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凌赵】《寂寞沦陷》30 不平静的除夕夜

详介:戳这
主凌赵/副庄季,双坑连载不定更新,视工作情况尽量更。
私设有~相信我是亲妈~连载保证只有he。

前文戳:24  25  26  27  28  29
---------------------------------

30 不平静的除夕夜

年终例会终于确定春节期间的轮值名单,这段期间大部分病人都会办理出院回家过年,只有重症或无法移动的病患才会继续住院。按照往例,除夕和初一留守医院的多半是新人,不过今年除夕轮值名单内竟然有凌远,倒是赵启平,他原以为自己是个新人应该会抽到除夕,没想到他居然被排到年初三去了。
会议散场后,医院同仁们陆陆续续离开,赵启平留下来等凌远,显然有话要说。
凌远见人都走光了,这才问:「怎么啦?」
「师兄,你怎么留守除夕了?要不咱俩换班吧,你回家过年。」
「你才刚来一院就让你留守除夕,你家里恐怕要觉得我们医院苛刻。」
「啊?」赵启平微微一愣,忽然觉得他们俩这班恐怕早就换过了。赵启平猜测问道:「不是你原本值初三,结果来和我除夕换的吧?」
凌远笑笑,没给人确切答案,但赵启平一看就知道自己猜对了,连声说:「不、不,该谁轮值就谁轮值,师兄你该回家过年还是回去吧。」
「没事,也不全是因为你,我有自己的原因,况且我父母都是医生,对过年值班这种事习以为常,他们不会介意我除夕夜不在家的。」
凌远的解释显然没有说服赵启平,尤其除夕夜不回家的用意,若非跟家里人闹不愉快,就是根本胡扯。
赵启平倒没这么容易被打发,况且他知道凌远向来孝顺长辈,因此唯一解释就是凌远特地为了自己换班。不过赵启平知道凌远做出决定便不会轻易退让,既然是来自院长的好意,赵启平只好领受,笑道:「却之不恭。」

除夕夜来临,由于赵启平父亲家中长辈早已不在,因此他们每年除夕夜都回外公家围炉,加上赵启平的哥哥嫂嫂和季白全家人,小小的老宅顿时热闹无比。
赵启平母亲与季白母亲这对姑嫂感情特别好,虽说赵母平时是个正儿八经的大学教授,但一遇上季母就是遇上闺蜜,不管到几岁都有聊不完的话,尤其特爱闲聊他俩兄弟的八卦。在厨房准备年夜饭就一路窸窸窣窣从厨房八卦到餐桌上,不外乎是儿子什么时候交女朋友、什么时候谈结婚、什么时候让人抱上孙子之类。
赵启平和季白这时倒有志一同,赵启平左一个「大哥大嫂生孩子更快」,季白右一句「二姐有男朋友,抓紧点下个月结婚都行」。两人难得异口同声、枪口一致,这种时候比什么抗战军都更团结。
这下可好,长辈们的焦点一下转了去大哥大嫂头上。
赵启平的哥哥赵启文也是大学教授,专攻中国古典文学与辩证思维,和妻子结婚快六年一直没生下一儿半女,赵母嘴上说不急,心里倒悄悄念叨着。
每回过年总是被长辈们催生,这回赵启平哪壶不开提哪壶,为了自保把老哥一口卖了,赵启文朝他弟用力白了一眼,赵启平连忙敬酒替哥哥解围。他这个最小的孙儿最得季老爷子疼爱,三言两语就转移大人们的目标,把话题聊到年夜饭上去了。
季老爷子吃过年夜饭、发了红包给孙儿们,一会又让孙子们发了更大一包回来,老爷子嘴里嚷着不要,但眉眼里仍是乐呵呵的,其实什么都不比逢年过节一家团圆重要。
季老爷子年纪大,也不兴什么年夜饭吃过子夜的习俗,老人家吃饱没多久就回房歇下,大家也才不拘谨在餐桌上各自闲聊或回家去。
赵启平突然想起凌远在医院守除夕夜,想着这本是他自己的班,凌远就这么替了他实在过意不去,又想现在时间尚早,说不定自己赶过去换班还能让凌远回家陪父母守个后半岁。
赵启平揪住季白,说:「三哥你也要回家了吧?先开车送我去第一医院。」
「自己不会去呀!」
「酒后不开车,而且......」赵启平朝他挤眉弄眼一番,说:「你还欠我一个精彩的故事。」赵启平说到「精彩」二字还故意加重音调。
「我哪有欠你什么故事。」
「三哥,你这样做人不厚道,我刚在饭桌上可是一劲帮你阻止咱俩母亲的纠缠,你倒好,翻脸不认账。」
季白笑笑,摇摇食指说:「你刚才有一半是为了自己,我可不敢专美于前。」
「你......」赵启平为之语塞,但随即转转眼珠子道:「好吧,你若把我留下来,我只能去陪舅母聊天,到时不小心说了什么谈恋爱啦、庄医生啦,你可别怪我。」
赵启平看着唰一下子就沉下脸的季白,正想转头逃跑,衣领瞬间被季白给一把揪住,像老鹰一瞬间抓到了小鸡。
「管好嘴,上车。」季大警官命令道。

除夕夜的上海街头几乎没什么车,天气冷,大家躲在家里头围炉守岁都来不及,没人想在这种时候出门。
季白单手开车,整个人看起来一派轻松,堂堂警队季队长平时大概是太过擅长严刑逼供,轮上自己被拷问,竟然毫不在意似的。但也可能因为对他逼供之人是赵启平,一个毫无威胁感的小医生,所以季三哥才如此淡定。
赵启平坐在副驾驶座朝他哥盯了一会,终于捶胸顿足道:「算了算了,反正细节你是不会告诉我的,那我只要一句话。」食指伸起,贴在离季白侧脸很近的地方。
「要我说什么?」
「你就说你们到底是不是在一起了?」
「这么显而易见的答案还需要我说吗?」
「不管,至少你得明确承认。」赵启平态度坚定道。
季白没回答,把车绕进第一医院院区,在门诊大楼前停妥,这才看向他小表弟,笑说:「到了,下车。」
「你说完我才下车。」
「好吧。」季白耸耸肩,说:「我跟庄恕确实在一起,告白然后确认交往关系,但这事你可不许跟家里人说,否则我......」
「知道知道,否则你又要扒我的皮了。」
季白哼了一声,仿佛是要加重这威胁的可信度。赵启平转转眼珠子,又说:「我可以再问一个问题吗?」
「说。」
「你俩谁上谁下?」
「滚你大爷的!」
赵启平早有准备,手指轻轻一勾门把,车门唰地被推开,赵启平在他哥怒目斜视要吞掉他之前,一溜烟闪出车外。季白打着空档故意催了两下油门表达不满,随即扬长而去。
赵启平在心中噗哧一笑,嘿!他这幼稚的表哥!

除夕夜院区里显得特别静谧,许多医生和大部份病人都回家过年了,重症病患基本上只要不是紧急病危都没有大碍,这种时候更不会有医闹事件上门折腾,寒冬的风吹在空旷的大楼外,一种冷冽的清新。
赵启平抬头看到顶楼的院长办公室窗户,里头的灯正亮着,他连忙搭电梯上楼,心里想着要早一些跟凌远换班,哪怕只是早五分钟让他回家都好。
赵启平在空荡荡的顶楼廊道上往院长办公室走去,突然听闻类似争执的声音,越走近越大声,从紧闭的办公室门后传出来,不知道凌远在跟谁争吵。
「请你不要再来打扰我,你说的事我根本不可能同意!」
「小远,我知道一切都是我不好,但你能不能看在亲人一场的份上......」
男人的话还没说完,立刻被凌远打断:「我没有你这样的亲人!请你离开我的办公室!」凌远咬牙切齿说着,赵启平从未听过凌远用这样的音调说话,即便用字相当客气,但深切愤怒与不满在声音里表露无遗。
赵启平觉得自己不该在门外偷听,可又怕他们等会越吵越凶,万一真的动起手来除夕夜临时要找人处理可不容易,想是自己应该要留在这观察一下情况。
对话除了凌远声音之外始终只有一个男人,赵启平判断办公室里应该就只有他们两个。忽然,他们两个人同时都安静下来,情况顿时变得不明。
赵启平不知他俩是否压低了音量,于是往门边靠近了些,细细侧耳倾听,但听了片刻都没听到什么动静。
下一秒,门把传来一声急促的转动声,凌远就这么突然开了门,赵启平倒抽一口气,凌远也没料到门外有人,着实被吓了好大一跳。
赵启平看着他师兄面色凝重的模样,正想解释自己并不是故意偷听,结果凌远就转过头去,对屋里的男人说:「再不走我就请保全上来。」
赵启平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屏息看着那男人。那人身高并不高,年约六十多岁,穿着西装看起来像个的老板。说老实话,赵启平对他的第一印象不怎么好,可能因为凌远没给他好脸色的缘故,赵启平也跟着起了防备心。
只见那人看看凌远又看看赵启平,最后叹了口气才离开办公室。
凌远看着赵启平,有些讶异他的出现,但方才动气尚未平息,一时之间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凌远沉吟片刻,直接伸手在赵启平肩上拍了拍,然后把人带进院长办公室。


待续......  31 因寂寞而沦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ლ(╹ε╹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院长爆气,需要人来亲亲抱抱举高高(大概举不起来),小赵医生要好好安抚你们院长呀!
话说我越写越觉得季白跟赵启平的关系就是阿诚跟明台,把他们的人名都代换成阿诚和明台也毫不违和~233333

江湖传言:听说有个小伙伴点了红心小蓝手之后就获得一个三哥,不信?试试手气呀!


评论(50)
热度(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