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谭陈】《夜访》15(吸血鬼AU)

* 谭宗明的守护印记即将明朗化

前文来戳:09  10  11  12  13  14
-----------------------------------

15

陈亦度整个人昏昏沉沉倒在柔软的大床里动弹不得,这感觉很奇怪,有违常态。
当了上百年的吸血鬼几乎不需睡眠,如今忽然不由自己控制,虽说是受到谭宗明守护印记的影响,但这种无力感还是颇让人恐慌。
陈亦度昏睡了许久才悠悠转醒,他侧着身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竟是一只鳄鱼宝宝,谭宗明送他的那只谭大头。
两排小羽扇似的睫毛在眼上眨了眨,陈亦度抓住那只鳄鱼宝宝捏了捏,不由自主发出会心一笑。
「终于醒了。」
男人低沉嗓音在他身后响起,陈亦度回头,发现谭宗明站在门口看着他。
陈亦度怔了征,慢慢坐起身来,问:「我睡多久了?」
「差不多12小时吧,刚过午饭时间。」谭宗明走过来,看着人的神情很温柔。「肚子饿吗?我不知道是不是该叫醒你,但看你睡得很香就舍不得吵你。」
陈亦度愣了愣,看着窗外日头高升,并不习惯这种昏沉的感觉。「睡了这么久,难怪觉得有点饿。」
「那你喝我血吧,虽然不好喝,但至少能充饥。」
闻言,陈亦度噗哧笑出声音。
「怎么了?很好笑吗?」谭宗明一脸困惑。
「没事,我只是觉得你人真的挺好。」陈亦度笑了一会,才说:「放心吧,这点程度的饥饿没什么大碍,我回去再解决就好。」
「喔......」谭宗明点点头,坐到床边去,一手拉住陈亦度,看着人不说话。
「干嘛?我脸上有什么?」
「没什么,只是想看看你,看看我到底喜欢上一个怎样的人。」
「青面獠牙的邪恶吸血鬼,还满口谎言。」陈亦度自嘲。
谭宗明笑着摇头,在陈亦度鼻尖上重重捏一把。「是脸红害羞的可爱吸血鬼,还有些笨有些呆。」
陈亦度愣坐在原位,自己活了上百岁,谭宗明对他而言不过是个毛头小子,可他竟然不知为何有一种谭宗明年纪比他还大、比他沉稳、比他更能照顾人的感觉。
或许这真的就是恋爱,让人莫名深陷难以自拔的情绪,只要看着对方的脸就会不由自主感到心安,听着他的声音就觉得这世界上再没有别的事情比他重要。
他握住谭宗明正要放下的手,双手紧紧握着,诚心诚意:「老谭,我要郑重向你道歉,一开始接近你别有目的,一直没对你坦诚,我知道我承诺过不欺骗你,希望食言过后再说这话,你还能信我。」
谭宗明定定看着他,片刻才说:「那咱们订个契约,说好了你不能再对我撒谎。」
「怎么订?」
谭宗明面带笑意,看着人的眼睛都弯成两道弯月。他伸手指指自己的唇,说:「用这个当作契约。」
陈亦度微微一愣,看着谭宗明闭起眼睛坐在那等自己亲上去,他忽然觉得有些害羞起来。
难得羞涩的吸血鬼慢慢靠上前去,嘟起嘴唇在另一个男人唇上印落轻巧的一吻,蜻蜓点水般的吻似是什么也没发生。
然而这份若有似无的触碰倒比什么都更搅乱一池春水,幽幽暗香萦绕鼻尖,谭宗明喉头发出不同意的哼声,大手按住陈亦度来不及后退的脑袋,直接凑上去就吻得人措手不及。

灵活的舌窜入唇间,轻车熟路打开微闭的齿,藏在后方的舌被揪出来,卷着,舔着。男人略带霸道的吻缠绵缭绕,不给后退,陈亦度感觉腰间又开始有些酸麻,手脚不由得绵软下来。
他推着谭宗明的胸口,想把他推离些,然而美好的吮吻令人迷醉,手才推出去一半,指尖又攥着领口把人扯回来,倒像是欲拒还迎。
谭宗明搂住陈亦度的腰,将人往怀中带紧了些,辗转缠绵的吻慢慢变成浅尝轻啄,然而深情不减,一下下啄在唇上的点吻都是他对陈亦度的爱意。
琐碎连续的吻总算告终,谭宗明慢慢退开身,见陈亦度两眼蕴了水气,鼻头还红咚咚的,这形象与一向精明干练的吸血鬼天差地远,他忍不住心跳加速,笑说:「这样真会让人把持不住。」
虽说如此,谭宗明仍退远了些,语气饱含隐忍自制,又问:「这吻该算数了吧?」
陈亦度点点头,他已经决定之后无论发生什么事都和谭宗明站在同一阵线,即使谭宗明没有逆绑定他;即使他还拥有自由意志,他的意志就是无条件支持谭宗明。
他看着那一脸温柔男人,终于缓缓道出一开始的目的。

陈亦度他们想要找一本的古老羊皮册子,里面写了许多吸血鬼的名字,那本册子一直被猎人协会保管,又称吸血鬼猎人名册,从百年前一直流传下来。
当时制作名册的材料是用浸过吸血鬼贵族血液的羊皮纸,只要在上面写上吸血鬼正确的全名,猎人就能找到他们并加以围猎。
「等等,光写个名字就能找到人,这是什么特异功能?」
「这名册并非任何人都能使用,必须是猎人中拥有某种寻人天赋的人才可以透过名册感应吸血鬼。」陈亦度微微一笑,笑里带着某种自豪:「否则吸血鬼来去无踪,猎人一般也很难真正找出我们。」
「DU这么大的目标,还需要找吗?」谭宗明忍不住笑笑。
陈亦度没有回答谭宗明的话,只是继续解释:「将近三十年前,有个叫做克鲁斯的吸血鬼在法国非常猖狂,他几乎破坏所有吸血鬼规定,大肆在外掳人闹事。我的创造者当时是法国区的吸血鬼领导人,他联合当地的吸血鬼猎人一起揪出克鲁斯,经历一场血战,牺牲好几名吸血鬼贵族和猎人才解决那个祸害。但也因为那场合作,才换来吸血鬼和猎人近三十年来的和平协议。」
谭宗明没听过这故事,他仔细思考当中的关联性,说:「这么说来,猎人名册在这些年来并无用处,因为双方一直处于和平状态。」
「是,在你大伯父的管理下确实如此,可晟煊下一任董事长是谭宗尧,他不知为何对吸血鬼怀有很大偏见,一直想把我们赶尽杀绝,为了防止他继任董事长之后大举向吸血鬼开战,猎人名册必须先被销毁才行。」
谭宗明听到这才恍然大悟,他一脸理解的模样,说:「所以你当初接近我是为了猎人名册,毕竟我在晟煊占有一席之地,况且我不知道猎人协会的事,你可以透过我用各种方式取得猎人名册,或让我去销毁名册。」
「嗯,大致上就是这样。」
谭宗明看着眼前的男人,知道他这回吐露的应该都是实话。
他沉吟半晌,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笑意。一手捏上陈亦度的鼻尖,轻斥:「你真傻,直接跟我说不就得了?绕这么大的弯路,不累啊?」
「啊?」陈亦度愣愣地看向他。
「我当然会帮你的忙,想尽办法也要帮你的忙,你不要担心这么多。」

谭宗明又把陈亦度方才的话重新思考一遍,忽然想起谭宗尧曾对他说过,他父母是被吸血鬼杀死的话。
回想父母过世是在他十岁左右,正好就是快三十年前,他的父母随大伯父和爷爷去法国旅游,结果不幸发生一起意外车祸,两人最后都命丧他乡。
看看时间地点,都和陈亦度提及的吸血鬼与猎人之战颇为吻合,他脑海里浮现一丝可能,不禁怀疑父母真正死因并非车祸,而是死于那场战役。
谭宗明跑回书房,从公文包里找出大伯给他的那张照片,在巴黎铁塔附近拍的,里面有他爷爷、他父母,还有一个他们的外国朋友,大伯父说那个外国人名叫布莱德。
谭宗明把照片拿回房里塞进陈亦度手中,问:「你认识这些人吗?」
陈亦度只看了一眼就发出「啊」一声感叹,他指着照片里的外国人说:「他就是布莱德,我的创造者,法国吸血鬼贵族。」他又看看其他人,指着谭宗明的爷爷说:「这位是谭礼,我在法国见过他,但另外两位我不并认得......」
「他们是我父母,三十年前死于巴黎的车祸,但我现在判断,他们死因应该不是车祸。」
陈亦度点头:「你想得应该没错,这是当时的合照,如果是这样,他们应该是在战役中牺牲的猎人......」陈亦度看着照片沉思片刻,忽然像是想到什么,他惊呼一声,急切地看向谭宗明。
「怎么了?怎么这么看我?」
「守护印记只有贵族能做,我忽然有个感觉,你身上的印记是布莱德送给你的。」
「布莱德临死前要我到上海,要我注意看着晟煊,我当时以为他是要我盯着吸血鬼猎人协会,但现在想想,他用意很可能是要我找到你。」
谭宗明困惑地皱眉,问:「如果要你找我,直说不就行了吗?」
「不能,一旦施予守护印记,他在百日内就会死亡,并且他没办法用任何方式透露他为谁做了守护印记。」陈亦度说着有些激动,他眼中泛起一丝泪液,说:「我猜测,这是他和你爷爷谈合作的条件,必须牺牲自己给他的孙子也就是你守护印记,如此豁出性命的作法,才能换得猎人协会的信任。」
「这......」谭宗明愣在原地有些呆了,如果说陈亦度的推断正确,那么他就是为了自己而来的。
他们早就注定要相遇,早就注定要在一起。



待续......  《夜访》16(吸血鬼AU)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ლ(╹ε╹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终于!!剧情越来越清楚了!

听说~这篇很快就要完结了!




评论(41)
热度(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