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凌赵】《寂寞沦陷》25 酒后胡天胡地胡乱亲吻

详介:戳这
主凌赵/副庄季,双坑连载不定更新,视工作情况尽量更。
私设有~相信我是亲妈~连载保证只有he。

前文戳:19  20  21  22  23  24
---------------------------------

25 酒后胡天胡地胡乱亲吻

当你对一个人上心时,做什么都会不计后果。
凌远从未造访过酒吧,一直以来安份守己的乖乖牌,无论多少诱因都不曾踏足纸醉金迷的夜生活,可为了赵启平,他连半分都没有犹豫。
其实他去了又该如何?坐在别克车的驾驶座上,凌远只顾着狂踩油门,脑子里根本没想这么多。
重节奏的电子音乐透过喇叭放送到店内每个角落,男男女女在昏暗的场所中被五颜六色的聚光灯扫射。凌远穿过一个个随音乐摆动身躯的人们,男的热情豪放;女的风情万种,终于在吧台一隅找到谭宗明。
「老谭!赵启平人呢?」凌远得放声吼着,谭宗明才能听清完整字句。
他朝舞池另一边指去,凌远顺着看向那,只见赵启平和人正在跳舞,身体欢愉地随节奏跳动,与早上来医院那名女病患不时拉手拥抱,模样十分亲昵。
凌远也不急着上前找人,他在谭宗明身边的空位坐下,默默看着这一切。
「你怎不过去?不就是来找他吗?」
凌远摇摇头,说:「刚才一时冲动就过来了,可现在想想,我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资格来找人。」
「这需要什么资格?你想让他走就把他带走。」谭宗明大声说道。
凌远沉默不语,只见一舞结束,赵启平似乎还有些亢奋,但在下一首歌响起时,曲筱绡已经挽住他的手臂,半拉半带把他拉离舞池。
凌远见他们就要走出店门口,想是等会路边随手拦了出租车就要到不知名酒店去,凌远不由自主跟上前去,步伐有些急促,连跟谭宗明道别都来不及。
谭宗明也无所谓,只是笑笑,对着好友的背影高举手中酒杯。

凌远追到酒吧门口,见曲筱绡一手挽着赵启平,另一手伸得高高的正在拦车。赵启平不知是喝多了还是怎么回事,身体有些摇摇晃晃,曲筱绡个头娇小,有些扶不住人。
凌远想都没想直接上前揽住赵启平另一只手,说:「启平,我来接你回家了。」
赵启平撇过头满脸困惑,眼底淌了些水气,流光晶莹。他看了凌远两秒,忽然笑开了嘴角,喊了句「师兄,你怎么在这?」
凌远见他双眼微眯,笑意如花灿烂分明已有七分醉态,便铁了心不让这女人带走赵启平。
他拉着赵启平的手环过自己肩头,一把搂过他的腰,利用身高优势将人半抱半抬着。赵启平似乎觉得冷,一触及凌远怀中的温暖,自己放开曲筱绡的手,往凌远怀里贴了过去。
莫名杀出一个男人抢了猎物,曲筱绡瞪着凌远,不客气「喂」了声,酒意上头的人讲话也没在管礼貌,冲着人就一阵叫骂:「你有病啊!没看到他要跟我走吗?抢什么抢啊!」
凌远看着眼前这支火爆的小辣椒,还没回话,倒是赵启平先开口。他伸出手指放在唇上「嘘」了声,说:「你怎么这么凶,不可以这样对我领导说话,盒盒盒......」赵启平说完开始径自发笑,就像个普通喝醉酒的人一样,要哭要笑都不挑时间也没有逻辑可言。
凌远知道赵启平晚上出去玩时,心中只觉得烦闷不已,有股闷火不知道该冲何处发作,可听见赵启平缩在自己怀里帮着数落对方,凌远什么火气都没了,还升起一股莫名的优越感。
凌远把怀里软软的身子搂紧了点,拿出院长的口吻半命令半交代:「女孩子家这么晚别在外头游荡,找个朋友来接你回家吧。」
凌远说完便把赵启平带走了,曲筱绡在他们身后呆若木鸡,没想到赵启平的领导竟会亲自来带人。曲筱绡喝得微醺也没法细思前因后果,只能站在原地发愣,眼睁睁看着凌远把赵启平抓走。

黑色别克平稳驶在车流不多的路上,凌远开车仍顾及赵启平的舒适度,将车速放得很慢,缓缓开在路上看起来像是在兜风。
副驾驶座上的人脸上带着笑,侧头看着他,一直发出奇怪的笑声:「盒盒盒盒盒......」
「启平,喝这么多酒,还行吧?」
「喝得不多,盒盒盒......」赵启平在半空中挥舞着手,像在赶苍蝇似的。「没想到师兄竟然来接我,盒盒盒盒......」
看似清醒又是醉的话,凌远摸不清他究竟有几分明白,便也不同他继续闲聊,只是专心把车开回赵启平家。
车子在小区路边停妥,凌远替赵启平开了门,他就自己晃晃荡荡走下车。
「师兄,我好开心啊,你来接我,盒盒盒盒......」赵启平一巴掌拍在凌远的别克车玻璃上,明明是在对凌远说话,人却看着车子。
凌远没见过赵启平这副脱序的模样,觉得有些新鲜,他将车门落了电子锁,一把扶住摇摇晃晃的赵启平,不由得放柔声调说:「来,咱们回家。」
小师弟靠在他怀里步履蹒跚,脚步显得踉跄还左摇右撞的,若不是凌远撑着,他大概一头就要撞在街灯柱上,或者摔在高低落差的楼梯上。
凌远好不容易把人带进电梯上楼,到家门口一手托着人一手从兜里捞钥匙出来开锁,总算把赵启平安安全全弄回家里。
赵启平两脚在脚跟踩了踩,但是只蹬下来一只鞋,另一脚还穿着鞋就往客厅走,走了几步直接趴到沙发上去。
「启平,鞋还没脱好。」凌远急急走过去帮他脱鞋,然后把那只黑色帆布鞋放回鞋柜去,又再走回来想把人扶起来,让他回床上去睡。「起来,别睡这。」
「我没睡......」赵启平胡乱挥手否认,说话有些口齿不清。凌远抓住他的手正想将人托起来,不料赵启平一晃身把凌远推了一下,凌远重心不稳向后一倒,两人便一起摔进沙发里。
「唉唷......」赵启平整个人趴在凌远身上,脸和他靠得很近。热热的身子一瞬间压上来,温玉软香抱满怀,凌远一时之间倒也没想要推开赵启平,就任他趴在自己身上。

「师兄......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长得很好看呀......」小医生脸上带着笑,醉眼迷蒙盯着凌远的脸瞧,凌远咽了咽口水,喉结上下滚动了几下,赵启平伸手摸上喉咙上那颗突起,笑问:「师兄你是不是很紧张啊......盒盒盒......」
「你是真的喝醉了。」
「我清醒得很,不然你要不要试试......盒盒盒......」赵启平傻笑了片刻,抓起凌远的手就往自己嘴上放。「你用手捏住我的嘴,我还可以讲话,盒盒盒......」
什么用手捏住他的嘴还可以讲话?真是乱七八糟的提议。凌远在心中喟叹一口气,手被动地让赵启平抓到他唇上去。
食指轻触在柔软的唇瓣,浸过酒气变得鲜红欲滴,凌远忍不住轻轻压了压他的嘴唇,饱满而有弹性的触感让人不由得动情。他的拇指也跟着贴上去轻轻揉捏摩娑,脑子里竟开始想象这双唇吻起来的感觉。
「捏住呀师兄!」赵启平揪住凌远的手,像抓到学生不乖乖照老师话做的小纠察队长,胡搅蛮缠要凌远捏着他的嘴唇。
凌远倏然放开手,转而伸过去扣住赵启平的后脑杓,把人的头往自己的脸按过来,下一秒便直接吻上他的嘴。
柔软的嘴唇相触,赵启平发出「唔」一声,有些愣住,也有些意外。凌远不给他思考的机会,既然做出此举便是不顾后果,舌尖直接撬开轻闭的嘴唇,勾住藏在齿后的软软小舌,深切吮吻住不让他后退。
甘润酒气在吻间扩散,直接沾染敏锐的味蕾,那条原是愣住的舌像受到蛊动,一夕之间醒了过来,翻腾着回吻了凌远。
热情被点燃,男人之间从不需要太多言语,赵启平按着凌远反客为主吻他,酒意上头的人,无论是真的动情或藉酒失序,缠绵悱恻都是那般不遗余力。
凌远双手牢牢抱紧赵启平,软软暖暖的身子趴靠在怀,暗香扑鼻教人难以抗拒沉沦。
深吻片刻,赵启平忽然反射性颤了下,他退开身用手抚着心口,看起来有些不舒服。
凌远连忙关切问道:「怎么了?想吐吗?」
「心悸得有点难受......」
闻言,凌远把人缓缓推起来,帮赵启平调整了姿势,让他能好好坐在沙发上。
「帮你倒杯水吧。」
凌远正要起身,却被赵启平一把拉住。「没事......最近都是这样,大概太累了。」
「酒喝多了还是得喝点水。」凌远温柔地跩开赵启平拉着衣角的手,走去餐桌帮他倒了杯水过来。
赵启平看着凌远拿水伸在半空中的手,只得乖乖接过水,咕噜咕噜一口气喝掉大半杯。
凌远接过空杯子,居高临下看着赵启平,酒气微醺的人坐在那看起来特别乖巧,方才的吻莫名被打断,此刻的氛围和赵启平的表情看起来倒像什么都发生过似的。
凌远正要转身把杯子放回桌上,赵启平忽然开口说:「师兄,陪我睡觉......」凌远霎时被定在原地,脑子里转动着思索赵启平此言何意,赵启平接着又说:「我好困啊......」
凌远笑着叹了口气,觉得小师弟喝醉之后真是挺可爱的,他回头把人从沙发上捞起来,柔声道:「好,我们回房睡觉。」



待续...... 《寂寞沦陷》26 捅不破那一窗纸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ლ(╹ε╹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终于!连载了好几个月,终于亲上了我就在等这一章啊麻麻~~
其实本来打算写小赵酒后撩得院长直接办了他,但是最近开车须谨慎,所以咱们还是先缓缓吧~让他们亲了就挺好,至少跨进一大步!
这下院长躲不掉了~嘿嘿!

江湖传言:听说有个小伙伴点了红心小蓝手,他买乐透中了100万,不信?来试试手气啊!


评论(67)
热度(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