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谭陈】《夜访》16(吸血鬼AU)

* 黎明前的黑暗,老谭的危机

前文来戳:10  11  12  13  14  15
-----------------------------------

16

常听人提及一些不可思议的故事,若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总会用巧合或戏剧化一笔带过,偶尔当成是茶余饭后的闲聊,除了感叹一声「缘分」之余,约莫不会有太多感觉。
可当这类巧合发生在自己身上,那份惊异便是难以言喻。
陈亦度虽然不清楚当年布莱德要他从法国搬到上海来的缘由,可当他把这些事情串联起来,便越发相信布莱德的目的是要他找到谭宗明。
布莱德是他的创造者,而后为了血族牺牲自己,把守护印记赠予谭宗明,某方面来说,谭宗明获得这样特别的能力并与吸血鬼族产生牵绊,也有一半算是由布莱德创造出来的。
布莱德没有预知能力,可他却看准了吸血鬼与猎人之间的未来,知道陈亦度总有一天一定会与谭宗明相遇,哪怕这个相遇相隔将近三十年。
「亦度,如果一切真的如同你说的那样,我更得无条件的支持你了。」谭宗明看着他,深吸了口气说:「我必须在董事会上站出来表态,如果让谭宗尧当上董事长会打破现有的和平,那或许我应该试着与他去争一争。」
「明天就是新任董事长交接的日子,虽说仍有象征性的董事会票选过程,但大家都心知肚明董事长会是谭宗尧,你从来不是猎人协会的一员,又要如何去争?」
「我也不知道,但我认为有必要先和大伯父谈谈这事。」
「老谭......」陈亦度看向他,伸手包覆那双紧握成拳的手。「我真的挺担心你一个人去谈这些事,不然你带上我吧。」
谭宗明摇摇头,轻轻拉开陈亦度的手,说:「你一个吸血鬼族领导只身跑进猎人协会,我怎么想都觉得不安全,你还是待在家休息,让我自己去就好。」
「可是......」
「别可是,你看你现在一点力气也没有,万一被猎人攻击,哪有办法反抗?」谭宗明捏捏陈亦度软软的脸颊,笑问:「话说......你是不是每次早上都要这么虚弱?」
「什么每次?喔......」陈亦度倏然红了脸,「根据古书记载,逆绑定后就会变好些。」
「既然这样,今天晚上就回来逆绑定你。」谭宗明露出贼贼的坏笑。
「欸、欸你!你不是说这种终身托付的事要让我考虑久一点吗?!」
初见陈亦度是个高冷艳丽的吸血鬼,如今却露出这副害羞又慌张的模样,这教谭宗明怎能不爱到心底?
「昨晚我若没多做一层保护,你现在也已经被我绑定了不是?」谭宗明的脸凑近了些,陈亦度原本红通通的脸颊又更红了。
「那、那你......」
谭宗明不等人说完,用吻直接堵住他的嘴,结结实实又交换一个炽热的深吻。
陈亦度在醉人的吻中,似乎听到谭宗明低低吐出一句我爱你。

谭宗明只身前往晟煊,搭电梯直达董事长专属楼层,正好他的大伯父谭松龄人就在公司。
老人见谭宗明来访,面露和煦微笑,逆着光,让人觉得充满温暖。
「宗明,今天怎么有空来看我?」
「大伯父您人难得在公司,我肯定得上来向您老人家请个安。」
「无事不登三宝殿,瞧你,急匆匆跑上来弄得满头大汗,说吧,闯什么祸了?」老人呵呵笑着,眼底流露无限宠溺。
谭宗明噗哧一笑,半撒娇半正经道:「大伯父,我又不是孩子了,哪还事事闯祸!」
「是吗?」谭松龄喝了口茶,看向谭宗明的眼光意味深远。「时间过得真快呀,记得你还是个孩子,天天追在宗尧屁股后面喊哥哥,如今都是独当一面的男人了。」
「是啊,我早已不再是个懵懂无知的孩子,有很多事应该让我知道,就算我或许帮不上忙,但起码可以出一点力。」
谭宗明话说得婉转,然而这份语带保留却让谭松龄听出些端倪。他沉吟半晌,叹了口气才幽幽问道:「宗尧和你说些什么了?」
「吸血鬼猎人。」
五个字缓缓从谭宗明嘴里吐出,谭松龄沉默一会,才说:「你知道多少?」
「能知道的我都知道了,包括守护印记。」
「你......」谭松龄倏地站起身来,看着谭宗明半晌。「这事大概不仅是宗尧和你透露吧?你也和吸血鬼族接触过了?」
「是谁对我说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大伯父您都知道,然而却瞒着我这么多年,如果我不是在无意间得知这些事,您是否打算隐瞒一辈子?」
「唉......」谭松龄缓缓坐了下来,似乎有些消极地摇头叹息:「都是命运啊,命运安排就是如此。」
「我不懂,请您告诉我,我的父母是怎么离世的?」谭宗明双手抓住谭松龄的双肩,期盼地看着。「他们并非在巴黎出了车祸,是吗?」
谭松龄又叹了口气,这才一五一十道出三十年前巴黎事件的始末。
当时他父亲也就是谭宗明的爷爷谭礼长年来往上海和巴黎,他是一名出色的吸血鬼猎人。后来在巴黎有个叫做克鲁斯的坏吸血鬼带领大批吸血鬼在巴黎作恶,其嚣张行径连血族自己本身都看不下去。
当时的吸血鬼族领导布莱德特地飞来上海请求谭礼帮忙,一个吸血鬼请求猎人帮助、一起消灭另一群吸血鬼,这根本是前所未闻,但是布莱德非常诚心提出一份协议,保证事成以后,血族与猎人将一直和平共处下去。
谭礼最后同意帮忙,但除了和平条约之外,他要布莱德以性命作为交换,若布莱德能牺牲自己的生命赠予守护印记,谭礼就相信他。布莱德答应这个交换条件,终于获得谭礼和谭宗明父母的帮忙,但很不幸的是,谭宗明的父母最后在那场战役中英勇牺牲,之后谭宗明才改由谭松龄抚养。
「所以......我就是那个获得守护印记的人。」谭宗明直接跳到结论,这些内容和陈亦度告诉他的一模一样,所以几乎可以断定是真实的过去。
「对,因为你当时是家族里最小的孙子,爷爷最疼爱的也是你,然而你没有猎人天赋,爷爷希望你长大以后面对吸血鬼能有自保能力。」谭松龄望着远处窗外,三十年岁月仿佛就是昨日。「其实我一心认为物种之间应该和平相处、尊重各自的生活与发展空间,不该是统治或被统治的关系。」
「大伯父,我同意您的观点,然而宗尧哥担任董事长以后,这个和平是不是就要准备被打破了?」

谭松龄面有难色,问:「这事是DU集团的人跟你说的吧?涉及这种高层级的问题,我想......大概是陈亦度吧?」谭松龄忽然一愣,又问:「难不成,你已经逆绑定他?」
「不,我们......」 谭宗明想否认,但话到嘴边却卡着,就算没有逆绑定,可他们的关系也已经不普通。
谭松龄见他面有难色,约莫也猜到了几分,便道:「宗明,这个位子原该属于你,你的守护印记超越任何猎人天赋,晟煊的董事长应该由你来担任,只是......」谭松龄叹了一口气,说:「请原谅大伯父也有私心,这么多年来宗尧一心想继承集团,毕竟他是我儿子,我希望能成全他,而且......董事们也属意他。」
「大伯父,我对权位并没有兴趣,我只希望您能说服宗尧哥,请他放弃吸血鬼猎人名册,并让他承诺继任董事长后永远不会破坏对血族的和平契约。」
「如果我说服不了他呢?」
「如果不能说服他,恕我明天会直接在董事会上说出守护印记之事,看看董事们会选择站在哪边。」
「你......」谭松龄双手背在背后,沉吟许久,又重重叹了口气说:「好吧,我会试试看,如果真的说不动他,明天你就去董事会上试试吧。」
谭宗明抿着唇,深吸一口气才说:「谢谢大伯父理解。」
「别说谢,从小看你到大,说真的,你也和我亲生儿子没两样。」谭松龄微微一笑,脸上深陷的皱纹是岁月积累的刻蚀,谭宗明看着这样的长辈,对自己总是如此温和以待,觉得心中有点莫名暖意。
看到老人家眼角似乎泛起一丝泪光,谭宗明也忍不住鼻酸,微哑道:「我也一直将您当成自己的父亲一样。」
谭松龄用手背抹抹眼角,又再绽开一抹和煦的笑。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一向孝顺,来,」谭松龄招招手要他过来,然后指了指身后的小酒柜说:「拿你喜欢的,咱们爷俩喝一杯。」
「是。」谭宗明顺从地点点头,打开玻璃柜门,眼睛在酒柜上扫视一圈,最后选了一瓶82年的红酒。
当他拿着那瓶酒走到桌边时,谭松龄已经从抽屉里拿出两个喝红酒用的小高脚杯,他见到谭宗明手上的酒,笑着指了指他说:「要你拿喜欢的酒,你还是拿了我喜欢的。」
「大伯父喜欢的,就是我喜欢的。」谭宗明笑笑,随即开了瓶把酒液倒进小酒杯里。
他们高举起手中的酒杯,相互碰杯发出清脆的声响,谭宗明先干为敬,把酒杯里的红酒喝得一点不剩。
「对了,大伯父......」 谭宗明正开口说话,下一秒,忽然觉得自己的舌头有些迟钝,一时竟有些发不出正常声音。
接着他感到一阵昏困袭上脑门,连忙抬起手想捏捏自己的眉心醒神,却突然发现四肢有些酸软无力,眼前的大伯父也莫名变得模糊。
谭宗明还来不及多想,整个人随即软软地向地板倒去,陷入昏眩中。
谭松龄看着躺在地上的侄儿,默默把手中那杯红酒喝完,表情复杂地说道:「宗明,对不起了。」


待续......  《夜访》17(吸血鬼AU)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ლ(╹ε╹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老谭被算计了~呵呵呵,但是不会太虐的大家不要担心。
估计20章内要完结,小伙伴们别大意,继续和我一起玩到最后吧!

江湖传言:听说有个小伙伴点了红心小蓝手就抽到SSR了,不信?试试手气啊!


评论(43)
热度(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