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凌赵】《寂寞沦陷》28 让人脸红心跳的饭局

详介:戳这
主凌赵/副庄季,双坑连载不定更新,视工作情况尽量更。
私设有~相信我是亲妈~连载保证只有he。

前文戳:22  23  24  25  26  27
---------------------------------

28 让人脸红心跳的饭局

露天的小店在街边搭起一座不高的棚架,底下好几桌食客在吃着烤串,在谈笑风生间不时穿插划酒拳和干杯的声音。
长桌中央的小炭炉烧得霹哩啪啦作响,一支支肉串在炭火上烤得油亮,赵启平双手并用,烤串串的熟练动作简直与他拿手术刀的活儿不相上下。
「你好像很常来?」
赵启平点点头,有点难为情地笑笑:「抱歉呀师兄,这时间也只剩这种店能让我们打打牙祭。」
「我很少吃宵夜,上回吃烤串也不晓得几年前了,难得到这种地方,感觉挺新鲜。」
凌远看着赵启平转动竹签的手没有停过,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在炭炉上操作着,被火光映照出美丽的橘红色,那景象让凌远看得有些入迷。
凌远没留意自己在着迷中始终面露一丝微笑,火光在他眼底跳跃,赵启平站在那手里转着烤串,低头就望见浅浅微笑挂在凌远唇边,棱线清晰的唇角勾起好看的弧度,赵启平忽然想起昨晚那个吻。
赵启平对性别之类的事儿其实一点都不介意,虽然他并未交过男朋友,但若真有个能引他上心的人出现,管他是男是女呢?合得来才最重要。
他不记得那个吻是怎么开始的,但想必不是凌远起的头,喝醉的人是自己;作妖的人也该是自己,不过那个吻挺好的,掺和酒精催化出一种飘飘然的感觉,如梦似幻。赵启平看着凌远的唇回想那个吻的感觉,不知怎么的居然又想亲亲他。
自己该不会是真喜欢上凌远了吧?!
青年把这莫名念头归咎是炭火熏脸熏出来的妄想,在与不预期与凌远四目对焦后,眼神仓惶逃脱。赵启平转而拿起手中烤好的一支猪肉串放到凌远嘴边,急促道:「师兄,你、你尝尝。」
凌远挑挑眉,试探性咬了一口,一小块肉含在嘴里,边嚼边吹气,不时砸吧着嘴,脸上带着一抹难解的苦笑。
「怎么啦?」
「烫。」
「喔、喔!抱歉,我忘了这刚烤好!」
赵启平一阵慌乱,倒是凌远,不疾不徐接过他手中的肉串,把嘴里的肉吞了便开始慢慢吹凉手里的。
「没烫伤吧?」
「没有,还挺好吃,真的。」
赵启平见凌远轻松一笑便放下心继续烤其他的肉串,听到手艺被称赞,不免露出一股小小得意的笑容。
凌远把肉串吹凉了,伸到赵启平嘴边去,说:「你也吃点。」赵启平嗯了一声,两手都在忙着转烤串,干脆直接张口就咬,凌远愣愣地把手伸长了些,顺其自然喂食给赵启平。

早就切成块的猪肉串着烤,一口正好吃一块,咬下去肉汁饱满,腌料咸香十足,凌远细心吹凉之后一点也不烫舌,赵启平吃得一本满足,笑得两眼都微眯起来。
忽然,底下炭火爆了个火星弹子,红光飞跳上来正好烫了赵启平的手,赵启平啊一声抽开手,甩着手嘶嘶叫着。
「启平!没事吧?!」凌远连忙放下手中烤串,担忧地望向他。
「没事、没事,只是被火星烫了下。」
「我瞧瞧。」凌远直接拉过赵启平的手,见到他手背上有一小丁点被烫红的痕迹,凌远松口气道:「还好不是很严重,为了保险起见得给你冰敷下。」
凌远说完找服务员要了一点冰块,还慎重其事地找了个干净的塑料袋把冰块装进去,再帮赵启平冰敷。
「......师兄,我自己来就可以了,你去顾烤串呀。」
「喔、喔,好。」凌远此时才意识到自己拉着赵启平的手似乎太过亲昵,他随即把人放开,佯装若无其事地低头去打点那些烤串。
「总觉得这景象有点熟悉。」赵启平手上敷着冰块,忽然笑出声来。
凌远愣愣,才说:「是啊,上次也帮你弄了冰敷,在茶馆遇上抢匪那次。现在想想,咱们还真是一起经历不少惊心动魄的大事。」
「患难之交指的大概就是咱们俩这种交情了吧?」赵启平说完,自己忍不住盒盒盒盒笑了几声。「况且咱们的表哥表弟在一起了,从此应该还能算是亲上加亲。」
闻言,凌远露出浅浅一笑。
「说到这,师兄我真挺佩服你对同性之间的恋情竟如此看得开。」
「你不也是?当你知道季白和庄恕的事时,好像也没怎么反对。」
「我从小最好的朋友就是三哥,以前简直把他当偶像来崇拜,三哥说对的事儿,我从没怀疑过。」
「所以你三哥认定了庄恕,你也觉得合情合理?」
「当然。」
「那你呢?」凌远笑笑,神色故作轻松,但他的目光微微一紧,有些沙哑问道:「你的恋爱观认同吗?我的意思是,如果有个男人对你表示好感,你会接受吗?」
赵启平大笑一声,直率地说:「那要看对象是谁了,我认为这跟是不是男人一点关系也没有,就算对方是个女的,万一特别惹人讨厌,那谁也没法接受她,师兄你说对吧?」
「换言之,如果对方跟自己合得来,就算是男人你也能接受。」凌远小心谨慎地下了个结论。
「有时候不一定只是合得来就够,当然也要外表看得顺眼,人嘛!喜欢美好事物是天性,光是找个心灵伴侣,但那长相抱歉得让你连饭都吃不下,不也挺闹心吗?」赵启平嘻嘻一笑,把手上冰敷的塑料袋放下来,伸手又去帮凌远转烤串。
「这样看来,至少我长相还算不让你倒胃口的那种,否则也不能和你吃那么多次饭。」
啊?这是什么意思?师兄在暗示什么吗?
赵启平没有说话,他挑挑眉毛仔细观察凌远的表情,发现凌远一脸专注在烤串上,方才那话也只像是随口说说而已。
「来,鸡腿给你吃。」凌远戳了支鸡腿放赵启平盘里。
「师兄你先吃......」
「没事这还有,很快就烤好了,你吃啊。」
赵启平点点头,抽了张纸包住鸡腿骨,拿起来张嘴吹凉了些便愉快地吃起来。香嫩多汁的鸡腿烤得恰到好处,一口咬下去香味四溢,汤汁在舌尖上蔓延开来真是人间美味。
眼见赵启平吃得香,凌远的目光简直没法从赵启平身上移开,眼前这小师弟像是有一股莫名的魔力,不知怎么的就吸引人想一直看着他。
赵启平发现凌远的目光,把鸡腿撕成两半递过来,说:「师兄,你是不是很想吃?分你一半吧。」
「不!你吃,我这就快好了,很快。」凌远急急收回注视,专心烤着他手中的鸡腿。

吃烤串总是让人忍不住想配点啤酒,本来凌远想着要开车就不喝了,但赵启平嚷嚷自己一个人喝没意思,凌远这才下海「陪酒」。反正大不了把车放这打车回家,明天再打车过来开车去上班。
于是两人吃着喝着,酒酣耳热之际,话题也渐渐从医院工作慢慢聊开了到生活琐事,两人此时生活上最大的交集便是庄恕和季白,于是话题也自然而然围绕着他们打转。
「师兄,你还没说清楚,他们到底怎么和好的?」赵启平拿着啤酒喝了一口,脸颊被酒气和炭火熏得有些微红。
「庄恕其实也没说得很清楚,他打来时压着嗓子,说季白睡了所以他不方便说话太大声,只交代说他们俩已经和好,而且季白之后会搬回原本的小区住。」
「欸!」赵启平忽然拍了下桌子,指着凌远问:「你没发现这话有点奇怪吗?」
「哪里奇怪?」
「他说我三哥睡了所以他不方便大声说话,这不是很奇怪吗?」
「嗯......好像是有点奇怪。」凌远想了想,其实接到电话当下听到这理由也觉得有些不对劲,为什么季白这么早就睡着了呢?但他在医院忙,根本没有心思多想。
「你看,我三哥和他在一起,他们和好了,然后三哥睡着了,庄大哥打电话来给你报信......」赵启平眼珠转了转,忽然露出一抹贼笑。「他俩,应该是那啥了吧。」
「他们那.....」凌远倏然住口,因为发现赵启平竟是在讨论人家床笫之事,他故作镇定咳了两声,没想到小师弟喝起酒来胆子也大了,若是换作平时,赵启平大概打死也不会跟他说这类事情。
「师兄,别说你没想过这问题啊,他们俩在一起,当然会做那事儿了。」赵启平见到凌远欲言又止似乎感到很有趣,他打了个小小的酒嗝,又说:「师兄你别害臊啊,咱们这是学术讨论来着。」
「谁、谁害臊了,我只是在想,不晓得他们谁是主动的那一方。」凌远清清嗓子,不想承认自己确实有点害臊,但见赵启平一脸坦荡的模样,他便也佯装正经起来。
开什么玩笑!他可是人家的师兄,还是人家的院长,怎么能被一个小小黄色议题打败。
「你是在想谁攻谁受?」赵启平咬了一朵烤香菇,边嚼边自言自语道:「我们家三哥不可能是受,他太霸气了!依我看庄大哥性格斯文,他才是被压的那个。」
赵启平的话说得有些难懂,凌远听不懂攻受,不过根据话中的逻辑,他也大概猜得出攻指的应该就是所谓主动,而受就是被动那方。凌远喝了口酒,摇摇头说:「你对我这表弟不够了解,性格斯文不过是他的表象,这种人就像披着羊皮的狼,不能随便相信,虽然我不太认识季白,但我相信庄恕不是省油的灯。」
「不然......咱们来赌赌?」赵启平挑挑眉,面露奇异的笑容。
「赌什么?」
「赌他们谁攻谁受。」
凌远噗哧一笑,说:「等等、等等,这可赌不来,首先,一个赌局最重要的就是开盘,咱们谁要去确认结果?我先说好,我可不敢去问庄恕这种事。」
「欸......也是,」赵启平啧啧两声,心想自己要是去问季白这问题,不先被剥一层皮才怪。「不过我觉得还是能赌赌。」
「那我们怎么确认?」
「很简单,我有火眼金睛,我看得出来的。」
凌远嗤鼻一笑,说:「既然你这么有自信,不如你先用你的火眼金睛看看。」凌远指了指赵启平,再指指自己。「你看看咱们俩到底谁攻谁受。」


待续...... 《寂寞沦陷》29 撩天撩地连院长也敢撩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ლ(╹ε╹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你俩这餐宵夜实在是吃得撩呀!
身为一个路人,我不得不在大晚上戴上我可爱的小墨镜……
院座你居然问谁攻谁受!这样真的好吗?!

江湖传言:听说有个小伙伴点了红心蓝手之后,下班忽然有个帅哥开跑车来接他,不信?试试手气啊!


评论(65)
热度(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