另一个与秘书相似的角色是情人,作为一个好情人,入得厨房、出得厅堂,下能迭被、上能暖床是基本技能。比起秘书,做一个好情人更不容易,而且情人没有秘书的薪资,但好处是能收获另一半的温柔与关怀。

在明楼眼中,若要说这世界上有谁能同时把秘书与情人这两个角色扮演得恰如其分,那个人只有他家阿诚。

台面上身为新政府办公厅的栋梁、台面下身兼国共两党高干,明楼面对一切挑战总是显得从容不迫。在这龙争虎斗的上海滩,他优雅笑看世间事,一杯酒、一曲夜来香,不疾不徐掌握生杀大权。不过明楼从不骄傲自满,他知道自己能够悠闲翘着腿坐在政府办公厅里看报,是因为有阿诚在外为他送往迎来、日夜奔波,明长官不能出面的事儿,都由阿诚在暗地里给他办得妥妥。

 

但是,明长官最近有点苦恼。

 

元宵节刚闹腾完,春节总算是安然度过,按理说,亲戚之间应该没什么事要张罗;新政府适逢刚开春也没太多社交活动;无论是眼镜蛇或毒蛇,特务工作更暂时处于潜伏状态,可是阿诚却比以往忙碌,这让明楼觉得困惑不已。

他开始注意到这事儿,是因为阿诚最近吃过晚饭后来他房里谈话的时间变短。过去,这是他们俩一天里最不用伪装的时候,可以坐下来谈谈感情、聊聊心事,或者有时依偎在一起看看书、喝喝酒,彷佛回到他们在巴黎惬意的日子。可阿诚现在便是谈完任务就变了法子要溜回房,明楼回想,似乎从过年前就是这样子。

当时,阿诚说是过年快到了,要去帮大姐准备祭祖用品,后来,又说要收拾家里顺便帮阿香大扫除。过年期间,阿诚两度身体不舒服,一次胃疼;一次头疼,又不让他找苏医生来,说是大过年的别麻烦人家,就自己关房里睡了两天两夜。

明楼大感奇怪,从那天起就开始每日观察阿诚的一举一动。可是阿诚一如往常完美,公事、私事切换自如,每件差事也办得极好,中间也并未冷落过他,温柔体贴如昔;偶尔吐槽如昔;缠绵亲热亦如昔,就这么过了快半个月,阿诚好得让人挑不出一点错处,可明楼就是觉得哪儿不对劲。

就凭他俩打小认识、就凭他俩后来朝夕相处,他直觉阿诚肯定有事瞒着他。

周末早餐过后,明楼把阿诚叫进书房里。「阿诚啊,有件事让你去办,过阵子我想把面粉厂交给明台管理,你现在先去一趟厂子,找王经理把新一季的供货数据都调回来,我想先过滤一下。」

「知道了,我马上去。」阿诚点点头,又问:「去年年末的资料是不是一并带回来?也好有个对照。」

「好,这样更好,还是你想得周到。」明楼称许。

阿诚离开房间后他侧耳倾听,片刻后,他听到阿诚换好皮鞋走在木质地板上的叩叩声,然后是关门声、汽车发动声。直到车声渐远,明楼才蹑手蹑脚安静地走上楼,悄悄溜到阿诚房里。

明楼在如同往常窗明几净的房间里转悠几圈,柜上、床上,全都整理得一尘不染,如同阿诚总是一丝不苟的性格。房里看起来没什么异常,明楼又翻了几个抽屉、窗帘后方、床垫底下、枕头套里,看起来都很普通,除了在阿诚桌上有几根细碎的短毛。明楼用手指捏起几根毛在眼前仔细端详,黑色的细毛看起来像是猫犬一类的。

他皱了下眉头,把细毛轻轻放回原位。

明楼虽没发现什么异常之处,但凭特工本能仍直觉那些细毛有些奇怪。

隔天,明楼终于在政府办公厅里找到问题。他看到秘书处的刘秘书身上也有类似的细毛,就黏在她外套手肘处,后来他发现阿诚和刘秘书窃窃私语,两人还笑得很开心——真心的笑,不是伪装时的假意交际。

明楼没来由醋意横生,他趁着会议之间的空档终于忍不住询问阿诚。明楼把人圈在桌子和自己之间,典型的压迫式逼问,其实他相信阿诚绝不会对刘秘书有什么意思,可在情感上对自己小有冷落,跟别人却相谈甚欢,加上那些细毛,很明显阿诚与刘秘书之间共有某个他不知晓的秘密,这让明楼很是在意。

明楼向来理性睿智,遇事也总是万分冷静,但心底其实是个极具占有欲的男人,只是一直藏得深沉。然而他的压迫力显然不足以让阿诚畏惧,阿诚笑语春风,只说是在和刘秘书讨论养猫之事,几句话便打发明楼,还说今天是西洋情人节,让他开心点,晚上还回家好好过节呢!

明楼三两下被阿诚的软语说服,把人圈在桌边硬是狠狠亲了几下才放人。

 

是啊,西洋情人节。国内是不兴这玩意儿的,可他们在巴黎时,街头随处可见热情的恋人拥吻,在专属情人的节日里更是举杯高歌、热恋狂欢,那股子飘散在空气中的恋爱氛围若有颜色,恐怕早把巴黎裹上一层浓浓粉红色。

这是他们正式在一起后第一个不在巴黎过的情人节,周围环境气氛虽然迥异,可并不影响那份爱恋的心情。明楼交代阿香今天在书房布置一束红玫瑰,说是想换换气氛,阿香不疑有他便去帮忙置办了。当明楼和阿诚进房时,热情火红的玫瑰就插在花瓶里。

明楼走上前去从玻璃花瓶里抽出一枝红玫瑰,绅士地递给阿诚,说:「情人节快乐,阿诚。」

「大哥、你等等!」阿诚没有接过花朵,急急跑出明楼房间。

明楼手拿着花儿停在半空,听到房外楼梯传来咚咚咚的上楼声音,不一会,又听到阿诚咚咚咚的跑下楼来。他回来时手里多了一个黑色小盒子,约莫一个拳头大。

阿诚轻喘两下,一手接过明楼的玫瑰,一手把盒子递过去:「大哥,情人节快乐!」

明楼接过盒子,见阿诚笑得一脸神秘,不禁对盒子里的东西有些好奇。他打开盒盖,发现里头是个巴掌大的小娃娃,明楼挑挑眉,正想问阿诚这是什么意思,忽然发现这小人儿穿着深蓝色大衣,颈子上系了一条蓝色领带,倒是有些像阿诚平日的模样。

「这是......?」

「这叫羊毛毡,我也是前些时候向刘秘书学的。」阿诚不好意思笑了笑,从裤兜里捞出另外一只小人,穿着深灰色大衣、系着红色领带,分明是明楼的装扮。

「所以你最近都在忙这玩意?跟刘秘书混在一起也是为了做这个?」

「是啊,一针针戳着羊毛戳出来,可不容易。」阿诚拿过明楼手中那只小娃娃,跟自己手中那只摆在一起,说:「做了一对咱们,小阿诚给你,小明楼给我。大哥,你会不会嫌这情人节礼物太幼稚?」

闻言,明楼一把抱住阿诚,紧紧地拥在怀里。

阿诚瞒着自己搞的事儿总算真相大白,这下他可安心了,原来阿诚房里那个谜样的细毛是羊毛。

「你送什么我都喜欢,更何况还是把你自己送给我。」明楼拥着怀中暖人的身躯,微哑嗓音伏在他耳边低语:「我要把小阿诚悄悄藏在兜里,走到哪都带着,你会不会嫌大哥这样太幼稚?」

「肯定不会。」阿诚嘻嘻笑了两声。

属于情人的夜才刚刚开始,两只可爱的小娃娃并立在明楼的书桌上,在玫瑰香气环绕中,注视着两个幸福相守的男人。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ლ(╹ε╹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评论(82)
热度(4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