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近期部分链接暂封,见谅~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伪装者衍生/楼诚《晚安,我的先生》-88


88 父爱

杜仲亮一开始抱持着不想打扰的态度,才决定不向阿诚表明自己的身份。
可在和阿诚共同经历这么多事之后,他见到阿诚的睿智、机敏、忠诚、勇敢,他不得不引以为傲。撇开血浓于水的父子身份,阿诚就算只是一般朋友,也足以让杜仲亮愿意真心相待。
从杜仲亮向明楼先表明身份时,其实就已经注定他们父子总有一天得相认,杜仲亮没有傻到认为明楼能保密一辈子,毕竟明楼是阿诚的恋人。
从明楼开始叫他"爹"的那天,杜仲亮就一步步动摇本心。亲父子,终究不可能相见不相认。
杜仲亮的坦承,让阿诚和明镜都傻愣住了。阿诚久久未能回神,他双眼圆睁着,完全处于不可置信的状态。甚至,一连串此时该问的问题,他一个也没想到要问...

伪装者衍生/楼诚《晚安,我的先生》-86


86 家人的幸福

明楼在光明戏院彻夜待着,藤田芳政遭到暗杀并非小事,在短短不到两个月内,上海连续死了两个高级日本官员,现下的特高课真是一片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高木虽然身为特高课的代理课长,但藤田芳政一死,他这个代理课长的实权顿时也自动提升。
警察已将光明戏院周遭街区全部禁封,梁仲春负责盘查案发当时的相关人等,从戏院人员、周边路人、到当时影厅内的部分民众。
当然,梁仲春与明楼早已串通一气,盘查也不过是做做样子,但他仍讶异于盘查口供的完美,所有事情顺理成章。
即使不是梁仲春来问口供,换做任何一个人,都无法在这周密严谨的安排中问到一丝可疑之处,因为这剧本早由明楼亲手一一写好。
今晚的木兰计划成员中,除了明楼,...

伪装者衍生/楼诚《晚安,我的先生》-85


85 曼春殒落

汪曼春不理会阿诚,只是怒视着明楼,脸上表情阴鸷,道:「师哥,我那么相信你,即使曾有一丝怀疑,我依然选择相信。可你背叛了我、背叛了帝国,说过的话全是慌言!你还有什么真心?」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妳却选择帮助敌人残害自己同胞,妳的真心又何在?」
「我十三岁就爱上你,爱了一辈子,可你回报我的都是什么?」
「曼春,我们之间早已形同陌路,妳不是那时的妳,我也不是那时的我。」明楼冷漠地说。
「汪曼春!妳快放了我大哥。」明台从后台走出来,扛着枪瞄准汪曼春。
「明台!」明楼瞪着他。心忖这臭小子老是不遵守命令,要他撤退竟还待在这。
「明台?」汪曼春双眼圆睁,露出一抹自我嘲讽的笑:「你果真是军统的人,我当初就...

伪装者衍生/楼诚《晚安,我的先生》-84


84 木兰计划

星期四晚上九点整,76号发生一桩严重的挟持事件。
汪曼春与明楼在地牢中不知为了什么原因,忽然一言不和。她是训练有素的特务,立时便打倒明楼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员,夺下他的配枪。
牢中守卫大为震惊,纷纷举枪朝向汪曼春,但她早已躲在明楼身后,持枪抵着明楼的脑袋,拿他作为人质。
梁仲春收到消息,拄着拐杖狂奔进地牢,见到僵持不下的场面,即刻安抚汪曼春:「汪处长!有话好说,千万别伤了明长官呀!」
「曼春,当年终归是我对不起妳,妳对我有怨也好、恨也罢,可我们就不能坐下好好谈谈吗?」
「我们没什么好谈的,你如今也帮着他们害我,我只要求离开上海,让我离开,我就饶你一命。」汪曼春一头乱发,眼神阴蛰。
「汪曼春,...

伪装者衍生/楼诚《晚安,我的先生》-83


83 山中夜情

木兰计划的前置工作已经准备完善,就等着明晚的计划到来。
虽说他们已经尽力准备齐全,但毕竟规模庞大、牵连甚广,明楼仍是有些担心,不过他表面上仍旧稳得很好。
下班后,阿诚如前几日那样,要先载明楼去杜家,不过中途明楼却突然提出换他开车的要求。
阿诚觉得纳闷,但还是顺着明楼的意思。他准备换去副驾驶座,不过才正要开前门,就被明楼赶到后座去。
明楼也不解释,要他乖乖坐去后面便是。
明楼开着车往郊区不远的山上去,那里有条小路通往他们明家的酿酒厂。
阿诚觉得奇怪,不解大哥这时来酿酒厂做什么,这里下班时间是没人的。后来一想,他忽然想起明楼可能是要去"那个地方"。
果然,明楼将车开到山边一块平...

伪装者衍生/楼诚《晚安,我的先生》-82


82 陌生的新生活

阿诚住进杜家的第一晚,辗转反侧不得眠。
他躺在床上,想着明楼一个人在家有多么难熬;想着明镜的不谅解;想着从小到大在明家所发生的一切。心里彷佛一桶滚水沸腾着,烧灼而疼痛。
这么多年来,有明楼的爱护,他早已不怕黑暗,可如今在陌生的环境里,即使开着微弱的小灯,儿时对黑暗的恐惧感仍是悄悄爬上心头。
他不怨任何人,是他自己选择爱上大哥;选择这条注定纠结而不得祝福的路。
可阿诚毕竟不是无感之人,他冷静的面下隐藏的是一颗纤细而敏感的心。在一整天强颜欢笑过后,累积在心中的压力亟欲释放,他闷在枕头里,终究是难以自抑地啜泣起来。
隔天清晨,阿诚起得比平时还早。
虽说大姐不准他回家,但为了对外的伪装,他还是得...

伪装者衍生/楼诚《晚安,我的先生》-81


81 梧桐树下的背影

明镜离开房间后,明台安静了一会,然后说:「你们大概有很多话要聊,我去陪陪大姐。」
「也好。」明楼颔首。明台离开,顺手替他们把房门关上。
明楼见阿诚一脸难过,伸手握住阿诚,可才刚轻触到他,就被他躲开。
「阿诚......」明楼重重喟叹一口气:「早知如此,我应该提前跟大姐说的。」
「提前说也是一样的结果吧......」阿诚看着明楼,眼底尽是无奈。「我们毕竟名不正、言不顺,我跟你原就是很难被认同的。」
他最怕的事情,就是美好时光仅仅昙花一现,最终一切不过是痴心妄想。
明楼不认同他的话,摇摇头,说:「我们彼此认同才是最重要的。」
「老实说,我常觉得自己有愧明家,现在这么一闹,我倒松了一口气。或许...

伪装者衍生/楼诚《晚安,我的先生》-80


80 墨菲定律

墨菲定律就是这样。只要有可能性存在,事情往往会向人们所能想到的最差方向发展。
才说着不想被大姐突然发现,结果就被突然发现了。
而且被发现得惊天动地,两个现行犯当场被逮,连要反驳的余地都没有。
阿诚自从上次被明台开门撞见之后,他进明楼房间都会记得锁门,可今天被桂姨勾起过往回忆,心理恐惧让他分神,连锁门都忘了。
偏偏就在今天,一向很少来开明楼房门的明镜就来开门。
明镜简直要被他们气死,她原是要来和明楼商量给阿诚相亲的事,就是跟那个金小姐,对方都答应要见面了。怎知,一开门就见到令她震惊的一幕。
明镜十七岁就接管明家,在商场闯荡大半生,也是见多识广,这种事情早已见怪不怪。可是发生在自己家里,而且还是...

伪装者衍生/楼诚《晚安,我的先生》-79


79 风暴来临

结束在十二月酒吧的会议,阿诚开车载明楼和明台回家。
两兄弟坐在后座,明台一脸笑意。晚上虽是开会谈公事,但能见王天风一面就让他觉得心情愉悦。尤其后来还和王天风聊了许久,纵使是闲话家常,仍让他心满意足。
明楼见明台那自顾自笑得蹊跷的神情,忍不住说:「看来你真的很喜欢王天风。」
闻言,明台吓得脸色为之一变,结结巴巴问:「大、大哥,你在说什么呀?我怎么听不懂?」
「我说,王天风是你的心上人。」明楼换了个说法,但意思不变。
「老师、老师他......」明台话说一半便说不下去。
面对自家大哥突如其来的直白发言,他一点防备也没有,好似没穿衣服就忽然站在雪地里,让他被冻得全身发麻。
「你为了他连死都不怕,现在...

《晚安,我的先生》番外篇:大明星与小相馆老板(郭骑云x陈萱玉)

这可以算是《晚安,我的先生》第76回的番外篇吧~(5000多字超长番外篇!)
但也能当成一个独立的故事来看,是郭骑云和陈萱玉的恋爱史~
在原作小说里,郭骑云的女友李小凤是个知名演员,在郭骑云死后替他收了尸,接着就为他殉情了~
陈萱玉在电视剧中是知名歌星,在明家香发布会上唱《夜来香》那位,
《晚安,我的先生》中,为了剧情走向,就让陈萱玉戏份加重,并且取代李小凤了~

========我是說廢話的分隔線==========

晚安,我的先生-番外篇:

《大明星与小相馆老板》(郭骑云x陈萱玉)

1934年,毒蜂到沪,接任军统上海站行动处长。
身为王天风忠心的副官,郭骑云拎着一只皮箱,轻装简囊随上司一同上任。
他抵达上...

伪装者衍生/楼诚《晚安,我的先生》-77


77  两种选择

其实明楼并非真恼怒,只是无耐阿诚总妄自菲薄。
他这一吻复杂地饱含他所有思绪,当然,其中最多的还是心疼。
阿诚的唇就像毒药,一尝就难以自拔,明楼每次一吻阿诚,就像永远也吻不够似的。他就这么贪婪地啜饮着阿诚的唇,直到他的手在沙发上撑得酸了,才甘心放开。
他略为移开脸,看着身下的人被吻出一眼眶的湿润,如小鹿般灵动的眸子瞅着自己,面颊微绯。
明楼用拇指摩挲着他被吻红的唇瓣,温柔低语:「我不可能为了生孩子就娶别人,我要你,阿诚。若没有你,就算我有再多孩子,也毫无意义。」
「可是......」
「没有可是,咱们以后也可以领养孩子,但你该明白自己在我心中是个无价之宝。别妄自菲薄,我的先生,你拥...

伪装者衍生/楼诚《晚安,我的先生》-76


76 地下恋情

阿诚闪身进了暗巷,不由分说走上前去,一把扣住郭骑云手腕,问:「你俩怎会认识?」
「你......」郭骑云忽见阿诚出现,像是做坏事被抓到的学生似地,一时之间哑口无言。
一旁的陈萱玉倒是面上不惊,微微一笑,说:「阿诚先生,你怎么会到这来?」
阿诚看了陈萱玉一眼,没回答,垂眼瞥了她手中的包裹,问:「这是?」
陈萱玉轻笑着,一派轻松地打开手中包裹。
阿诚一瞧,里头的东西与自己想的差远了,这让他倒有些意外。愣了愣,说:「这......」
「四川路上的大壶春生煎,想吃吗?」陈萱玉问。
阿诚满脸疑惑,陈萱玉大晚上的跑来跟郭骑云拿一包生煎。这让他想不通。
「若兰妹子想吃的,我不方便跟人在大街上排队买,只好请骑云...

2 / 2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