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谭陈/双总裁】《恋爱阴谋论》22

详介:戳这
每周二、四、六晚间更新。火车会有,文艺污。
私设有,想写双总裁就是我,想写双医生也是我。
前文:16  17  18  19  20  21

-------------------------------

22

上海市第六医院,院长办公室洋溢着一种欢欣的氛围,照理说,一向公务繁杂的院长办公室,该是忙碌而难有片刻安宁的。但此时谭宗明坐在沙发椅上,满脸笑意,这股愉悦的气氛全由他身上散发出来。凌远被盯得头皮发麻,还得刻意避开谭宗明的视线,才能把生技项目的投资报表概略地对他说完。
「大致上内容就是这样,总而言之,若使用现有研究成果去改造RT素质,要能创新突破是有难度的,可如果引进美国的HUI技术则会额外增生两成费用,这点必须先跟股东们确认清楚。」凌远总结。
「既然要创新,那就直接引进HUI技术。」谭宗明想都不想,拍板定案。
「老谭,你谈恋爱谈到脑子抽了吧?要增生两成费用,你知道两成是多少钱吗?怎能一句话就决定?况且股东们还不知道这事情。」
「我早说过钱不是问题,股东那边由我去讲,只要你保证研究团队是最顶尖的,纵使你想重金礼聘美国的技术人员来,那都是一句话的事。」
「老谭,你对我太有信心了,别忘了我现在是在六院,不是在一院。」
「你的能力根本不是在哪能束缚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为了小赵才转到六院。」
「所以才说谈恋爱会让人脑子抽风,这是过来人的经验分享。」凌远口气似是抱怨,但表情看起来根本乐在其中。「好吧,公事就先谈到这,我实在受不了你一脸猥琐的冲着我笑,说吧,我知道你很想向我报告最新进度。」
谭宗明当然知道凌远指的是什么,这正中他下怀。谭宗明清了清嗓子,故作正经但仍掩饰不住满脸笑意:「凌院长,正式在此向您报告,陈亦度昨晚和我同禢而眠,为我们的交往立下具有指标性的里程碑。」谭宗明笑得开怀,昨晚迷迷糊糊间,其实他也不太记得陈亦度是怎么到他床上来的,但总之今天一早醒来发现心上人在自己怀中睡得香甜,他一颗心差点激动得跳出来,即使整只手臂都被陈亦度压得发麻,也完全无碍他愉悦的心情。
「喔,终于做了?」凌远撇撇嘴角,端起一杯烫口的热茶,不急不徐吹凉,然后轻啜一口。
「谁规定一起睡就要做?」谭宗明反驳:「我现在就爱享受这种心灵依偎的感觉。」他说得可不假,今早见到陈亦度就在床上,他的脑子一瞬间像被什么给拍醒了,陈亦度这样的人,坚决说着不相信爱情,可他却信任了自己,这份充塞内心的满足感,着实比肉体还珍贵许多。那一瞬间,他觉得自己似乎连一点点杂念都是多余的亵渎。
「老谭,你不是病了吧?!」凌远一口茶差点呛在喉咙,急咳几声,缓了缓气才说:「性功能障碍不容忽视,我马上帮你秘密安排检查。」
「去你的凌远,老子行得很!」谭宗明桌前正好有一团刚写坏的废纸,他顺手抄起来就往凌远脸上砸。
凌远机伶闪过纸团攻击,嘴角噙着笑,任那团纸飞落在地:「欸,好好说话,别乱丢垃圾,保洁阿姨会骂我的。」
「活该。」
「好好好,我忘了你的对象是个高冷总裁,这么想来,他愿意跟你签交往合同,还愿意跟你睡一张床,也算是个大进展。」凌远安抚好友,想了想,突然走去办公桌旁,拿了一个小包裹递给谭宗明:「这我网上买的,本来想自己用,但看你这样,还不如送你。」
「这啥东西?」谭宗明看着就是个白色小盒包裹,拿在手里不沉,收件人写了Dr.凌。
「便宜的小玩意,但是礼轻情意重,回家拆开你就知道了。」凌远指了指谭宗明,好似想起什么有趣的事情,忽然笑得诡异,又补上一句:「反正别太感谢我。」
谭宗明跟凌远已有几十年的交情,这人表面上是正经八百的院长,但私底下贫损哥们什么的可是从不嘴软,他脑筋好、智商高,真要在嘴上跟他抬杠讨便宜,赢面实在甚小。谭宗明不理会他故作神秘的笑,随口说声时间差不多、要去接陈亦度下班了,就拎着那个白色小盒,拍拍屁股走人。

谭宗明开着红色保时捷往陈亦度公司方向去,嘴里随意哼着Bon Jovi在80年代末的歌曲,有时他会想,Bon Jovi火了30年,但他总觉得听着早期作品才有感觉,或许这就是上了年纪的征兆。可当他胡乱哼哼着,想到一会又能见到陈亦度,心情却雀跃得一点也没有40岁该有的样子,反而像个年轻小伙,这可能就是凌远说的,谈恋爱谈到脑子抽了吧?
昨晚本来只是抱持着小小希望,也不敢太过期待,可没想到陈亦度竟真的主动到他床上来。或许,这能解释为陈亦度多少也是对自己有些感情的。
越是这样慢慢进展,谭宗明便越发重视起来,两人现在也算是交往了,可却还没能一起正经约个会、培养感情什么的,谭宗明昨晚为了倒时差,错过陪伴陈亦度的机会,正巧明天是周末,他已经在脑中罗列一串今晚在家的活动清单。他们能一起窝在视听室看电影、品酒听音乐,或者到后院赏月谈天,总之是个没人能打扰的安静夜晚。
想到一贯享乐主义、玩转夜场的自己,忽然性情大变成为居家男人,别说凌远不信,就连他自己都不信。可若对象是陈亦度,脑子要抽就抽吧!他乐意。

谭宗明车开到陈亦度公司楼下,在路边停妥以后发了条短讯给他。片刻,陈亦度回了条语音消息:「谭宗明你等等,我现在正在收拾东西,一会就下来。」谭宗明听完之后面带微笑,像是获得什么宝贝似地,重复拨放这条短信,一遍遍乐此不疲听着陈亦度的声音。就在谭宗明听了几十次语音后,终于见到陈亦度本人拎着公文包走出写字楼。他连走路的姿态都是那般优雅自若,一直走到了谭宗明车旁,谭宗明都还觉得看不够。如果可以,他真想一整天都盯着陈亦度,欣赏陈亦度各种做事的样子,他肯定怎么看也是不腻的。
「亦度,人家说一个美女的评断标准取决于路人的回头率,我看这验证方式套在男人身上也适用。」谭宗明上身横过排档,伸手帮刚坐上车的陈亦度拉好安全带,顺便在他唇上偷得一吻:「你知道你刚才光从大楼底下走过来,就有多少人回头看你吗?」
「我知道自已帅,不需靠路人验证。」陈亦度撇了撇嘴角,感觉自己似乎压坐到什么,他直接把谭宗明推回驾驶座上,顺手捞起被自己大腿压住四分之一的白色小盒。「Dr.凌?这什么?我能丢到后座去吗?」
「刚才朋友送我的,我也不知道是什么。」谭宗明伸手打了档,一面转动方向盘,然后把车开出停车格,一面说:「不然你帮我拆开看看。」
「喔。」其实陈亦度对这玩意一点兴趣也没有,但既然谭宗明在忙着开车,那自己就帮他拆开看一下。这盒子不拆还好,一拆开,陈亦度顿时傻住。他盯着盒内物品,整理情绪后清了清嗓子:「谭宗明,你这暗示可真够明显的,我想,这应该算是明示了。」
「什么?」谭宗明被他说得一头雾水,正好前方号志亮起红灯,他停下车,这才撇过头看了陈亦度一眼。没想到,陈亦度正从盒子里拿出几个深色的方形小塑料包,谭宗明瞪大眼,当下觉得黑了一脸。特么的!真是被凌远给害死了!
看见陈亦度表情诡异地又从盒里拿起一条润滑,谭宗明简直要崩溃,他在心底用音速连骂上百句脏话,看着陈亦度似笑非笑的表情,知道自己肯定被大大误会。果然,陈亦度略带戏弄:「没想到谭总爱好日本货,还用Dr.凌当网名,真是恶趣味。」
「不、不!你误会了,这真是朋友送的,六院的凌院长,真是他订的,不信你可以去查。」谭宗明说完才发现自己的语误,哪有叫人去查这种东西的?他连忙修正:「不,我的意思是,这真不是我买的,我完全不知道里面是这种东西。」
陈亦度没说什么,朝前方努了努嘴:「绿灯亮了。」

谭宗明脑子一团乱,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把车开回家的。陈亦度后来将盒子默默盖上就放到一旁,像没事似地打开笔记本电脑,继续处理一些公务,但谭宗明整路上都在想着陈亦度这份沉默究竟是好是坏。他觉得自己真的病态了,以前根本不需要烦恼这些琐事,可认定陈亦度之后,他总是常常处于患得患失的状态,怕抓紧了,陈亦度会被自己给捏死;又怕抓松了,陈亦度会从自己指缝溜走。谭宗明一边开车,一边用眼角余光悄悄瞄向陈亦度,内心纠结成一团线,剪不断;理还乱。
好不容易终于到家,他们下了车,那个盒子被遗留在车上,谭宗明暂时也不知道怎么处理,只能先放着,他现在就想打电话去臭骂凌远一顿,但碍于陈亦度跟在身边也不好发火,于是就作罢。
他们回到家,刘妈刚好也把晚饭备好,菠萝苦瓜鸡汤、葱椒炖鱼、蟹黄烩鱼翅,金沙豆腐、东坡肉、火腿白菜,最厉害的是刘妈自制的虾仁烧卖。陈亦度平时待人虽是一贯淡然如水,可他对刘妈倒是莫名亲切,这大概就是人家说的"要征服一个男人,首要征服他的胃"。
刘妈到底是从中餐的老师傅门下学来的手艺,叩首拜过名师、行过奉茶沐足礼节的,恐怕一般餐馆也难有几个像她这样的料理水平。陈亦度刚坐到桌边,就盯着满桌子佳肴,指着菜向刘妈一一询问。谭宗明在一旁仔细观察陈亦度,见他好像真不把刚才那盒子的事放在心上,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待续...... 《恋爱阴谋论》23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 ิ)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ლ(╹ε╹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蓝蓝:老谭,这次的事情总算不关我的事了吧?是老凌坑你的。
谭宗明:……(一脸不爽)

【系统提示】谭宗明拿起一盒套子砸向你


今天附上一脸呵呵的陈小度


评论(118)
热度(208)