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近期部分链接暂封,见谅~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谭陈/双总裁】《恋爱阴谋论》04

详介:戳这
火车:有,文艺污辣辣的。
私设如山ooc,想写双总裁就是我,想写双医生也是我。
前文:01  02  03
-------------------------

04

突如其来的紧急事件,硬生生打断谭宗明和陈亦度的晚餐行程。见陈亦度挂上电话那副失魂的模样,谭宗明二话不说,问了医院地址,随即载陈亦度直接过去。
谭宗明没想到陈亦度看起来年轻,却已经有了儿子。陈亦度不是业界知名的黄金单身汉吗?好像从没听说过他有结婚。不过,谭宗明不是爱探听别人隐私的人,他见陈亦度焦急着,安慰他几句就专心开车。
下班时段车流壅塞,一眼望去满目红光,谭宗明知道陈亦度心急,也顾不得什么...

【谭陈/双总裁】《恋爱阴谋论》03

详介:戳这
火车:有,文艺污辣辣的。
私设如山ooc,想写双总裁就是我,想写双医生也是我。
前文:01  02
----------------------

03

保时捷911平稳行驶路上,艳红的车身在阳光照耀下像一团烈火,完美的流线天生就是设计用来穿梭车潮。催下油门,轰隆轰隆引擎声震得胸口一阵阵鼓动。
「你不能选台低调的车吗?」陈亦度冷然问着。听起来不像真抱怨,只是随口牢骚。
「你刚在我门外见着低调的车吗?」
陈亦度一想,也是。谭宗明不愧为大老板,独居豪宅不算什么,家门外一字排开的名车,加起来能买好几套房。
「本来是有部棕黑色Panamera,结果被朋友开走,她硬把这辆红的塞回来。」
「聪...

满粉解锁活动~请督促我!鞭策我吧!

知道lofter上有满粉点梗的习俗,但小人我从开篇以来就一直在日更,不停错过点梗的时机……
就趁这次做个小小的解锁活动,也当作激励自己不要懈怠的flag吧!(喂!是这样乱立的吗?!)

Lofter開篇CP:明楼x阿诚《晚安,我的先生》(已完結)
他连在大哥身边都得戴上面具,惟恐泄露暗恋心事、和大哥多年来建立的关系便会因此毁于一旦。
直到大哥对他说:「从现在开始,你要为了任务,假扮成我的恋人。」



1000粉解锁CP:谭宗明x陈亦度《恋爱阴谋论》(已完結)
谭宗明早就觉得,陈亦度若是笑起来肯定很好看,如今一见,纵使这笑容中带着不屑,仍然如一道闪电般击中谭宗明的心。这一刻,谭宗明几乎能确定自己将会栽在陈亦度...

【谭陈/双总裁】《恋爱阴谋论》02



详介:戳这
火车:有,文艺污辣辣的。
私设如山ooc,想写双总裁就是我,想写双医生也是我。

前文:01
----------------------

02

冬日夜晚特别清冷,昏黄街灯就像夕阳余晖,净会放肆发光,却丝毫不能给人带来热度。
陈亦度被谭宗明抓提着,只觉浑身彷佛浸泡在醋缸里,四肢百骸酸软无力得很,根本没法反应现在情况。头里像被塞进铁块般的沉重,眼睛酸涩得睁不开,连听觉都变得很奇怪,听什么都像在水中似地,而且还隔层膜。
谭宗明打了一辆出租车,把陈亦度塞进后座时,他已经无力做任何反抗。谭宗明问了几次都问不出他住哪,最后只能叹一口气,要司机开车回自己家。
一路上,陈亦度像个酒醉的人,要说他清醒?可他没办法...

【楼诚】《晚安,我的先生》后记番外:他们的女儿

*火车预警
*本文可当作独立单篇观赏
*《晚安,我的先生》戳我

-------------------------------------

明公馆自从多了明薇,生活步调全都改个样。
以前,明楼一下班,吃完晚餐后多半待在自己书房里,看书或继续忙工作,不然就是跟阿诚一起,享受成亲后光明正大在家晒恩爱的日子。
虽然抗日工作从未停歇,可回到家,两人幸福惬意,人生最多追求莫过于此。
当然,生理上的构造是没能力为家中添孩子了,因此不免有些遗憾,可他们没想到,白若兰的离世,在悲伤中却完整了他们的家庭。
明薇来到明公馆的一个月后,正式入了明家族谱。两岁半的女娃娃,跟着明镜在小祠堂里拿香对祖先牌位拜了拜,有模有样地磕头...

【谭陈/双总裁】《恋爱阴谋论》01

更文频率:预计每周二、四、六晚间更新,希望维持一周三更的频率。
文长:暂定中短篇or中篇,结局保证HE。
火车:有,文艺污辣辣的。
人设:ooc就是我,想写双总裁就是我。
附注:双医生组(凌远x赵启平)也会在文中出来串个场~

-----------------------------------------------------

01

都说戏子无情,其实精准点该说,善于伪装自己的人通常都挺无情。游走商界的大头们,无论具体被称作老板、总裁或董事长,总是戴着一层面具示人。今日谈生意就称兄道弟,明日说拆伙就翻脸无情。
"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这招,谭宗明一向玩转得流畅自然。身为晟...

【楼诚】《晚安,我的先生》HE完結-總整理

长篇文:主楼诚 / 微天台,合理则有污。

他连在大哥身边都得戴上面具,惟恐泄露心事、和大哥多年来建立的关系便会因此毁于一旦。伪装恋人的任务,究竟能加速他们之间的告白,还是让他们因此渐行渐远?
本文微虐,高糖,以楼诚双向暗恋,还有阿诚身世为主线~
有改编剧情,但大线会围绕电视剧向,后期谍战戏份重,与电视剧分歧。

故事楼诚从怀疑桂姨是孤狼开始,到电视剧结束时间点
尽量不OOC,尽量往合情合理的方向走。
结局是HE请安心服用!

01 从今天起,你就叫明诚     02 悄悄嗅上大哥的味道   03...

伪装者衍生/楼诚《晚安,我的先生》-92(完)

前文请戳这里


92 后记:匆匆两年

流光飞逝,匆匆两年过去。明楼和阿诚在新政府已站稳脚根,虽然抗战仍在持续着,但再没什么人能阻碍他们,所有工作都比前两年平顺许多。
明台和王天风在北平的活动开展得很顺利,两人虽一直没机会回上海,但他们时常与家里保持联系。
于曼丽依旧跟着他们,她对明台仍是倾尽心思,即使知道他的心上人是王天风,也不影响她对明台的爱。甚至,与明台说开之后,还宽慰道:「明台,至少我知道,天底下再没别的女人能超越我在你心中的位置,这样就够了。」
于曼丽的爱是坚韧而无私的,只要能待在明台身边,看见明台开心,那她便觉得幸福。而明台确实重视她、爱她如家人,纵使有了王天风,于曼丽依旧是他的生死搭档;是...

伪装者衍生/楼诚《晚安,我的先生》-91

91  晚安,我的先生


阿诚左肩上的枪伤终是痊愈得差不多了,这一个多月来,明楼因为阿诚受伤的关系,对他始终小心翼翼呵护。
虽然已经得到大姐认同,两人晚上都光明正大睡一间房,可明楼怕影响阿诚的伤,因此一直忍着没对他做什么。他的自制力本就强,如今对阿诚更是百般在意,真是说不碰就不碰,万一上火,也是相互用手解决了事。
如今戏院枪战眼看没什么可再追查,阿诚身世大白认祖归宗,明台也顺利在北平安顿下来,暂时没事能让他们烦恼,明楼总算忍不住要讨债了。
「阿诚,这两天我们去礼查饭店住,放松一下度假可好?」假日前夕,明楼问。
明楼语气跟平时一样,但了解明楼如阿诚,怎会不懂这是来讨嘉奖令了?
他...

伪装者衍生/楼诚《晚安,我的先生》-90


90 行行歌采薇

阿诚在杜家祠堂祭祖结束当晚,明、杜两家成员一起在杜公馆用晚餐,算是亲家间的聚会。
吃完饭没多久,他们就接到上海医院的通知,说白若兰即将临产,杜仲亮说这真是双喜临门,于是明楼和阿诚就陪着杜仲亮一起赶去医院。熬了大半夜,总算是守到白若兰生下孩子。
她生了个女娃娃,小脸红咚咚的,哭声特别响亮。白若兰产后一脸虚弱无力,但看着大伙围在床边抱着孩子,仍是笑得满足。
说也奇怪,孩子原是哭声不停的,可不知为什么,一让阿诚抱了就安静下来,一对乌溜溜的小眼珠子转呀转地,一直好奇地盯着阿诚。
「肯定是我们阿诚长得太好看,连这么小的女娃娃都看得目不转睛。」明楼在一旁打趣道。
杜仲亮直说这孩子肯定是跟阿诚有缘,否...

伪装者衍生/楼诚《晚安,我的先生》-88


88 父爱

杜仲亮一开始抱持着不想打扰的态度,才决定不向阿诚表明自己的身份。
可在和阿诚共同经历这么多事之后,他见到阿诚的睿智、机敏、忠诚、勇敢,他不得不引以为傲。撇开血浓于水的父子身份,阿诚就算只是一般朋友,也足以让杜仲亮愿意真心相待。
从杜仲亮向明楼先表明身份时,其实就已经注定他们父子总有一天得相认,杜仲亮没有傻到认为明楼能保密一辈子,毕竟明楼是阿诚的恋人。
从明楼开始叫他"爹"的那天,杜仲亮就一步步动摇本心。亲父子,终究不可能相见不相认。
杜仲亮的坦承,让阿诚和明镜都傻愣住了。阿诚久久未能回神,他双眼圆睁着,完全处于不可置信的状态。甚至,一连串此时该问的问题,他一个也没想到要问...

伪装者衍生/楼诚《晚安,我的先生》-87


87 踏实,活着

明楼再回到医院时,阿诚已经清醒过来,昨晚高烧退去,脸上的红潮转为苍白。
杜仲亮说要去另外一区看看安胎中的白若兰,顺便在她那的沙发小睡一下,就把病房空间留给明楼和阿诚。
房里一剩下两人,明楼就急切地上前去吻住阿诚。不过动作不大,他怕扯痛阿诚的伤口。
经过整晚的紧张,此刻总算能放松,明楼吻了好一会才放开阿诚。
明楼怕他又要胡思乱想,没告诉他清晨在家中和大姐的那些对话,只说他回家报了平安,吃过早餐就回医院来了。
阿诚心疼明楼忙碌整晚没睡,要他也小睡几个钟头,说他要出院前会叫明楼起来。
明楼还真是觉得疲累,经过十二小时的折腾,饶是铁打的身子也该犯困,他便在阿诚的床边趴下,不一会就发出轻微鼾声。
早晨...

伪装者衍生/楼诚《晚安,我的先生》-86


86 家人的幸福

明楼在光明戏院彻夜待着,藤田芳政遭到暗杀并非小事,在短短不到两个月内,上海连续死了两个高级日本官员,现下的特高课真是一片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高木虽然身为特高课的代理课长,但藤田芳政一死,他这个代理课长的实权顿时也自动提升。
警察已将光明戏院周遭街区全部禁封,梁仲春负责盘查案发当时的相关人等,从戏院人员、周边路人、到当时影厅内的部分民众。
当然,梁仲春与明楼早已串通一气,盘查也不过是做做样子,但他仍讶异于盘查口供的完美,所有事情顺理成章。
即使不是梁仲春来问口供,换做任何一个人,都无法在这周密严谨的安排中问到一丝可疑之处,因为这剧本早由明楼亲手一一写好。
今晚的木兰计划成员中,除了明楼,...

伪装者衍生/楼诚《晚安,我的先生》-85


85 曼春殒落

汪曼春不理会阿诚,只是怒视着明楼,脸上表情阴鸷,道:「师哥,我那么相信你,即使曾有一丝怀疑,我依然选择相信。可你背叛了我、背叛了帝国,说过的话全是慌言!你还有什么真心?」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妳却选择帮助敌人残害自己同胞,妳的真心又何在?」
「我十三岁就爱上你,爱了一辈子,可你回报我的都是什么?」
「曼春,我们之间早已形同陌路,妳不是那时的妳,我也不是那时的我。」明楼冷漠地说。
「汪曼春!妳快放了我大哥。」明台从后台走出来,扛着枪瞄准汪曼春。
「明台!」明楼瞪着他。心忖这臭小子老是不遵守命令,要他撤退竟还待在这。
「明台?」汪曼春双眼圆睁,露出一抹自我嘲讽的笑:「你果真是军统的人,我当初就...

伪装者衍生/楼诚《晚安,我的先生》-84


84 木兰计划

星期四晚上九点整,76号发生一桩严重的挟持事件。
汪曼春与明楼在地牢中不知为了什么原因,忽然一言不和。她是训练有素的特务,立时便打倒明楼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员,夺下他的配枪。
牢中守卫大为震惊,纷纷举枪朝向汪曼春,但她早已躲在明楼身后,持枪抵着明楼的脑袋,拿他作为人质。
梁仲春收到消息,拄着拐杖狂奔进地牢,见到僵持不下的场面,即刻安抚汪曼春:「汪处长!有话好说,千万别伤了明长官呀!」
「曼春,当年终归是我对不起妳,妳对我有怨也好、恨也罢,可我们就不能坐下好好谈谈吗?」
「我们没什么好谈的,你如今也帮着他们害我,我只要求离开上海,让我离开,我就饶你一命。」汪曼春一头乱发,眼神阴蛰。
「汪曼春,...

伪装者衍生/楼诚《晚安,我的先生》-83


83 山中夜情

木兰计划的前置工作已经准备完善,就等着明晚的计划到来。
虽说他们已经尽力准备齐全,但毕竟规模庞大、牵连甚广,明楼仍是有些担心,不过他表面上仍旧稳得很好。
下班后,阿诚如前几日那样,要先载明楼去杜家,不过中途明楼却突然提出换他开车的要求。
阿诚觉得纳闷,但还是顺着明楼的意思。他准备换去副驾驶座,不过才正要开前门,就被明楼赶到后座去。
明楼也不解释,要他乖乖坐去后面便是。
明楼开着车往郊区不远的山上去,那里有条小路通往他们明家的酿酒厂。
阿诚觉得奇怪,不解大哥这时来酿酒厂做什么,这里下班时间是没人的。后来一想,他忽然想起明楼可能是要去"那个地方"。
果然,明楼将车开到山边一块平...

伪装者衍生/楼诚《晚安,我的先生》-82


82 陌生的新生活

阿诚住进杜家的第一晚,辗转反侧不得眠。
他躺在床上,想着明楼一个人在家有多么难熬;想着明镜的不谅解;想着从小到大在明家所发生的一切。心里彷佛一桶滚水沸腾着,烧灼而疼痛。
这么多年来,有明楼的爱护,他早已不怕黑暗,可如今在陌生的环境里,即使开着微弱的小灯,儿时对黑暗的恐惧感仍是悄悄爬上心头。
他不怨任何人,是他自己选择爱上大哥;选择这条注定纠结而不得祝福的路。
可阿诚毕竟不是无感之人,他冷静的面下隐藏的是一颗纤细而敏感的心。在一整天强颜欢笑过后,累积在心中的压力亟欲释放,他闷在枕头里,终究是难以自抑地啜泣起来。
隔天清晨,阿诚起得比平时还早。
虽说大姐不准他回家,但为了对外的伪装,他还是得...

伪装者衍生/楼诚《晚安,我的先生》-81


81 梧桐树下的背影

明镜离开房间后,明台安静了一会,然后说:「你们大概有很多话要聊,我去陪陪大姐。」
「也好。」明楼颔首。明台离开,顺手替他们把房门关上。
明楼见阿诚一脸难过,伸手握住阿诚,可才刚轻触到他,就被他躲开。
「阿诚......」明楼重重喟叹一口气:「早知如此,我应该提前跟大姐说的。」
「提前说也是一样的结果吧......」阿诚看着明楼,眼底尽是无奈。「我们毕竟名不正、言不顺,我跟你原就是很难被认同的。」
他最怕的事情,就是美好时光仅仅昙花一现,最终一切不过是痴心妄想。
明楼不认同他的话,摇摇头,说:「我们彼此认同才是最重要的。」
「老实说,我常觉得自己有愧明家,现在这么一闹,我倒松了一口气。或许...

伪装者衍生/楼诚《晚安,我的先生》-80


80 墨菲定律

墨菲定律就是这样。只要有可能性存在,事情往往会向人们所能想到的最差方向发展。
才说着不想被大姐突然发现,结果就被突然发现了。
而且被发现得惊天动地,两个现行犯当场被逮,连要反驳的余地都没有。
阿诚自从上次被明台开门撞见之后,他进明楼房间都会记得锁门,可今天被桂姨勾起过往回忆,心理恐惧让他分神,连锁门都忘了。
偏偏就在今天,一向很少来开明楼房门的明镜就来开门。
明镜简直要被他们气死,她原是要来和明楼商量给阿诚相亲的事,就是跟那个金小姐,对方都答应要见面了。怎知,一开门就见到令她震惊的一幕。
明镜十七岁就接管明家,在商场闯荡大半生,也是见多识广,这种事情早已见怪不怪。可是发生在自己家里,而且还是...

伪装者衍生/楼诚《晚安,我的先生》-79


79 风暴来临

结束在十二月酒吧的会议,阿诚开车载明楼和明台回家。
两兄弟坐在后座,明台一脸笑意。晚上虽是开会谈公事,但能见王天风一面就让他觉得心情愉悦。尤其后来还和王天风聊了许久,纵使是闲话家常,仍让他心满意足。
明楼见明台那自顾自笑得蹊跷的神情,忍不住说:「看来你真的很喜欢王天风。」
闻言,明台吓得脸色为之一变,结结巴巴问:「大、大哥,你在说什么呀?我怎么听不懂?」
「我说,王天风是你的心上人。」明楼换了个说法,但意思不变。
「老师、老师他......」明台话说一半便说不下去。
面对自家大哥突如其来的直白发言,他一点防备也没有,好似没穿衣服就忽然站在雪地里,让他被冻得全身发麻。
「你为了他连死都不怕,现在...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