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谭陈】寻找爱你的灵感(暖甜/一发完)

* 觉得自己快要成为文渣,有必要复健一下

----------------

陈亦度出远门度假去了。

他说设计师需要绘图灵感;需要找寻新的刺激;需要擦撞不平常的火花;需要获得思考的解放;需要追求新颖的生活;需要认识不同风俗的人们;需要遭遇难以解决的困境;需要时间完全放空自己。
陈亦度说了至少一百个他必须单独出门的理由,谭宗明听得傻愣在原位,简直不敢相信平时画图比说话还多的人居然能一次吐出这么长串句子。
谭宗明不是个难讲道理的情人,他很容易被陈亦度说服。尤其当陈亦度稍稍睁圆了眼睛,抿着嘴什么话也不说只是一劲儿盯着自己看的时候,他从那几乎是憋气静止的表情中读出千百万个渴望。
于是谭宗明像只被催眠的鳄鱼,只能眯着眼对眼前宣告即将离去的猎物顺从地点点头。

 

陈亦度说走就走,收行李的速度犹如旋风扫落叶,一点也不拖泥带水,可谭宗明嘴上说同意让人去,心里倒真不放心爱人忽然撇下他一个人跑到峇里岛那么远的地方。
一个保温水瓶被塞进行李箱里,随即飘来一句:记得多喝温水,养胃。
话还没说完,一支墨镜被塞上来,跟着飘来一句:多给你一支备用的,免得到时弄掉了。
话才刚说完,提包被打开一阵翻看,一瓶防晒乳液随即被丢进包里,又飘来一句:就知道你会忘记带防晒,海边太阳毒,记得拿出来用。
陈亦度干脆插着腰站在旁边,眼睁睁看着谭宗明把那一二三四五六七件东西塞进他的行李。
其实陈亦度并不喜欢累赘的行囊,出国若有什么东西少了缺了,反正都是些日常用品,到当地随时再买就好,可谭宗明就是喜欢把一切都准备得妥妥当当,说是自己的东西才用得顺手用得惯。
陈亦度在那站了十来分钟,直到谭宗明把所有东西都再三检查;直到他大总裁对一切都满意为止。

最后,一张黑亮的卡塞进陈亦度的手里。

「老谭,我自己有卡,况且你给我的副卡也带了。」
「这张不同,这在当地很多店都能当VIP卡用。」
根据过往经验,陈亦度知道在这种事上他从来拗不过谭宗明,既然谭宗明坚持塞给他,他也就乖乖收下了。
「好,检查完了?没遗漏什么了吧!」陈亦度挑挑眉问。
「有!」谭宗明双手按住人的肩头,往他嘴上狠狠亲了一下:「你遗漏我了!」
「真是不甘寂寞啊老谭。」陈亦度吐槽。
不过在临走之前,向来傲娇的总裁仍是给了另一个总裁一记缠绵的深吻,并在那人试图拐带他进房好让他错过班机起飞时,漂亮地抽身而去。

 

陈亦度独自跑去峇里岛度假已有整整一周,谭宗明每天都觉得坐立难安,虽有手机随时联系,每晚两人也会短暂通话,可是爱人不在身边仍让他感到相当寂寞。
谭宗明坐在客厅,手里叼着一支雪茄,其实很想点火,但又想起陈亦度讨厌他抽烟,几番纠结便只是把雪茄夹在指尖玩转着。
他拨了通电话给陈亦度,例行性问:「亦度,假期过得怎么样?」
「今天竟然遇上小包总。」电话另一头的人说。
「小包总?包奕凡?」
「他说在国内一直想找机会和我谈生意,但总是约不到我,这回打听到我人在峇里岛,二话不说就直接飞了过来。」
谭宗明愣愣,噗哧一声:「这人可真是精力旺盛,影响你度假吗?不然我给他打电话。」
「不用,我自己处理就好。」
「你处理?」谭宗明把手中雪茄放回盒子里,说:「根据我对你的了解,这种事情你是最不会处理的。」
「他就是跟我住同间酒店,早餐时间会遇到,既然碰上了总不能装作不认识,礼貌性邀请他同桌吃个早餐谈谈合作案,其他倒也没什么。商场上不时总会碰面,我也不想跟他闹得太僵。」
「我听出来了,看来这种闹腾还不是太烦人,好,那你就自己看着办吧,你也应该学着训练训练,处理这些人间烟火的事情,但说好了,有棘手的还是要给我打电话。」
谭宗明说完感觉电话另一头的人似乎在笑,但那笑声很轻微,像是从鼻尖轻轻喷出来的,轻微得几乎要听不到。
「老谭,你有空吗?」陈亦度忽然问道。
「怎么?你说现在吗?有。」
「我是问你接下来五天有没有空。」
「那得先看看行程表......」
谭宗明还没说完,陈亦度直接插一句话:「我碰上棘手的问题。」
「怎么了?快说!」谭宗明听闻陈亦度遇上麻烦,一颗心忽然紧紧纠结起来。
「我想你了,没有你在身边我觉得是很棘手的问题。」
闻言,谭宗明的心又纠结起来,但这回是受宠若惊的心口一窒。
「我立刻过去。」
「不是要先看行程表吗?」电话另一端的人语带调侃,从声音都听得出他嘴角正高高上扬。
「你就是行程表,不说了,我得抓紧订到最近一班飞机,你等我,我一会过去陪你吃晚餐!」

 

两小时后,谭宗明在登机前最后一刻的广播重复念着他的中英文名字时匆匆赶到登机门,然后眼见老鸟空服员急急冲出来接待他,并听见她压低音量对菜鸟空姐说:这是我们的大客户谭总,就算飞机停飞都得等他,懂吗!
六个半小时后,谭宗明终于抵达峇里岛,天色早已暗了下来,他在机场打车直接前去陈亦度住的度假酒店--位于海滩旁的高级酒店,顾客坐拥私人海滩和独栋别墅。
直到他在酒店门口下车的那一刻,忽然有了一种虚幻而真实的感觉,他早上人明明还在上海,怎么现在忽然就到了峇里岛?
房间门在敲了两声后被打开,谭宗明思念已久的恋人出现在门后,他正想放下行李走上前去抱人,那一阵暖风已经直接扑进他的怀中。
栀子花香幽幽地飘散过来,清清淡淡的甜果味儿是象征南洋初夏的气息,如同温柔的双手包围了他们。
谭宗明说是来陪人吃晚餐,可见到渴望多日的恋人怎能压抑得住心中的念想?
一双唇急切地寻到另一双唇,紧紧贴合在一起,吮住的不是舌尖,而是呼之欲出的欲望和喊叫声。
陈亦度比他想象中更想见到他,那热络的配合显示没有缝隙的拥抱还不足以满足他,直到躯体楔进另一个人,也无法因此平息高涨的火焰,只能在更汹涌的熔岩里恣意挥霍属于南国的热情。

谭宗明连续要了两次,精疲力竭的人终于安静下来。
谭宗明坐在那人身边,伸手顺着他被汗水微微浸湿的发,爱怜地问:「这么想我,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说了,我在找创作灵感。」陈亦度的脸趴在枕头上,说话时嘴张得不完全,声音听起来糊成一团。
「什么灵感?」
「爱你的灵感。」
「啊?」
陈亦度慢慢翻了身,慵懒地躺在床上,嘴角轻轻勾起一个微笑:「思念而不可得,满心爱着却不在身边,既寂寞又孤单又爱你的灵感。」
谭宗明懂了,恍然大悟。「你缺少这种体验。」
「是的,还有极度渴望时获得满足的灵感,就像一个陷入沙漠的人,在渴死前终于寻找到最后一片绿洲。」
谭宗明点点陈亦度的鼻尖,心疼骂道:「自己找虐。」
陈亦度什么也不说了,抱住他的爱人,紧紧的。
那一晚,他找到他要的创作灵感。
一个深刻烙印心上,难以抹灭,无论咀嚼多少次仍能保持芬芳;无论过了多久都会历久弥新,那份只爱着对方、只想着对方、只是渴望着对方的灵感。

 

隔天早餐时间,谭宗明准时陪着陈亦度一起去用餐,满桌子主厨特制的精心料理,五颜六色的热带水果充满南洋风味。
谭宗明用叉子叉起一小块山竹放进爱人嘴里,久违共进早餐的时光,他尽情欣赏爱人吃饭时认真的表情。
包奕凡远远就看到这一幕,讶异谭宗明怎么忽然出现!
他深吸一口气,感觉这儿有一道白光实在太强烈太刺眼,便决定今天不来找陈亦度吃早餐了。
小包总伸手把墨镜从头上滑到眼上戴好,转头朝别桌的单身女子问道:「嘿!美女,我可以坐这吗?」

 

 

-Fin-

 

很少写单篇的双总裁呀~
但是老谭上线,怎么样也该码一篇庆祝一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ლ(╹ε╹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评论(38)
热度(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